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初次相见
    “呃,全清水郡的人都会来?老爹这次还真是下了血本了啊!”听柯儿这么一说,他不禁微微一滞,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老爹总是期盼他能有所成就,跟他突破境界之事一比,花费点儿金银倒也算不得什么了。再者说,此番秋猎杀了那么多的魔兽,刚好拿出来让大家伙尝尝鲜,也不怕没有东西给大家吃。

    “柯儿,我等会儿要出去一趟,如果老爹找我的话,你就告诉他我很快就会回来。”

    穿好衣服,穆西略一沉吟,便是对着一旁的柯儿道。

    “啊?少爷要出去么?这三天大摆筵席,少爷可是主角呢!”听穆西说要出去,柯儿轻呼一声,满脸的不舍。自从上次穆西将她从魔爪中救下,她发现自己很喜欢呆在穆西身边,只有在穆西身边,她才能感觉到安全。

    “嘿嘿,宴席无非就是吃吃喝喝,我在与不在都没什么区别。”洒然一笑,他示意柯儿将毛巾递给自己,随手擦了把脸。还别说,经过这一个多月时间的适应,他现在还真的稍稍有些适应柯儿的侍奉了。

    “好了,我先走一步!”将毛巾放下,他对着柯儿淡然一笑,直接推门而去。

    这一晚的时间稍稍有些放松,不过现在太阳都晒屁股了,当然不能继续偷懒。

    “呼呼,又走了,少爷现在怎么变得这般忙碌呢!”见穆西推门离去,柯儿不禁噘起了小嘴,满脸的不情愿。不过她心里也明白,穆西早已今非昔比,在她的感觉里,穆西将来一定是办大事的人,当然不能天天陪她呆在家里。

    “会不会有一天,少爷真的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呢?柯儿真的不想离开少爷呢!”回想起穆西昨晚问过自己的问题,她的眼底,慢慢露出一丝忧虑之色……

    “啧啧,这一觉睡得真够久的,太阳都已经爬得老高了啊!”

    出了房间,穆西抬头看了看天色,显然,他今天绝对是赖床了,若是再多睡一会儿,恐怕都快要到晌午了。

    “以我如今的元力和经脉基础,纯阳拳第八式和落英剑法后面的招式,完全都可以修炼,是时候去后山,把这两部武技再下一城了。”

    在玄木林之时,因为时间有限,他并没有尝试修炼纯阳拳和落英剑法后面的招式,现在时间充裕,是时候尝试突破一番了。

    说起来,他虽然有寸影劲和劫灭指在身,但这两部武技都是不可随意显露的。不过,落英剑法和纯阳拳就不一样了,这两部武技,可以说是很大众的武技,就算他将这两部武技大成,外人也只能是叹服他的习武资质,不会有其它的想法。

    当然了,就算仅仅是落英剑法和纯阳拳,只要能够修炼到大成,也足以对付任何的对手。这会儿的他甚至都在考虑,等把纯阳拳和落英剑法炼成之后,是不是需要再挑选几部黄阶武技修炼一番。

    之前在玄木林当中,他发现魔兽的手段很多,也许,之前的他稍稍有些走入误区,武技这东西,如果在不影响修炼时间的情况下,倒是完全可以多多掌握一些。

    “不知道穆家此番大摆筵席,究竟是怎样的一副情景,不妨去看上一眼。”反正也是要出去,他突然对所谓的大摆筵席来了一丝兴趣,他倒是要看看,宴请整个清水郡的宴席,究竟是怎样的规模!

    他所在之处乃是穆家的内宅,宴席乃是摆在前厅之外的,带着一丝好奇,很快,他便是从内宅出来。

    等到他出了拱门,转弯看向前厅之外的空地之时,饶是心里有了猜测,但还是被眼前的壮观景象吓了一跳。

    “好家伙,这还真是盛宴啊!”

    入眼处,从穆家的大厅台阶下,一直到穆家正门门口,足足摆了上百张桌案,每一张桌案都差不多可以容纳十五六人,可以说,整个穆家的府邸,这会儿全都被桌案填满,而此时此刻,很多清水郡的百姓已经纷纷围坐在了桌案周围,坐等早餐开席呢!

    “啧啧,老爹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了,这么多张桌案,这得吃掉多少东西啊!原来所谓的大摆筵席,竟然夸张若斯!”

    咂了咂嘴,他对自己那位便宜老爹倒是有些佩服。如此力度的活动,还真不是一般人敢尝试的,当然,这也能够从侧面看出,他在自己老爹心里的地位之重。

    “不管了,让这些人去吃吧,反正此番秋猎猎杀了那么多的普通魔兽,弄一些过来让这些人吃,看他们能吃得下多少。”摇头一笑,他干脆不再管这些人,迈开步子,就要悄悄从人群中出去。

    “咦?那两人……”

    然而,就在他想要低调的从人群中出去之时,一张桌案旁边的两个人,却是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原本他还没怎么在意,但只是那么一眼,他便是挪不开目光了。

    “老爹大宴全城,想不到竟然还招来了贵客,嘿嘿,这一老一少,看起来可真是面生的很呢!”

    一堆堆的桌案中,这一张桌案显得十分显眼,因为整张桌案,只有两个人围坐一旁,而其余桌案都是坐满了人。正常来说,来到穆家吃大餐的,一般都是相互熟识的一些人坐在一起,没有谁会特立独行,自己一个人两个人的占一张桌子。

    显然,这一老一少并不属于这一大众群体,加之这两人的穿着和气质,傻子都看得出这二人的非同寻常。

    “大摆筵席本是好事,但若是招惹不必要的麻烦,那可就不太好了!还是让我试探试探这两个家伙吧!”

    既然被自己撞见了,他自然没有放置不管的道理。穆家是他老爹的穆家,也可以说是他的穆家,他当然不允许有人对穆家造成破坏,这两个不确定因素,还是让他亲自来处理好了。

    想到这里,他嘴角一挑,直接对着桌案走去。

    “少爷,这穆家家主还真是有魄力哈,宴请整个郡城的百姓,还真是舍得本钱,让这些百姓随便吃喝,这穆家岂不是要赔大了?”

    桌案胖,凌战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百姓,一边小声对着身边的安俊彦道。

    他们二人随着人群来到穆家,便是看到不断有百姓涌入,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差不多就有五六百人坐到了这里,而且看样子还不断有人继续赶来,怕是再有一会儿的工夫,整个的大院子都要被坐满了。

    “呵呵,战叔,这你可就错了,对于穆家这种大家族来说,准备一些吃食,根本花费不了几个钱,但这种大宴的效果,绝对值得此番付出。”

    安俊彦笑了笑,他这位叔父武功了得,但若是论到人情世故,经营家族一类的事情,简直就是门外汉一个。

    花费不多的钱财,就能换来整个郡城百姓的好评,增加百姓对穆家的信任和归属感,这绝对是只赚不赔的买卖,凌战只看到了眼前,却是没能看到长远的意义。

    “嘿嘿,算了算了,少爷的大道理,我是弄不懂。”憨厚一笑,凌战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想当初他跟随安家那位老爷,干的都是打打杀杀的活儿,这种算计来算计去的事儿,他懒得接触,也没有那个天赋。

    见到凌战的表情,安俊彦也是兀自一笑,他很了解凌战,知道自己就算把道理讲给对方,对方怕也听不到心里去,所以干脆也不多讲。

    “二位,我可以坐在这里么?”

    就在凌战和安俊彦说话的工夫,身侧突然传来声音,一个年轻男子,不知何时停在了他们一旁,正一脸淡笑的站在那里。

    “恩?”

    突然传来的声音,使得凌战神经一紧,下意识地,他的身上便是荡漾开一股强大的气势,由于事发突然,他这一下稍稍没能控制好力道,气势一荡之间,就连身后的桌案都微微一动,挪移了几寸的距离。

    不过,等到见了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站在一旁之时,他赶忙收敛气势,再一次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半大老者。

    “呵呵,这里就我们两个,这位小兄弟想坐的话就坐在这儿吧!”

    安俊彦抬起头看向说话之人,等见到是一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很多的年轻人之时,他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便是友好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后者坐下。

    “嘶,真气外放!!!”

    脸上不动声色,但穆西的心里,却是猛然一突。

    他刚刚见到这边有两个看起来很是不同寻常的人坐在这里,便是想要过来探个究竟,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两个家伙当中的年长者,竟然是如此危险的人物。

    “吗的,先天高手,又是先天高手,清水郡哪里来的这么多先天高手?还是以前的我境界太低了,一直都没有注意到?”

    他的心里有些郁闷,原本还以为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足以解决自己的父辈之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但现在看来,他还真是有些过于自信了。

    适才老者的真气将桌案推动,虽然声音不大,而且并不是很明显,但细心的他当然不可能看不到,对于一个可以以真气推动桌案的高手,这样的人,绝对是一个先天强者无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