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分手
    阳光明媚,日头渐渐升至中天,晌午的日光铺撒在秋日枯黄的杂草上,颜色竟是说不出的美丽迷人,偶尔残存的绿色,点缀在荒芜中间,枯败中隐蕴希望!

    此时此刻,在一片狼藉的杂草丛中,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各坐一边,面对面对视着,男子的衣衫胡乱地套在身上,至于女子,干脆就抱着衣裙遮住关键部位,眼神稍稍有些呆滞,看向对面男子的神情,多少有些复杂。

    气氛稍稍有些凝滞,一男一女也不知道对视了多久,最终,还是年轻男子率先开了口。

    “咳咳,宁二小姐,这个、那个……我……”

    穆西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死一般的宁静,只是,当他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话到嘴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了。

    看着对面一脸委屈的宁洛晨,他真的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说心里话,他也感觉很委屈,无缘无故陷入险境,好不容易险中求生,现在又要面对宁洛晨这样的一张脸,他的委屈又向谁去诉说?

    至于说占了宁洛晨的便宜,这也不是他主动的,要不是对方中了毒需要救治,而且对方又主动扑上来,他才不会占这种便宜。

    当然了,话说回来,宁洛晨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身材也绝对是没的说,一想到之前的疯狂,还有那种舒服到骨头里的迷醉,他还真是感觉这一次冒险不亏。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他风流之后,并没有做鬼,而是活得好好的。

    “宁二小姐,之前情况危急,我着急救人,也没有想那么多,如果宁二小姐心里不舒服,穆西人在这里,任凭宁二小姐处置就是了。”

    深吸一口气,穆西干脆抛开心底的不自在,大大方方地开口道。

    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那么说什么也已经晚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之前确实是把救人放在了第一位,至于其他的因素有没有,倒是可以另当别论,最起码他的出发点是好的。

    对于宁洛晨的修为,他之前也见识过了,显然,这位神秘的宁家二小姐,定然也是一个强大的先天强者无疑,不过他最近见识到的先天强者已经不止一两个,而且都是年纪轻轻的存在,所以,对于宁洛晨的修为,他也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

    此时的他,右手手臂已然神奇地恢复完好,不止如此,跟宁洛晨一番*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突破到了后天境第七重,一身经脉异常的充盈,就连元力的品质似乎都大大提高,显然,这应该是与先天高手同房之后带给他的福利。

    不过,对于自己的突破,他倒是没有什么激动可言,毕竟,以他的情况来说,突破到后天境第七重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宁洛晨带给他的福利,无非就是帮他节省了一些时间罢了,要说好处么,似乎通过这种方式的突破,他的基础好像更加深厚了,具体情况,此时还来不及探查。

    然而,不管他是不是突破到了后天境第七重,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此时此刻的宁洛晨明显已经解了毒,而解毒之后的她,自然恢复了先天强者的力量。面对一个先天强者,而且是一个戒备心十足的先天强者,不管他是后天境六重还是后天境七重,恐怕都很难讨到好。

    宁洛晨没有出声,对于穆西之言,她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双眼依旧看着穆西,讷讷不语。

    其实,在穆西抱紧她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恢复了神智的清明,只是,药力的作用,让她根本没办法停下来,而且她也清楚,如果不与穆西发生关系,那么她的一身修为势必会付之一炬,而她也将成为一个废人。

    几乎只是略微挣扎,她便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穆西的疯狂侵略当中。

    对于之前发生之事,她模糊当中似乎看到了一些,但由于不太清醒,她又不敢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自己仿佛看到了穆西到来,然后就是穆西与祁郡聍说了几句话,最后二人交了手,他便听到了惨叫声,至于结果如何,她全然没有了印象。

    不过,不管有没有印象,之前那个恶人不见了,而穆西留了下来,而且还救了她,显然,在穆西与那个恶人的较量当中,似乎穆西胜出了。虽然不知道穆西是怎么做到的,但事实似乎就是如此。

    如果自己的第一次是被那个恶人夺了去,那么此时此刻她绝对会一剑结果了自己。但换成是穆西,她不禁有些迟疑了。

    穆西追求了她这么久,她虽然从未对他有过男女之情,但穆西做的每件事都看在她的眼里,至少,她并不讨厌穆西。把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给了穆西,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

    外界都说穆家三少爷游手好闲,而原本她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当初有一段时间,同样对穆西没什么好印象。

    但自从上次在醉霄楼与穆西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之后,她对穆西的看法大为改观。在她看来,穆西绝对不像是传言中那么不堪,她更加相信,穆西根本就是在伪装自己,扮猪吃虎,欺骗了所有人。

    而这种猜测,在经历了这一次的事件之后,她就更加的确定了。

    之前那个妖异的男子是先天高手无疑,而就是那样的一个先天强者,最终还是被穆西给打跑,如果说穆西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她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从上到下,她一遍遍地打量着穆西,脸上的委屈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略显幽怨的薄怒,最后更是变成了一种似是亲近、似是排斥的迷茫。显然,这一刻的她,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

    “你……”

    红唇微启,跟穆西一样,她也是想要说些什么,但开口之后同样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要让穆西负责么?好像之前是她主动扑上去的,而且人家也是为了救自己才出的手,让穆西负责,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再者说,以她的身份来说,似乎还没有达到要让别人负责的地步。所以,话到嘴边,她不由得有些迟疑了。

    “你走吧!今日发生之事,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

    又是短暂的沉默,宁洛晨最终还是开了口。此时此刻的她很想一个人静一静,至于究竟要如何对待穆西,她现在并没有想好。

    “呃……”听到宁洛晨之言,穆西微微一滞,说心里话,他还真没想到,宁洛晨竟然这么容易就放过了自己,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好歹救了对方,她应该不会杀了他,除了让他离开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什么选择了吧!

    总不能因为他采了对方的第一次,人家就要死气摆列地嫁给他吧!世上似乎没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呼,宁二小姐,这玄木林里危机重重,虽然你实力不俗,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单独行动,以免出现意想不到的危机。”

    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他的脸上依旧有些讪然之色。退一万步讲,他都是要了人家女孩子的身体,这个事实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

    “对了,今日之事,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还有,如果今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宁二小姐尽管开口,只要我穆西做得到,绝对没有二话。”

    他想说自己可以付得起任何的责任,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委婉地说了一下。对方是先天高手,而他才后天境七重,有些话,还真是有些说不出口。

    最后看了一眼对方,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有那么一丝的不舍,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眼下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只是略一迟疑,他便是一转身,脚下一动间消失在了丛林当中。

    “穆西,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

    目送着穆西离去,宁洛晨的眼底尽是一片复杂之色,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应该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个男人,只是,现在的她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男人,将来之事,就等到将来再说吧!

    丛林当中,穆西脚下生风,飞速地在树木间闪掠着,差不多疾驰了几十里的距离,他终于在一片灌木丛中停了下来。

    “呼呼,这一次真是玩大了,虽然小命儿是保住了,但却坏了人家女孩子的清白,真不知道今后要怎么面对人家。”

    停下身形,他长长地喘息了一阵,脸上尽是一片无奈的苦笑。

    不管是什么原因,也不管是孰对孰错,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没办法改变,而这会儿,他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来弥补。

    “真是想不到,她的年纪也不大,竟然已经是先天级别的强者,看来在她的背后,绝对有着强绝的势力做后盾,这样的女人,暂时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摇了摇头,他暂且抛开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事已至此,多想也没用,只能看将来有没有办法进行弥补了,他相信,不管对方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势力支持,但他将来的成就,一定会在对方之上,只要他们都还活着,就会有弥补的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