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极尽挖苦之能
    直到五年前,穆西的这位姑姑才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回来一趟,从那以后便是再也没有来过。

    不过,那位姑姑不曾再来,但两个表哥和表妹,却是记住了穆家的大门,这几年几乎每一年都会跑来一次两次的。

    若山郡的薛家,可以说是一大豪门,家族的规模要比穆家大上不少,正因如此,他的那两位表哥和表妹都可谓是人中龙凤,年纪都跟他差不多少,但一个个却是实力强横,修炼天赋卓绝,每一次前来,都会把整个穆家的第三代欺负个遍。

    对此,穆家的老一辈自然无话可说,技不如人,那就活该被羞辱,而对于仅有的两个外甥外甥女,大家也是没办法批评指责,最终只能放任二人胡闹,并嘱咐一众年青一代小心一些,尽量不要去招惹这两位。

    而对于穆家第三代的忍让,薛家的两位却是将其当成了对他们的畏惧,之后欺负起众人,更是越加的肆无忌惮,而那会儿,最是被特殊照顾的,就要属穆家三少爷穆西了。

    抛开在问道宗修行的穆家长孙,穆西在第三代当中却是年纪最大的一个,可偏偏他又是修为最差的一个,而且还顶着家主之子的名头,薛家那两位欺负起他,简直就像是家常便饭一般,没办法,单单是穆西丢了家族的脸面这一借口,那二人就可以随时随地羞辱他了。

    “啧啧,表哥表妹?倒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了呢,不知道这两个家伙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回过神来,他将记忆拉了回来,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曾经的他,只要一听到这两位来了,简直就会吓得面无人色,那种精神和*的双重摧残,简直让他记忆犹新。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如果这两位还跟以往那般不懂规矩的话,他倒是不介意跟他们算算总账。

    “小六子,前面带路,咱们去会会我那两位表亲,许久不见,还真是有些想念他们了呢!”淡然一笑,这一刻的他,竟然有些期待起来。

    “呃,是,三少爷随我来!”见到穆西的表情,小六子不由得有些发愣。在他的印象里,这位三少爷好像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他这才猛的想起,今日的三少爷,早已经不是往日那个穆家的废物,只是,即便如此,自家少爷,能是那两位魔鬼的对手么?

    此时,穆家的会客厅当中,穆家家主穆弘帆和五爷穆弘义并排而坐,在这二人对面,四个年轻人坐成一排,正满脸傲色的与二人说着话。

    “彦晞、暮雪,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听说薛家的修炼一直要求严格,你们两个不用修炼么?”

    正座之上,穆弘帆看着自己这两个外甥和外甥女,脸上尽是一片笑容,但他的心里,这会儿却早已经开始了苦笑。

    对于这两个薛家的天才,他是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每一次这二人来穆家,他都要头疼一阵子,恨不得赶快把这二人送走。此番穆家正值事忙之时,这二位跑来捣乱,也不知道会引出什么样的乱子来。

    “哈哈,二舅父,穆家乃是我母亲的娘家,怎么,我和妹妹回来瞧瞧,二舅父不欢迎么?”

    开口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这年轻人模样俊俏,浑身上下透着贵气,但脸上的轻浮之色,还有扬得老高的下巴,却是很难让人对其生出好感。

    显然,这一个非是旁人,正是穆家四小姐的公子,薛家天才薛彦晞。

    薛彦晞作为薛家的天才子弟,一直以来都是盛气凌人,哪怕是在穆弘帆的面前,他同样保持着绝对的优越性,丝毫不把自己这个舅父放在眼里,言语间毫无恭敬可言。

    “呃,彦晞哪里的话,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你和暮雪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穆家的所有人,都没有不欢迎的道理。”

    穆弘帆面色一黑,他早知道自家妹妹的两个孩子娇生惯养习惯了,一直以来都算不得懂事,但却是没有想到,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二人竟然越来越放肆,竟然都敢当众挖苦他。

    “呵呵,二舅父别听哥哥乱说,哥哥这人说话没深没浅的。”见到穆弘帆脸色尴尬,薛彦晞身旁的女子接过话茬,笑着开口道。

    不用说,这一个自然就是穆家四小姐的千金,薛家的另一个小天才,薛暮雪了。

    薛暮雪生得倒是极美,一袭绿色衣裙,整个人干净利落,但眼底的狡黠之色却是出卖了她的本性,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这是一个心机极重的女子。

    略一沉吟,薛暮雪接着道,“其实是这样的,家族那边虽然修炼很严格,但我和哥哥早已经完成了父亲规定的修炼目标,呵呵,薛家可不是那种小不点儿的家族,更不会有那么多墨守成规的蠢规矩,我和哥哥闲来无事,便出来随便逛逛。”

    话音落下,淡漠一笑,眼底的嘲讽更是丝毫不加掩饰。

    “呃……”穆弘帆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场暴怒。当听到薛暮雪开口之时,他原本还以为对方要帮自己解围,可听着听着,他便是听出了对方话里话外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闹了半天,这丫头竟然也是在挖苦他,而且较之薛彦晞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刚一开口,穆弘帆便是两次被压在了下风,这一刻的他,心里简直憋闷得很。

    穆弘帆心下郁闷,这两个薛家的天才弟子显然没把他当成是什么长辈来看待,只言片语之间,尽是一片挖苦讽刺,可作为长辈,他又不能跟二人斤斤计较,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简直让他有种吐血的冲动。

    薛彦晞和薛暮雪一人说了一句话,就把他和穆家全都贬低了一番,他实难想象,如果说多了话,这二人还不知要说出怎样难听的话来呢!

    “呵呵,瞧我们这记性,来了半天,竟然都忘了介绍了。”穆弘帆哑口无言,但薛暮雪却是话多得很,见到穆弘帆郁闷的脸色,她继续开口道,“二舅父,这两位乃是暮雪的朋友,常武奇和常武义,他们可都是秋铭郡常家的天才人物,更是青云宗的内门弟子,二舅父可不要怠慢了呢!”

    “哦?竟然是秋铭郡常家的天才,青云宗弟子?恕元某眼拙,多有怠慢,还望二位公子多多海涵。”

    听薛暮雪介绍到一旁两人,他不由得微微一惊,这才认真打量另外两个陌生男子,这二人长得颇为相像,而且都是屁股撅得老高,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如果不是薛暮雪介绍到这二人,他是真的懒得搭理他们。

    秋铭郡常家,这倒是一个大家族,秋铭郡靠近京城,乃是青玄国一百零八郡当中排名靠前的大郡城,至于常家,那可是秋铭郡第一家族,从这种家族出来的弟子,又拜在青云宗门下,可想而知绝非一般人物。

    “哼哼,无所谓了,今日乃是陪暮雪到处逛逛,否则的话,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本少爷才懒得来。”

    等到穆弘帆话音落下,坐在薛暮雪身旁的年轻男子冷哼一声,说出的话,更是让穆弘帆面色铁青,牙齿都咬得嘎嘣作响。

    他今日算是看明白了,眼前这四个年轻人,根本就是特意跑来挖苦他和穆家的,就算他再怎么热脸相迎,怕也只能是贴在人家的冷屁股上面。

    “哈哈,武奇兄说得倒是在理,清水郡这种巴掌大小的小地方,着实无趣得紧,只此一次,下次倒也没心情来了。”

    薛彦晞接过话茬,见到穆弘帆的脸色越发低沉,他的心里隐隐有些畅快。在他和薛暮雪的心里,穆家就是自己母亲痛苦的发源地,所有的穆家之人,都是他们记恨的对象。

    只是,他却忘了,眼前坐着的乃是他的长辈,就算对方有什么不对,也不是他一个做晚辈可诋毁的,何况当初的情况复杂的很,一切错误的源头,并不在穆弘帆身上。

    “对了,二舅父,适才见到外面在大摆筵席,听说是二舅父为了庆祝穆西表弟晋级后天境第五重?啧啧,穆西表弟一直都是武学方面的废柴,竟然一下子变成了五级武者,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薛彦晞随手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一脸似笑非笑地道。

    “呵呵,是呢,穆西表弟年初的时候还卡在后天境第二重,现在一下子怎么可能达到后天境第五重?暮雪也是好奇得紧呢!”

    两兄妹倒是配合默契,一唱一和,几乎不给别人开口的机会。

    说起来,他们此番来到穆家,听说穆西突破到了后天境第五重,着实被狠狠地震惊了一下。对于当初那个弱不禁风,见到他们就到处躲的穆家废物,他们实难相信后者能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突破三重境界。

    “嘿嘿,外甥外甥女,这个世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谓天才并不是嘴上说的,走到哪里都大张旗鼓说自己是天才的,那是真正的蠢材,外甥外甥女觉得是也不是?嘿嘿嘿!”

    这一次开口的是穆弘义,在一旁坐了半晌,穆弘义都是不发一言,只是,听着这两个薛家的所谓天才一个劲儿挖苦穆家,他是真的受不了了,原本不想跟这二人一般见识,但这会儿逮到机会,他不由得开口道。

    “哦?呵呵,五舅父说得对,天才可不是用嘴说的,更不是大张旗鼓宣传出来的,有些人天生注定是废物,那么就算再怎么宣传,也无非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薛彦晞针锋相对,连穆弘帆都不放在眼里,他自然更加不会把穆弘义放在心上,言语间语气生硬,毫不相让。

    “你……”穆弘义气息一滞,显然是被气得不轻,可惜作为长辈,他不能随便出手,否则他真的很想教训一下这一对兄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