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4章 布局
    第三次正魔大战,以潜伏在鬼王宗多年,化名为鬼厉的张小凡杀了鬼王万人往而告终。网自此,鬼王宗瞬间败落,魔道各派纷纷隐退,一时间,这世间,竟看不到魔道的身影。

    这一战,不仅让青云正道统领的位置更加稳固,更是让张小凡一战成名,成为了一个天下人人传送的大英雄:青云正道弟子张小凡,为了一句歼,灭魔教,不惜亲身潜入鬼王宗,忍辱负重十年。十年心酸,幸得青云陆雪琪不弃,情愫渐升,最终两人终成鸳盟。

    青云一战,陆雪琪同张小凡终成鸳盟,才子佳人,甚是羡煞旁人!

    青云之上,张灯结彩,众人喜气洋洋,尤其是青云弟子,每个人都何在的得意,胸膛都挺的比别人高了许多。

    ”一拜天地!”

    大竹峰的宋大仁作为司仪,看着两对新人,笑开心的大声说着。

    ”二拜师祖!”

    张小凡和陆雪琪正准备行李,却被人打断!

    ”受死吧,叛徒!”

    众人连忙望去,只见一群其他正道小派装扮的魔道之人浑身涂着泛着蓝光或者绿光的毒,跑去喜堂。众人纷纷提起武器,干净利落的解决了这些捣乱之人。一时之间,喜堂满是鲜血,还是那种,乌黑乌黑的,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

    在场的陆雪琪,整个人气质愈发冰冷,盖头之下,都能让人感觉到寒意。盖头之下,陆雪琪的眼里散过一丝厌恶!

    有人直接抓住了为首之人,一脚踹过去,恶狠狠的问到,”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哼,鬼厉此人,整个魔道,人人得而诛之!”来人说到,恶狠狠的看着张小凡,”只恨,不能除去魔道的叛徒!”

    一袭新郎装的张小凡眼里散过厌恶,冷冷的说到,”鬼厉不过当年在鬼王宗的一个名号罢了,我是张小凡!”

    ”你这个叛徒,鬼王昔日待你如同亲子,居然亲手......”

    那人刚准备说什么,被一柄长剑穿胸而过,立马断气了。

    ”陆姑娘的喜堂,不容魔道放肆!”焚香谷李洵慢慢的擦着剑,冷冷的说到。

    ”大家继续啊!”宋大仁接到了萧逸才的暗示,连忙笑到,”夫妻交拜!”

    尸体被迅速的拖了下去,如果不是地上残留的血迹和空气之中的血腥味,刚才的一切,不过一场梦。

    张小凡看着被拖下去的魔道之人,眼里情绪复杂,因为他认出来了,这个人,曾经是他作为鬼厉的时候,忠实的支持者。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青云脚下,一袭紫衣的秦无炎隐藏在黑暗里面,看着走向自己面前的燕回,曾经魔教血公子鬼厉的忠实追求者,嘴角勾了勾。

    ”公子,”燕回行了一礼,”他们,肯定失败了。”

    ”那是自然,”秦无炎淡淡的说到,”这青云,好歹是正道之首,若是这些个小杂碎都不能解决,恐怕,不用我们动手,正道那些人,早就取而代之了。”

    ”小杂碎”三个字,燕回听的很刺耳。毕竟,毒公子秦无炎口中的小杂碎,可是曾经燕回在血公子鬼厉手下,带出来的生死兄弟。

    ”今日,不过是去给青云添添堵罢了,”秦无炎看着燕回,嘴角轻勾,问到,”你说,鬼厉曾经耗尽心血培养出来的人,如今血溅他的喜堂。这滋味,如何?”

    燕回听到这里,瞬间明白了秦无炎的心思,只觉得背后寒意阵阵:今日魔道去的,无论谁,都会是死路一条。但是,万毒门门主秦无炎挑选的人,却是曾经鬼厉的狂热支持者。三言两语,被这万毒门门主给送上了青云,用命给如今的张小凡添堵,还是在正派之中,闻名天下的张小凡喜堂之上,只怕,是个人,都觉得晦气。

    不仅如此,此番,一来,将对鬼厉曾经狂热崇拜的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迅速清杀,保证了如今留在魔道之中众人的纯洁性。二来,也给这正道添了晦气,还是喜堂之上;有着今日之事,只怕,无论正道将鬼厉如何宣传,今日之事,必定会成为私下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了!

    撇了一眼燕回,秦无炎脸上神情似笑非笑,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帐暖,翻红被浪。

    饱餐之后,张小凡神清气爽,安抚好陆雪琪,渐渐睡了。

    眼前是一片迷雾,一丈之后,不能见物。

    ”小凡......”

    前方响起了碧瑶的声音,张小凡想要追过去,却又在下一刻,停住了脚步。

    ”小凡......”

    ”你到底是谁?”张小凡看着眼前之人,手中的噬魂棒已经准备好了护卫主子的准备,”装神弄鬼的,滚出来!”

    ”有人托我来找你。”白衣女子没有直接回答张小凡的问题,却看着张小凡笑了,”鬼厉大人,又觉得我是谁?”

    这双眼睛很好看,却不是那种透彻与明媚,而是,妖气,浑身上下满满的妖气。

    这种妖气,不是妖物所有的那种妖气,因为眼前这个女子,身上没有一丝妖物所有的气息,而是给人感觉,很妖气。

    张小凡看着,心里很是疑惑却也觉察到了其中的危险。

    中原,何时出了这样的人物?

    ”在下从未得罪过阁下,”张小凡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友好,”不知阁下为何在此?莫非,阁下想从在下身上得到什么!”

    ”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眼前的女子缓缓走进,似好奇的打量着张小凡,”你可真是自信啊,嗯,迷之自信。”

    ”鬼厉大人,你身上,我有什么,值得让人强夺的?”女子笑到,”我来,只是好奇罢了!”

    ”好奇什么?”

    ”好奇......”女子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歪着头说到,”你怎么,还活着!”

    这句话说出来,直接戳中了张小凡的心坎,让他的心魂颤抖,前尘过往从眼前闪过。

    ”小凡.....”这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此刻张小凡听到,却如同恶鬼在后。

    ”哼,装神弄鬼!”张小凡喝到,”碧瑶早就坠入九幽地狱,三生七世,不入轮回!”

    张小凡这句话说完,空气中有抽噎的声音,最终,缓缓消失了......

    ”你到底是谁?”张小凡声音冷冷的,周身渐渐有了黑气,”今日在在下新婚之日,装神弄鬼,又为了什么?”

    这句话说完,张小凡似乎听到了迷雾深处,盘子碎裂的声音,眼里散过疑惑。

    ”这个啊?”白衣女子把玩着头发,笑到,”你猜~”

    这句话彻底惹恼了张小凡,噬魂传递着张小凡的不满,在快要碰到艳织的那一刻,却被硬生生的撤回了,只因为一句,”你就不想知道那个叫做碧瑶的如何?”

    ”噗”的吐了一口血,张小凡因为这句话硬生生撤回力道,气血上涌,单膝跪地。

    ”前辈,”张小凡跪在地上请求到,”还请前辈告知碧瑶的下落,张小凡愿意倾其所有来报答前辈。”

    ”你的倾其所有,谁稀罕?”女子懒懒的靠在树上,一手提着兔子,一手托着下巴,走到了张小凡面前,”鬼王宗如今兵败如山倒,鬼厉大人又是青云的得意弟子,一个跺一脚天下都三震的人物。虽说如今单着,十年有着青云第一美女陆雪琪的陪伴,郎情妾意,着实让人羡慕啊~”

    ”一个鬼王宗的少宗主,却用三生七世永坠阎罗,救了一个青云门的傻小子,”女子蹲下来,眼里都是嘲讽,”可惜啊,这个傻小子在正魔两道都容不下的时候,却被鬼王所救,还提升为副宗主。结果呢,最后却一刀捅了鬼王,毁了狐岐山,啧啧,有趣。”

    ”这世人眼中的鬼厉,原来是青云门忍辱负重的张小凡啊,”女子看过张小凡眼中散过的痛苦,说到,”你说,碧瑶一觉醒来,该如何?”

    听到这里,张小凡的身子僵硬了......

    看着跪在地上,全身颤抖,周身弥漫着黑气的张小凡,白衣女子眼睛里满是不屑,朱唇轻启,淡淡的说到:

    ”当年,你身怀两派功法,此事又在青云大殿之上被揭露出来,相比鬼厉大人就知道,那时候的张小凡就必死无疑!当日青云大殿之上,正道其他两大门派,焚香谷和天音阁,这两大正道德高望重的门派皆在,就算你的师傅田不易或者说青云掌门道玄,想要护着你一二,都不可能吧!当年那个傻小子张小凡,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可是比不上多年之前那个万剑一!何况,多年前不过青云旧事,当年却是正道的主要三派都在场。就算青云不要脸面,不做正道之首,恐怕,都护不住那个张小凡吧!当年的张小凡,可没有万剑一那样重要!”

    ”人心易变,正道之人,远的不说,就说当年的青云大殿之上的人,是何等的心思,只怕,鬼厉大人更清楚吧。若是当年的张小凡活下来了,只怕,生不如死吧!”

    女子语气里没有一丝的起伏,依旧好听却冷淡,满是客观。这些话说出来,倒是更加让张小凡心头愈发愧疚。

    不看张小凡一眼,白衣女子只是火堆旁边继续烤着兔子,语气轻轻却有着斩钉截铁的意味,”这是其一,正道,永远都容不下张小凡!”

    ”魔教炼血堂的圣物——黑心老人的嗜血珠在张小凡手中,只怕,整个魔教,尤其是炼血堂众人,是想杀之而后快的!不说整个魔道,就说炼血堂这一支,只怕,对付当年的张小凡,也是绰绰有余!这是其二,魔道就无张小凡任何容身之地!”

    ”当年的张小凡,身居多派宝物,觊觎之人自是不在少数。不说正魔两道,只怕,这普天之下,都没有当年那个张小凡的容身之处吧!这是其三!”

    ”说到这里,就跟佩服鬼王了!”白衣女子语气里面是掩盖不住的赞赏与钦佩,”自己的女儿为了这样一个人,三生七世,不入轮回,永坠阎罗,却在鬼王宗式微之下,依旧敢同正魔两道为敌,收留了你!”

    ”哦,扯远了,”白衣女子看着渐渐陷入回忆的鬼厉,嘴角挂着一个讥讽的笑,一边翻烤着兔子,一边慢慢的说到,”当日诛仙剑阵还没有完全启动,如果不是青云陆雪琪拦住了碧瑶,硬生生的让诛仙剑阵完全启动,拖住了你们,让原来最先离开的张小凡和碧瑶,变成了最后离开了青云大殿之的,成了活生生的靶子!只怕,青云的道玄,是不会发现你们。”

    ”当日,诛仙剑阵启动,想要诛杀之人,可是那个身怀正魔两道多重宝物的张小凡,碧瑶,可是有机会离开的!结果呢?三生七世,永坠阎罗,换了那个傻小子张小凡一命,着实让人感动不已啊!”

    ”自古痴情少,碧瑶这般痴情之人,只怕更少吧!”白衣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是,其四,你欠碧瑶的,三生七世,永坠阎罗之苦痛!”

    ”张小凡来到鬼王宗,面对这样一个,可以说,是害死鬼王自己唯一女儿的凶手,却没有针对你!”白衣女子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佩服,”就连鬼厉大人身上的宝贝,都没有丝毫的觊觎,而是冒着天下之大不违,救了张小凡,给了他一个容身之处。鬼王冒了多大的风险,想必鬼厉大人也是知晓的,且不说这天下之人,就魔道炼血堂一支,在当年鬼王宗式微之际,给鬼王宗带来的麻烦,只怕不小吧。不然,何以十年之后,才收复炼血堂?一个实力不是特别强的魔道一支尚且如此,何况,天下之众?这是其五,救命之恩,收容之恩!”

    ”不仅如此,鬼王不计前嫌,悉心栽培,把张小凡当做亲生儿子看待,都不为过!”白衣女子说到,”无论是阅历眼光,还是谋略手段,都悉心教授,才成就了,今天的鬼厉!这是其六,知遇之恩,教导之义!”

    ”作为一个局外之人,随便数数,就有了六条,哎,”白衣女子故作叹息的说到,”不过,这鬼王一家子,也够惨啊!”

    ”第一次正魔大战,鬼王的妻子死了!”

    ”第二次正魔大战,鬼王的女儿死了!还比妻子更惨,三生七世,永坠阎罗!”

    ”这第三次正魔大战啊,终于轮到鬼王自己了!这个天下奉为英雄的人,却是自家女儿用三生七世永坠阎罗换来的!天下不容之际,鬼王宗尽管式微,元大伤,却冒着天下之大不违救下的!也是他鬼王,悉心栽培,倾力相授之人啊!”

    ”哎,”白衣女子感叹道,”这鬼王一家子,太可怜了!”

    ”只是,不知道,鬼厉大人,你背后捅下这一记狠刀的时候,可否心里畅快?”白衣女子眼里满是好奇,”真不知道,鬼王,当时,心里有何感受啊!”

    张小凡听到这些,只觉得无地之容,半天都回答不来,刚准备说什么,睁开眼,就看到了新婚妻子陆雪琪满眼的关怀......

    ”鬼厉大人或许会说,鬼王后来对你提防甚深,”白衣女子看着脸色扭曲的厉害的张小凡,托着下巴,轻轻问道,”难道,不该吗?”

    ”且不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白衣女子的语气里,这一次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你既没有光明正大的,在人前承认碧瑶同你的关系,却一直在用模棱两可的模糊态度对待鬼王。”

    ”这些,鬼厉大人心里更清楚吧,”白衣女子看着张小凡满眼的怒色,身上黑气弥漫,似地狱饿鬼,讽刺的说到,”鬼厉大人那十年所作所为,只怕,天下间,也就鬼王能够容忍了:不说别的,就谈一人。远的说一点,碧瑶当初或许不用死,是青云陆雪琪好心阻拦的!若是往近的说,当面复活碧瑶,就差最后一步,是因为黑巫族大巫师撑不到最后一刻,就差一点点,一点点!可是,鬼厉大人心里应该比任何人的清楚,为何会差那么一点点吧!”

    ”还是因为,当年青云的陆雪琪!因为这个满心正义,对魔教妖人,不问青红照白,看到就动手的陆雪琪当年挡住了鬼厉大人去救大巫师,以至于,大巫师身负重伤!”看着鬼厉满眼痛苦,眼底水色渐起,白衣女子眼里闪过毫不掩饰的鄙视,朱唇轻启,说到,”是因为,陆雪琪!”

    ”碧瑶之死,陆雪琪脱不了干系!复活碧瑶,陆雪琪还是拖不了干系!”白衣女子看着鬼厉,冷冷的说到,”如今鬼厉大人这幅表情,真让人,嗯,恶心!”

    ”这位青云大美女,一心留在鬼厉大人身上,郎情妾意,十年相伴,不了不为情深意厚啊!”白衣女子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只是这样一个嫉恶如仇的陆雪琪陆仙子,又怎么在碰到鬼厉大人以后,却自动选择性的忘记了陆雪琪式的原则?难道,是因为,被天下之人成为血公子的鬼厉大人,是个纯真的孩童,连蚂蚁都不曾踩死过?”

    ”这个,貌似不是把?”白衣女子托着下巴,看着张小凡,说到,”我可是听说,这血公子鬼厉大人每到一处,鸡犬不留呢?莫非,这青云陆雪琪陆仙子,有原则性失忆症?”

    ”不过啊,这个,鬼厉大人貌似也有啊,”白衣女子托着下巴,好奇的看着鬼厉,”魔道血公子,面对间接害死自己救命恩人之人,也是选择性失忆,多番放水不说,貌似,还情愫渐升,有着生死相许的意思呢?”

    ”哎,这可真是奇怪啊!”白衣女子看着脸色惨白的鬼厉,上下打量着,轻笑到,”真让人好奇啊!鬼厉大人!”

    .......

    ”啊!”张小凡猛的坐了起来,入目的事满满的大红色,喜气洋洋,随之吁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

    多少年,没有这样了?

    如今这般被人逼迫的境地,还是今日张小凡的!

    不!不是!

    经过了十年的鬼厉淬炼,他早就不是当初青云山上那个任人宰割的张小凡了!他是正魔两道的英雄,娶了青云第一美女的英雄张小凡!

    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到底是谁?!

    张小凡此刻心绪激动,噬魂棒发出红光,突然,有人破门而入......

    ------------------------文:by晋,江の笨笨fish-------------------------

    ”艳织,你过了!”

    后面出现一个白衣人,对着一袭白衣的神秘女子说到。

    ”是吗?”女子没有回头,只是身上一袭白衣全部变成了血色,”艳织倒是不知,岚若大人,何时,也会来管艳织物语的事了!”

    ”他已经死了,”一袭白衣的岚若说到,”魂飞魄散,根本没有聚魂的可能。”

    ”魂飞魄散.....”穿着血衣的艳织满眼都是嗜血,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好一个魂飞魄散!西凉之事,本尊还没有找你们藏书阁的算账,今日还来说本尊!”

    ”艳织......”

    ”少废话,”艳织转过身,眼里没有一丝的温度,”要动手,就快点!”

    ”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岚若说到,”我......”

    ”那就滚!”

    艳织看都没有看对方,直接转过身,看着被丢出幻境的张小凡一眼,满是杀意。

    我只想,来看看你......

    岚若看着艳织的背影,似乎想到了千年之前的那一切,嘴里满是苦涩。

    下一秒,就从艳织身后消失了。

    艳织周围的一切都消散,无论是体外手上的烤兔子还是四周的树林,全部随着艳织衣服变成血色以后,消失不见了。

    艳织一袭血色红衣,精致的眉宇间点了红色的三角花钿。四周景象消失以后,变成了一出空旷的阁楼。

    流水迢迢,桃花绚烂,白纱随着清风飞舞,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荷香。

    素手清扬,艳织面前出现了一把七弦琴,一首充满古朴却又神秘的小调从手指间轻轻流出。

    不一会儿,传来了推门的声音,木质的门被打开,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锦靴,一袭紫色的长袍随风飘动,修长却指节分明的手指上握着白色的控妖笛。

    艳织似乎无所察觉,依旧不急不缓的弹奏着不知名的曲子,似乎不知道来人,只是,嘴角轻轻的勾了勾,眼里满是不怀好意的笑,还有,眼底深处浓浓的嗜血......

    ”鬼厉大人或许会说,鬼王后来对你提防甚深,”白衣女子看着脸色扭曲的厉害的张小凡,托着下巴,轻轻问道,”难道,不该吗?”

    ”且不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白衣女子的语气里,这一次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你既没有光明正大的,在人前承认碧瑶同你的关系,却一直在用模棱两可的模糊态度对待鬼王。”

    ”这些,鬼厉大人心里更清楚吧,”白衣女子看着张小凡满眼的怒色,身上黑气弥漫,似地狱饿鬼,讽刺的说到,”鬼厉

    章节替换石家庄,泥萌懂得。日更6000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