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救赎
    “落英剑法!风弑天下!!!”

    穆西的右手手臂已经骨折,虽然他在最后一刻将暗劲打入了祁郡聍的身体,不过,对方的一击,还是震断了他的一条手臂。

    不过,右臂断了,他却还有一条左臂,以他这段时间苦修对剑法的钻研,左手右手,几乎没什么区别。

    看着祁郡聍嘴角溢血,浑身真气涣散,他满脸都是激动之色,想都不想,三尺青锋握在手里,长剑一抖,直接对着祁郡聍斩了下去。

    此时的祁郡聍真气溃散,一时半会儿根本凝聚不起来,当穆西的剑斩来之时,他只能是提起最后的一口真气去抵挡。

    可惜的是,如果是普通的攻击,他还有可能挡得住接得下,但穆西的剑法早已经达到炉火纯青之境,又岂是连真气都提不起来的他所能抵挡的?

    “噗噗噗噗!!!”

    穆西明显是用出了所有的力气,这一剑斩出,看似只是普通的一剑,但实际上,只是眨眼的功法,他几乎斩出了几十剑,而且每一剑都是攻击祁郡聍的要害。他心里清楚,以先天强者的力量,只要稍稍回过气来,恐怕就不是他所能伤及的,所以,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发动雷霆一击,一击毙敌。

    “嗤嗤嗤嗤!!!”

    剑光闪烁,穆西飘然落地,剑指苍天,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而在他的身后,原本还疼的乱叫的祁郡聍,声音却是戛然而止,差不多过了几秒钟的时间,这位强大的先天强者身上,一条条的伤口几乎同时显现,伤口一出,鲜血狂喷,尤其是他颈间的伤口,更是血如泉涌,止都止不住。

    “呃呃呃!!!”

    先天强者的生命力属实顽强,虽然满身的伤口在飙血,但祁郡聍并没有马上死去。

    此时的他双眼怒睁,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想要开口说话,却又发不出声音。

    感受着生命力渐渐脱离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只不过,直到此时此刻他都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是谁?他是青玄国皇室最天才的武者,虽然没有灵神,但修炼速度甚至不在灵神武者之下,而今,他又练成了玄武真功,开辟了三大气海,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整个大陆上都将有他祁郡聍的名字。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即将在这一刻画上句号,而杀死他的,只是一个被他视为小蚂蚁的普通后天镜武者,这一刻,他真的死不瞑目。

    他很想回头再看一眼杀死自己的人,可惜的是,随着浑身血液流干,他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带着浓浓的怨恨和不甘,他的身体终于轰然倒地,一个强大的先天武者,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玄木林深处。

    穆西保持着落地的姿势,一下接着一下剧烈地喘息着,刚刚的寸影劲,几乎耗费了他一半的元力,而最后那一剑,更是他破釜沉舟的一剑,抽干了身体当中所有的元力,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空虚无比,就算是来一个三级武者,都能取了他的性命。

    身后鲜血狂喷的声音,还有最后祁郡聍倒地的声音传入耳中,他的心里微微一荡,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他成功了,凭借着寸影劲这部强大的玄阶中级武技,他真的斩杀了一个强大的先天武者,说心里话,即便到了此刻,他也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说起来,在面对祁郡聍之时,他已经做好了身死的准备,没办法,以他堪比后天境八重的力量,那是铁定打不过一个先天级别的强者的。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一直没有失去信念,从现身的那一刻,他就开始了寸影劲的运转,暗暗在经脉中凝结了暗劲,为的,就是寻找机会施展致命一击。

    他在赌,赌对方会与他发生接触,只要有身体接触,他就有可能将暗劲打入对方的身体,而一旦将暗劲打入对方的身体,他有很大的把握让对手暂时失去抵抗能力。他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只要有几个呼吸的时间,他有信心毙敌于剑下。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很好,祁郡聍很喜欢一掌拍碎敌人的头颅,很喜欢鲜血与脑浆恣意喷洒的畅快,所以他最终选择了亲自出手。

    “安珂怡,我欠了你一条命了!”嘴角一挑,这一刻的穆西,真想好好感谢一番那个俏皮的小丫头,要是没有安珂怡,没有对方赠予自己的寸影劲,这一次,他必定凶多吉少。

    “好一个先天强者,随手一击,就废了我一条手臂,如果他再用力一些,恐怕我这条手臂就要完全废掉了吧!”

    感受着右手手臂上传来的疼痛,他知道,自己这条手臂绝对是骨断筋折了,不过好在他有裂天灵神,可以最大程度发挥灵草的药效,稍后吃一些灵草,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了。

    差不多喘息了三分钟的时间,他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回过头来看向倒地的祁郡聍。

    此时的祁郡聍已经气息全无,死的不能再死。他这次是真的倒了大霉,以他玄武真功三大气海的境界,将来注定要在大陆上扬名立万,成为万人敬仰的无上强者,可惜他遇到了穆西,大好的前途一朝丧,终究成为一捧黄土。

    还有一点,他今日刚刚突破到先天之境,对于先天境界的掌控明显差了太多,正常来说,先天强者手段繁多,就算穆西有寸影劲,都未必能够杀得了他。如果给他几天时间熟悉先天之境的境界,那么就算是穆西再怎么算计,恐怕死的也只能是穆西。

    “呼呼,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跑来的,不过,如此年纪就能修炼到先天境界,绝对不会是普通人,还是先把他藏起来再说。”

    容不得多想,他心思一动,刚刚凝结出不多的元力将祁郡聍包裹,直接将对方收到了空间戒指当中,就连对方手指上明晃晃的空间戒指都来不及探查。当然了,整具尸体都被他收了起来,有什么东西最终也是他的。

    “呼,又捡了一条小命儿啊!”将祁郡聍的尸体藏起来,他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而这时他才想起来,似乎旁边还有一个人呢!想到这里,他赶忙转身,看向自己此番救助的对象。

    “呃,这……”看到身后的宁洛晨,他的心神猛地一荡,一股原始的欲-望,几乎难以控制地冲击上他的脑海。

    “不是吧!这也太……”

    此时的宁洛晨明显是药效发作,一身白纱,这会儿竟然已经滑落了一半,露出一小半白里透红的肌肤,胸前隐隐露出的一点,更是看得他口干舌燥。如此香艳的一幅画面,相信只要是男人,绝对不会有控制得住的。

    “呃,对了,她中了刚刚那家伙的****,似乎真气都在被腐蚀,看起来情况不容乐观啊!”

    他之前听到了祁郡聍的话,宁洛晨中了毒,似乎只能是与男子同房才能解毒,否则的话就会真气枯竭,一身修为一朝丧,成为一个废人。

    “这这这……”猛地一拍额头,这一刻的他真是犯难了。

    无疑,这个时候的他有着救人的能力,只是,这个时候“加以援手”,究竟是对是错?之前宁洛晨想要自寻短见他也见到了,天知道如果碰了她,等她恢复了之后,会不会一掌把他拍死。

    “先不管那么多了,还是看看她的情况如何了吧!”

    来不及想那么多,他收了长剑,几步间到了宁洛晨近前。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帮对方把衣服穿好吧!就算对方不怕着凉,可他受不了啊!

    “咳咳,宁二小姐,你、你怎么样了?”

    蹲下身体,他一边轻声呼唤,一边小心地去帮对方整理衣裙,看得出来,此时的宁洛晨明显已经是神志不清,听不听到他的呼唤都难说。

    “嗯!!嗯!!”

    梦呓般的轻语从宁洛晨的口中传出,听到这声音,穆西浑身都是微微一颤。他是一个正常男人,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刺激,真的让他忍的很辛苦。

    “嗯哼!!!”

    就在穆西伸手帮着她整理衣裙之时,宁洛晨突然间睁开了双眸,双手猛地抱住了穆西的手臂,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力气,猝不及防之下的穆西,竟是被她猛地一带,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给……我……!!!”

    模糊不清的声音在宁洛晨的嘴里传出,她的双手死死地抱住穆西的脖颈,娇嫩的红唇更是对着穆西胡乱地吻上去,滚烫的体温,几乎要把穆西直接融化掉。

    宁洛晨此刻完全失去了神智,失心散的药效已经达到了极致,就算是石女都会变成荡-妇,她能控制到现在,已经说明了她意志力的强横。不过,不管怎么控制,最终都不可能抵挡药效的发挥。

    “呜呜呜!!!”

    感受到嘴唇上传来的温热,穆西本就躁动的心,几乎一下子被引燃,原始的欲-望再也难以控制,这一刻别说宁洛晨神志不清,就连他都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

    “吗的,死就死吧!所谓杀人杀个死,送佛送到西,好不容易将她从魔掌下救出,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成为废人?”

    牙一咬心一横,他干脆不再多想。反正是对方主动送上来的,这可不是他的错。

    “穆三少爷,你的愿望,我今日就帮你实现!”

    深吸一口气,他猛地一用力,翻身将宁洛晨压在了身下。右手折断,但左手还能用,略显粗暴地将宁洛晨的衣裙撕开,顿时,一片莹莹的雪白呈现在眼前,这一刻的他,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迟疑,头一低,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是穆西今世第一次接触女人,不过有着前一世的经验,他倒也轻车熟路,时间不长,宁洛晨浑身的衣衫便是被他剥得精光,而他自己也已然赤-裸-裸呈现在空气里。

    “嗯哼!!!”

    伴随着一声痛呼,宁家二小姐宁洛晨就这样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穆西,也许,在这之前,就算她想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两具光洁的身体在草丛中抵死缠绵,天为被地为床,原本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他们,这一刻的人生轨迹明显发生了重合。人生,就的是无比的奇妙。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