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 怀抱
    昭帝元年冬,长安城依旧下起了大学。新皇登基,这长安城的雪,似乎都沾染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喜气。

    未央宫已经积了好几层的厚雪,即便在这冬日盛雪下,都不能掩盖住里面传来的咳嗽之声。

    未央宫依旧是端庄之中透露着贵气,可如今这宫里的主人,却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来自骨子里面的端庄高贵。宫里的任何一位贵人,或者说,有一点权势的奴才,如果不顺心,都能够轻易的去踩上几脚。如今,那偌大的未央宫里面没有一人,甚至连耗子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大风吹过未央宫的呼啸之声。

    冬雪过后,寒冷悄至。受过伤的地方,早就裂开化脓。

    双脚早就没有了知觉,全身内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可脸上手上却依旧干净嫩白。

    伤筋痛骨,却朱颜依旧。这就是宫里慎刑司的长处之一了。

    许久以后,未央宫里面猛的传来一阵噗通声,如若有着长年在慎刑司伺候的宫人在身边,一定就能猜出,这是肉、体倒地的声音。

    季九九从床上滚了下来,穿着白色衾衣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细细观察下去,还能看到胸膛微微的起伏,如同一个垂死之前的动物,无力挣扎。

    大半天后,季九九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过了许久,才微微睁开眼,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眼前早就一片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用力的眨了眨眼,模糊过后,眼前却是短暂的黑暗。

    昭帝元年冬,长安城依旧下起了大学。新皇登基,这长安城的雪,似乎都沾染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喜气。

    未央宫已经积了好几层的厚雪,即便在这冬日盛雪下,都不能掩盖住里面传来的咳嗽之声。

    未央宫依旧是端庄之中透露着贵气,可如今这宫里的主人,却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来自骨子里面的端庄高贵。宫里的任何一位贵人,或者说,有一点权势的奴才,如果不顺心,都能够轻易的去踩上几脚。如今,那偌大的未央宫里面没有一人,甚至连耗子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大风吹过未央宫的呼啸之声。

    冬雪过后,寒冷悄至。受过伤的地方,早就裂开化脓。

    双脚早就没有了知觉,全身内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可脸上手上却依旧干净嫩白。

    伤筋痛骨,却朱颜依旧。这就是宫里慎刑司的长处之一了。

    许久以后,未央宫里面猛的传来一阵噗通声,如若有着长年在慎刑司伺候的宫人在身边,一定就能猜出,这是肉、体倒地的声音。

    季九九从床上滚了下来,穿着白色衾衣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细细观察下去,还能看到胸膛微微的起伏,如同一个垂死之前的动物,无力挣扎。

    大半天后,季九九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过了许久,才微微睁开眼,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眼前早就一片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用力的眨了眨眼,模糊过后,眼前却是短暂的黑暗。

    昭帝元年冬,长安城依旧下起了大学。新皇登基,这长安城的雪,似乎都沾染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喜气。

    未央宫已经积了好几层的厚雪,即便在这冬日盛雪下,都不能掩盖住里面传来的咳嗽之声。

    未央宫依旧是端庄之中透露着贵气,可如今这宫里的主人,却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来自骨子里面的端庄高贵。宫里的任何一位贵人,或者说,有一点权势的奴才,如果不顺心,都能够轻易的去踩上几脚。如今,那偌大的未央宫里面没有一人,甚至连耗子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大风吹过未央宫的呼啸之声。

    冬雪过后,寒冷悄至。受过伤的地方,早就裂开化脓。

    双脚早就没有了知觉,全身内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可脸上手上却依旧干净嫩白。

    伤筋痛骨,却朱颜依旧。这就是宫里慎刑司的长处之一了。

    许久以后,未央宫里面猛的传来一阵噗通声,如若有着长年在慎刑司伺候的宫人在身边,一定就能猜出,这是肉、体倒地的声音。

    季九九从床上滚了下来,穿着白色衾衣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细细观察下去,还能看到胸膛微微的起伏,如同一个垂死之前的动物,无力挣扎。

    大半天后,季九九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过了许久,才微微睁开眼,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眼前早就一片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用力的眨了眨眼,模糊过后,眼前却是短暂的黑暗。

    昭帝元年冬,长安城依旧下起了大学。新皇登基,这长安城的雪,似乎都沾染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喜气。

    未央宫已经积了好几层的厚雪,即便在这冬日盛雪下,都不能掩盖住里面传来的咳嗽之声。

    未央宫依旧是端庄之中透露着贵气,可如今这宫里的主人,却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来自骨子里面的端庄高贵。宫里的任何一位贵人,或者说,有一点权势的奴才,如果不顺心,都能够轻易的去踩上几脚。如今,那偌大的未央宫里面没有一人,甚至连耗子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大风吹过未央宫的呼啸之声。

    冬雪过后,寒冷悄至。受过伤的地方,早就裂开化脓。

    双脚早就没有了知觉,全身内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可脸上手上却依旧干净嫩白。

    伤筋痛骨,却朱颜依旧。这就是宫里慎刑司的长处之一了。

    许久以后,未央宫里面猛的传来一阵噗通声,如若有着长年在慎刑司伺候的宫人在身边,一定就能猜出,这是肉、体倒地的声音。

    季九九从床上滚了下来,穿着白色衾衣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细细观察下去,还能看到胸膛微微的起伏,如同一个垂死之前的动物,无力挣扎。

    大半天后,季九九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过了许久,才微微睁开眼,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眼前早就一片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用力的眨了眨眼,模糊过后,眼前却是短暂的黑暗。

    昭帝元年冬,长安城依旧下起了大学。新皇登基,这长安城的雪,似乎都沾染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喜气。

    未央宫已经积了好几层的厚雪,即便在这冬日盛雪下,都不能掩盖住里面传来的咳嗽之声。

    未央宫依旧是端庄之中透露着贵气,可如今这宫里的主人,却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来自骨子里面的端庄高贵。宫里的任何一位贵人,或者说,有一点权势的奴才,如果不顺心,都能够轻易的去踩上几脚。如今,那偌大的未央宫里面没有一人,甚至连耗子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大风吹过未央宫的呼啸之声。

    冬雪过后,寒冷悄至。受过伤的地方,早就裂开化脓。

    双脚早就没有了知觉,全身内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可脸上手上却依旧干净嫩白。

    伤筋痛骨,却朱颜依旧。这就是宫里慎刑司的长处之一了。

    许久以后,未央宫里面猛的传来一阵噗通声,如若有着长年在慎刑司伺候的宫人在身边,一定就能猜出,这是肉、体倒地的声音。

    季九九从床上滚了下来,穿着白色衾衣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细细观察下去,还能看到胸膛微微的起伏,如同一个垂死之前的动物,无力挣扎。

    大半天后,季九九的眼睑微微动了动。过了许久,才微微睁开眼,手指轻轻的动了动。

    眼前早就一片模糊,看不清任何东西。用力的眨了眨眼,模糊过后,眼前却是短暂的黑暗。

    昭帝元年冬,长安城依旧下起了大学。新皇登基,这长安城的雪,似乎都沾染上了几分若有若无的喜气。

    未央宫已经积了好几层的厚雪,即便在这冬日盛雪下,都不能掩盖住里面传来的咳嗽之声。

    未央宫依旧是端庄之中透露着贵气,可如今这宫里的主人,却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来自骨子里面的端庄高贵。宫里的任何一位贵人,或者说,有一点权势的奴才,如果不顺心,都能够轻易的去踩上几脚。如今,那偌大的未央宫里面没有一人,甚至连耗子都没有一只,有的只是大风吹过未央宫的呼啸之声。

    冬雪过后,寒冷悄至。受过伤的地方,早就裂开化脓。

    双脚早就没有了知觉,全身内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可脸上手上却依旧干净嫩白。

    伤筋痛骨,却朱颜依旧。这就是宫里慎刑司的长处之一了。

    许久以后,未央宫里面猛的传来一阵噗通声,如若有着长年在慎刑司伺候的宫人在身边,一定就能猜出,这是肉、体倒地的声音。

    季九九从床上滚了下来,穿着白色衾衣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细细观察下去,还能看到胸膛微微的起伏,如同一个垂死之前的动物,无力挣扎。

    另一本【北玥辞】的第一章啦*^_^*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