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扮猪吃虎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神情一震,祁郡聍陡然间变得清醒过来,再也顾不得眼前的宁洛晨,他就像是惊弓之鸟一般,刚刚提起来的*,这一下瞬间被浇灭了一大半。

    “咳咳,不好意思,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继续哈!”

    祁郡聍话音落下,远处的古树之后,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形慢慢显现出来,而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除了穆西还有哪个?

    “吗的,怎么会这么倒霉,先天强者,竟然会是先天级别的强者,这个世界怎么了,哪里来的这么多年轻的先天强者,这是要玩死我么?”

    穆西此刻很郁闷,适才听到这边的动静,他还想着上演一次英雄救美的戏码,可等到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

    他刚刚隐藏在树后,见到了这二人飞速追逃的画面,也见识到了祁郡聍隔空取物的手段,显然,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先天高手了。看着对方的年纪,似乎并不会比自己大太多,可修为竟然已经强大若斯,想到这里,他还真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宁洛晨他也看到了,以他两世为人的经验,自然第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不妥,显然,对方这是被下了药,至于是什么药,从她那媚眼如丝的神态就能猜得到。

    对于宁洛晨,他的心里一直都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这种情愫来自于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可是说是一种身体的本能,说心里话,此番若是换了其她人,他真的有可能会选择明哲保身,毕竟,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十分愚蠢的行为,他没有必要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把自己的小命儿都搭上,最后还救不了人家。

    可是,受害人是宁洛晨,他真的没得选择。刚刚祁郡聍一行动,他心下一急,便是不小心弄出了动静,而这会儿目标暴露,他也用不着继续隐藏了。

    “哼,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打扰本公子的好事,活得不耐烦了么?”

    祁郡聍稍稍松了口气,他现在是在逃亡当中,时刻都担心被皇室之人找上门来,好在眼前的只是一个小不点儿,看起来不过后天境六七重的修为,他随手就可以碾死。

    不过,虽然眼前的穆西弱小的一塌糊涂,但他还是没有第一时间出手,而是谨慎地在周围观察了起来。没办法,穆西虽然弱小,但天知道有没有帮手在周围?如果穆西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杀招藏在暗处,他岂不是要吃个暗亏?

    目光在周围看了又看,虽然眼睛看不到隐藏的敌人,但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一遍又一遍地扫视起来。

    祁郡聍探查周围之时,穆西的大脑则是飞速地运转着,今日的局面显然不容乐观,一个强大的先天强者,还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应付的,他很清楚,对方这会儿是担心他有同伙,这才迟迟没有动手,等其确定了周围没人,恐怕也就是对他出手的时候了。

    宁洛晨已经看到了穆西,只是,当见到来人是穆西之时,她眼底刚刚亮起来的希望瞬间破灭。穆西是什么修为她并不能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穆西绝对不是先天强者,而不到先天,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

    所以,只是看了穆西一眼,她干脆再次闭上眼,一心去控制心底的异样去了。这会儿,她身体当中的药力一步步的发挥出来,心底的那种燥热的感觉,让她很想找一个怀抱钻进去,此时此刻,任何一个男人,都可能刺激她的神经,加速药效的发挥。

    “哼哼,小子,看来真的只有你一个人,既然如此,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一番探查之后,祁郡聍几乎可以确定,周围的确没有其他人的存在,这下,他的心才算彻底地放了下来,再次看向穆西的目光,却是充满了冷意。

    看到祁郡聍将目光再次投向自己,穆西的心底不由得微微一突。该来的迟早都要来,虽然他真的很不想与眼前的妖异男子动手,但现实已然容不得他去选择。

    “咳咳,这位公子,看你仪表堂堂,身份非富即贵,应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光天化日的做这种事,是不是多少有些不妥?”

    索性已经避不开,他干脆坦然地站了出来。先天高手又能如何?还不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一个身子支着一个头,他连凶神恶煞的魔兽都不怕,何须害怕一个毛头小子?真要是把两世的年纪加在一起,他可是要比对方还大一些呢!

    “哈哈哈,不妥?有什么不妥?”听到穆西之言,祁郡聍却是被穆西的话逗笑了,“哼哼,什么光天化日,这里可是深山老林,抬头不见天日,在这里,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在确定了周围只有穆西一个活人之时,他的心里已经不再担心。穆西的实力就摆在眼前,充其量就是一个后天境七重的普通武者,而对于这样的小角色,他一只手就能拍死一大片。

    “这位公子此言差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公子一个大男人,如此欺负一个受了伤的女子,这要是说了出去,似乎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吧!”

    穆西一副强装镇定的模样,但身形却是一再朝着后退,明显是胆怯的表现。

    “说出去?嘿嘿,你觉得谁能说出去?她么?还是你?”不以为意的一笑,祁郡聍眼神冷漠,一步一步对着穆西走去,他就是要让对方在绝望着惊恐,在惊恐中死去,也算是为打断他的好事而受到惩罚。

    “咳咳,公子不要误会,我这个人嘴比较严,而且眼神也不太好,什么也没有看到,绝对不会到处乱说的。”干咳一声,穆西的眼底越发慌乱起来,仿佛真的是被对方的气势所慑,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明显已经是被吓破了胆。

    “桀桀桀桀,想不到你这小子说话还蛮逗的,要不是这里现在不需要有第三个人,本公子还真想留你一条性命。”见到穆西惊恐的浑身发抖,祁郡聍越加地畅快起来。

    “小子,光是耍贫嘴可救不了你的性命,怪就怪你运气不好,到了地下可不要怪我!给我死!”

    身后还有一个大美女等着自己去享用,这一刻的他哪里有心思与穆西多说?嘴角一挑,他的身形化作一片疾风,呼吸间的工夫,便是已经到了穆西的近前,手掌一抖,覆盖了一层莹白之色,直接对着穆西的天灵盖拍了下去。

    若是换了另外一个普通的后天境六重,甚至是后天境七重之人,祁郡聍这一掌,那是铁定躲不过去的。不过,穆西并不是普通的后天境六重武者,甚至就算是后天境七重的武者都没办法与他相提并论。

    眼看着祁郡聍的手掌对着自己拍来,穆西却是不惊反喜,一心想要拍死他的祁郡聍没有发现,他的眼底,此时明显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至于他颤抖的身体,那根本不是吓得,而是激动的。

    “机会!!!”

    穆西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原本还担心对方会用之前那种隔空取物的手段直接斩杀了他,或者是用兵器将他轰杀,他还在筹划着先用身法躲过去再想办法解除身体,可让他喜出望外的是,对方不但没有用兵器,而且也没有用先天强者的手段,而是赤手空拳对着自己拍来。

    祁郡聍的速度很快,不过却并未快到无迹可寻的地步,说到速度,他穆西同样十分在行,所以,即便对方的速度很快,但在他眼里并非是什么优势。

    “成败,在此一举了!寸影劲!!!”

    就在祁郡聍的手掌拍来之时,他脚下一点,身形稍稍向后退却一步,与此同时,早就蓄势待发的右手豁然间抬了起来,直接对着祁郡聍的手掌迎了上去。

    “嘭!!!”

    双掌相交,一声闷响豁然传开,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

    “啊!!!”

    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从祁郡聍的嘴里发出,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掌下去,一个区区后天境六七重的小人物,绝对会一命呜呼才是,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就在他的手掌与穆西的手掌接触的一刹那,他感觉到一股诡异的能量突然钻入了身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一丝的异种能量便是在他的经脉中爆炸开来,将他的真气尽数引爆,只这一下,他全身的经脉,几乎有一多半直接被破坏,浑身真气逸散,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废人。

    “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突然间的变故,使得祁郡聍完全懵了。他是什么修为?那可是练成了玄武真功的先天强者,刚一突破就有了堪比先天三重的实力,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后天境武者伤到?打心眼里,他就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可惜的是,无论他相信与否,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不但被一个后天境六重的武者伤了,而且还伤的相当的彻底,至少,没有个把时辰的调养,他连一丝的真气也别想动用。

    先天强者,是可以借用天地灵气来修复身体伤势的,只要给他一些时间,被破坏的经脉,完全可以慢慢复原,若是辅以丹药的话,恢复的将会更快。

    只是,一切的前提,都是给他时间去慢慢调养。不过,这个时候穆西会给他时间去调养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