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从来大佬求生记
    斗殴的一群人,大部分手上都持着木棍。&乐&文&小说..木棍的前段则绑着匕首或者石块,看起来倒是十分的简陋。

    只是可惜他们虽然用的是最原始的武器,却并不是真正的原始人,而是一群被从另外一个星球上扔下来的穷凶极恶的歹徒。白罗罗看见的斗殴,似乎是数量多那群人想要吞并另外一群人的资源。企图吞并资源的那个团体大概有二十多个,大部分都是身体健壮的男人,只有一个看起来身形健美的长发女人。而被吞并的那群人数量则要少一些。白罗罗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无论是吞并者还是被吞并者其中没有一个身体素质差的人,毫无疑问,身体差的人,早被自然淘汰了。

    因为使用的是最原始的手段,所以场面也格外的血.腥残忍。

    白罗罗亲眼看见其中一个人举起一块石头将另一个人的脑袋活活的砸碎了,被砸死的那个直到脑袋彻底破裂都还在不断的挣扎。

    这场掠夺开始的突然,也结束的迅速。

    最后的结局毫无疑问是以人少的那方失败被吞并为结果,说是被吞并,事实上他们在失败都被杀掉了。而胜利者看起来也只对物资敢兴趣,下起杀手丝毫不见手软。

    白罗罗他们三人在石头怪上,远远的围观了这场杀戮。

    袁殊泽已经把胃里面的东西全吐干净了,完全是在干呕,他擦着嘴,脸色煞白,道:“域明哥,我们怎么办?”

    石头怪的目标是水源,它可不觉的这几个小生物会对它产生什么影响。所以还在朝着刚结束的血.腥战场走过去。

    白罗罗道:“别怕,看看再说。”

    胜利者们还在收拾战利品,其中有人注意到了朝着他们移动过来的大山。

    在看到朝他们移动的石头怪后,人群中一阵喧哗,接着众人都毫不犹豫的给这个庞然大物让出了一条道路。白罗罗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也观察到了他们脸上警惕的表情。这些人的表情让白罗罗产生了一个猜想,他道:“袁殊泽你觉得这石头怪到底是吃肉还是吃素?”

    袁殊泽拍了拍自己身下的石头怪,道:“吃素吧,我没见他去打过猎啊。”

    白罗罗道:“我看倒不一定。”

    他之前还在想,为什么前面遇到的人都不敢靠近他,他们只有三个,其中两个看起来还丝毫没有战斗力,按理说应该会遭人觊觎。可是遇到他的人不但没有要上前的举动,甚至都选择了远远绕开,这样的情况多了,白罗罗便开始思考原因。而从今天这些人警惕目光看来,他身下的石头怪肯定不简单。

    事实证明,白罗罗的猜测是对的。因为随着石头怪离这群人越来越近,他们远远的散开了,像是非常忌惮眼前的巨物。而当近到一定距离,他们看清楚了石头怪身上的白罗罗等三人时,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了剧烈的嘈杂之声。

    白罗罗隐约听见几句“这怎么可能。”“他居然没被吃了。”之类的话。身下的石头怪还是一副憨厚迟钝的模样,载着白罗罗,慢慢的从人群里走过。

    白罗罗听到有人叫他:“朋友。”

    白罗罗朝声音方向看去,看到二十多个男人中唯一的一个女人朝着他招了招手。大概是之前来到这个星球的衣服已经破烂的无法穿下去,女人裹着一身皮草,她的身材火辣,又因为长期的运动显得线条优美,□□很是吸引其他人的眼球,她道:“朋友,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这是第二次白罗罗被邀请了,但他并没有迟疑,直接摇头拒绝。

    女人的目光中浓浓的好奇,只是她目光投向的对象却不是白罗罗,而是白罗罗身下的石头怪。

    见到白罗罗拒绝,女人也并不奇怪,她妖娆的笑了笑,道:“那有缘再见。”

    白罗罗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没应和,他一点都不想和他们再见。

    没打架可以看,雪卉吸甜杆的表情都懈怠下来,他拍着石头怪的皮肤,哼哼着,像个闹脾气的小朋友。

    也不知是不是白罗罗的错觉,他似乎隐约感到身下的石头怪抖了一下。或许这种颤抖似乎平日都有,白罗罗一直没有注意,今天被其他人的反应点醒之后才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发现了石头怪和雪卉之间隐秘的联系。

    袁殊泽还在浑身发抖,他是见过死人的,但没见过那么多,那么残忍血.腥的死法。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袁殊泽都没缓过劲来。雪卉倒是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其实白罗罗倒是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他神态之中显然有着浓浓的意犹未尽。白罗罗都怀疑要不是为了他那小白莲的人设,雪卉都会拍着手掌说打起来,打起来,快打起来。

    晚上的晚饭,白罗罗决定烤肉串来吃。

    做饭总不能在石头怪上生火,所以白罗罗在旁边起了堆篝火,然后把肉串好开始烤。肉串之间还插了不少大葱洋葱之类的蔬菜,让肉串烤出来的味道更香。雪卉在白罗罗的旁边,手里捧着个土豆在啃,他啃的相当起劲,不过眼神一直停留在肉串上没移开。

    白罗罗眼神慈爱的看着他,坐在旁边的袁殊泽毛骨悚然的从这两人之间看出了一种微妙的父子气氛。

    吃饭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但在吃饭的时候被人打扰,就是一件很让人生气的事了,最起码对于雪卉是这样的。

    当白天对着白罗罗打招呼的女人从树丛中走出来的时候,雪卉放下了手中的土豆,状似无辜的看向她,但如果白罗罗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雪卉的表情有点不开心。

    “你好。”女人的声音很好听,白天白罗罗没能看清楚她的面容,现在她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白罗罗才看清了她的长相。

    她并不算太美,似乎有异族血统,脸上的轮廓颇深。皮肤也是健康的巧克力色。手脚修长,□□在外面的手臂和长腿,都有流畅的肌肉。看得出这个女人并不比其他男人弱,而她能活在二十多个男人之中,过得不错,就是她实力最好的证明。

    “有事?”白罗罗看了她一眼,态度十分冷淡。

    女人远远的站着,她道:“我叫何溪卿,可以过来坐坐么?我没有恶意。”她的名字倒是十分的清秀,和她狂野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罗罗说:“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何溪卿一边和白罗罗说话,一边观察着他身边的人。

    不得不说,这三人行的队伍,无论到哪里都十分扎眼。一个肌肤雪白,看起来手无束鸡之力的美人。一个身高勉强一米七,细手细脚的矮男人,毫无疑问,和她说话的白罗罗,就是三人的核心。

    何溪卿觉得自己差不多对这三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她笑笑,温声道:“别那么大的敌意,在这个星球上单打独斗,是要吃苦头的。”

    白罗罗冷淡的看了她一眼。

    何溪卿道:“你是才来这个星球的吧,我没有见过你……我们之间可以交换一些信息,如果你愿意的话。”

    她说话的态度倒是十分尊重,只是白罗罗却注意到她的目光偶尔会飘向白罗罗身后正在休息的石头怪。看到她这种反应,白罗罗差不多猜到了她的来意。不过既然何溪卿是老住民,那想来她应该对这个星球有所了解,至少知道的比白罗罗的多,和她交换一些信息,也是未尝不可的事。

    白罗罗说:“过来吧。”

    何溪卿慢慢的走过来,在白罗罗对面坐下。

    若说袁殊泽对待何溪卿的态度是警惕,那雪卉对待她的态度就只能用厌烦来形容了。他啃着肉串,脸上没了平时的笑意,小白牙慢慢的咀嚼着肉,眼神就没从何溪卿身上移开过。

    何溪卿仿佛没有感觉到身边的恶意,她就是冲着白罗罗来的,其他人怎么样,她是不关心的,更不用说雪卉和袁殊泽这样的小白脸了。何溪卿轻蔑的想着,看这两个人细胳膊细腿儿的模样,要是没了白罗罗,恐怕尸体早就成了灰。

    心中这么想着,何溪卿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她开始主动的和白罗罗讲一些这个星球上的事。比如这个星球上分旱季雨季,冬季和春季,雨季时间最长,而冬季却是最难熬的。

    白罗罗问她来到这个星球几年了。

    何溪卿苦笑道:“我不知道自己来了这里几年,这个星球一年四季比地球长很多,或许三年,或许五年……”

    白罗罗点点头。

    何溪卿又问起一些关于白罗罗的事,问白罗罗怎么进来的。

    白罗罗回答的轻描淡写,只是说自己杀了几个人。

    何溪卿道:“哦,这样啊。其实我今天的来意你恐怕也猜到了,我想找你合作。”

    白罗罗低着头削着烤肉用的木扦子,听到何溪卿的话,态度冷淡道:“你恐怕要失望了。”

    “为什么要拒绝合作呢?”何溪卿听到白罗罗坚定的拒绝,有些失望,她道:“你给我们提供东西,我们也可以给你想要的,这种互惠互利的事,对大家来说不都是好事么?”

    白罗罗抬头,看着她,道:“你想要我提供什么?”

    不知怎么的,何溪卿被白罗罗看的有点发慌,这种感觉她很久没有出现了,在紧张之余,她又莫名的生出了浓浓的兴奋,何溪卿舔了舔嘴唇,道:“我们想要你用巨石怪帮我们运些东西。”

    白罗罗道:“什么东西?”

    何溪卿道:“一些物资……比较重。”

    白罗罗道:“那你们可以给我什么?”

    何溪卿道:“我们可以给你庇护,帮你打退那些觊觎你的人,还可以给你提供更多这个星球上的信息……”

    白罗罗笑了:“可真是个好买卖。”

    何溪卿心头微松,以为白罗罗会答应他,哪知道白罗罗下句话却是:“没了你们,难不成就有其他人敢对我们动手?”他说话这句话,身后原本在沉睡的石头怪竟是发出一声沉沉的低吼。

    何溪卿表情一僵,眼神明显闪过恐惧之色。

    白罗罗看着她的模样,淡淡道:“所以,你们还有什么更吸引人的条件?”他说完这句话,在心中乐开了花,在心里对系统说跟着大佬一起装逼的感觉真好。

    系统:“咔擦咔擦咔擦。”

    白罗罗隐隐感觉这嗑瓜子好像又给嗑废了个系统。

    何溪卿听完白罗罗这句话,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她轻抬手臂,解开了自己上面穿的皮草,竟是就这样露出了自己漂亮的胴.体。她道:“这个如何?”

    白罗罗:“……”

    在旁边默默看着的雪卉硬生生的把白罗罗用来串烤肉的竹签子给嚼碎了吞了。

    何溪卿根本没有在意袁殊泽和雪卉的表情,她眼波流转的看着白罗罗,笑的妖娆,道:“这个星球上,能活下来的女人少之又少,我在这里过了那么久,就只见过两个。只是不知道今年活该能不能见到她们。”

    白罗罗感到自己作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因为眼前的画面受到了极大的震感。

    何溪卿道:“所以,你想不想试试和我在一起?我或许还能给你一个,属于你的孩子。”

    这发展谁都没想到,而让白罗罗最为震撼的是,女人胸前居然打上了一片模糊的马赛克。

    白罗罗绝望的对系统说:“卧槽你们这个还打马赛克的?”

    系统冷静的说:“对啊,为了职工的身心健康。”

    白罗罗说:“卧槽那为什么我看雪卉和袁殊泽的裸/体就没马赛克?”

    系统说:“都是男人打什么马赛克。”

    白罗罗:“……你这是在歧视异性恋?”

    系统说:“男人之间很难界定啊,你说总不能你去上个厕所,旁边一起尿尿的人也要被打上马赛克吧。”

    白罗罗总觉得系统说的哪里不对,但是大概是瓜子嗑多了,他觉得系统的诡辩居然有那么点道理,他完全无法反驳。

    何溪卿并不知道她在白罗罗的眼里,已经变成一片让人头昏脑涨的马赛克,她将白罗罗呆滞当做了吃惊,脸上露出一丝自傲,道:“如何?”

    白罗罗还没说话,雪卉就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凌,凌……”雪卉从白罗罗的身后贴了上去,他把自己的巴掌大的脸搭在白罗罗的肩膀上,死死的抱住了白罗罗,哽咽着说:“你不要我了吗?”

    白罗罗:“……”哦豁,眼看着袁殊泽演不了小三了,这又来一个素材,大佬应该是很高兴吧,这眼泪都激动的流下来了。

    “凌……我哪里比不上她了?”雪卉哭哭啼啼的说,“我比她白,手还比她细,你看。”他说着,拉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胸膛。不得不说,雪卉这一身皮肤,怎么看都只有娇生惯养才能养出来,而何溪卿作为一个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指着说黑,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雪卉说:“你看看她腿好粗……”

    何溪卿脸上的笑容已经挂不住了,她觉得自己简直看到了一朵盛世白莲,可偏偏她又清楚,男人最喜欢的好像就是这样清纯不做作的小妖精。

    白罗罗其实此时心情很复杂,他看着和何溪卿争宠的雪卉,觉得自己在面临一个究极问题。就是你是要选一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还是选一个比男人还壮的女人。

    雪卉泪光盈盈楚楚可怜,何溪卿表情狰狞,看样子要不是看在白罗罗在场的份上,简直恨不得撸起袖子把雪卉揍一顿。

    白罗罗脑子里开了会儿小差后,很快就回到了剧情现场。

    他一咬牙一狠心,还是搂住了雪卉,温声安慰道:“别哭,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卉卉。”

    何溪卿:“……”卉卉。

    袁殊泽:“……”神他妈的卉卉。

    雪卉闻言,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幸福之色,他道:“那你叫她走,我不喜欢她,石头头是人家的,人家要一个人骑,骑石头头。”

    何溪卿嘴角狰狞的抽搐了一下,她道:“呵,多可爱的,男孩子啊。”

    白罗罗说:“只要你开心,我便放心了。”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简直酸的让人掉了牙,何溪卿气的胸口发疼,她强笑道:“你们之间关系真好啊。”

    雪卉柔柔道:“对呀,要不是凌,我可能早就死了,凌为了救我,受了好多伤。我叫他别再管我,可他还是不肯将我放下。”他边说,边故意瞪了何溪卿一眼。

    白罗罗听到雪卉这话,默默的啃了一口肉串,心想大佬,只要不想着我的屁股,我还是爱你的——当然,是父爱。

    何溪卿其实见过不少这种菟丝子了,可雪卉这种如此光明正大不知廉耻的菟丝子,她还真是第一次见着。但奈何她看见白罗罗脸上全是满满的宠溺,那眼神简直好像在看一个恨不得揣到自己怀里好好疼爱的宝贝。如果白罗罗不在这里的话,何溪卿大概已经提着雪卉的手把他当铅球一样扔出十万八千里。

    雪卉仿佛没有感受到何溪卿的愤怒,还在白罗罗的怀里撒娇。

    白罗罗摸着他白色的发丝,很配合的温柔安慰着他。

    何溪卿实在是看不下去,勉强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白罗罗说:“不送。”

    何溪卿起身就走,从她的背影都能看出她的怒气勃勃。

    不止怎么的,一直在旁边假装自己是空气的袁殊泽就对她生出了些同情,因为他总感觉以前扮演这个角色的好像是他……不过现在袁殊泽一点都不嫉妒白罗罗和雪卉了,他啃了口肉串,心想活下去再说吧,这种风月之事,他还是看看就好。

    何溪卿走了,白罗罗就把哭哭啼啼的雪卉哄去了睡觉。

    结果半夜他起夜的时候,突然在火堆旁边什么东西膈到了脚,他低头一看,发现是一地碎石。这碎石碎的模样有点奇怪,而且白罗罗堆火堆的时候也没看见,他边走边想是谁弄来的,结果突然想到了答案,后背猛地一寒。

    发现碎石的地方,就是雪卉在火堆坐着的位置,白罗罗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副雪卉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把石头全给捏碎了的恐怖场景。

    白罗罗:“……”

    系统替白罗罗说了他想说的话:“好怕怕哦。”

    白罗罗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冷静的说:“你说以后我要是和大佬撕破脸……”

    系统说:“那可能撕破脸就不是一表达方式而是真正的撕破脸了。”用手撕的那种。

    白罗罗感到自己的脸皮隐隐作痛,他甚至已经幻想出雪卉哭着把他整个人撕的稀巴烂的场模样。

    白罗罗悲伤的说:“想起来就好疼。”

    系统说:“别怕,我去查查被撕成几块补贴几天假。”

    白罗罗:“……”

    晚上回到雪卉身边躺在,白罗罗还有点心有余悸。但雪卉就没想那么多了,把自己塞进了白罗罗的身体里,开始小小的打着呼噜。

    炎热的一天又过去了,他们离水源更近了些。

    而离水源越近,白罗罗看到的人类越多,短短几天之内竟是看到了三四帮人,这些人少的二十多个,多的甚至有五十几人。看得出来已经发展了相当长的时间。

    白罗罗他们三个骑着石头怪的组合,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除了巨大的石头怪之外,雪卉的模样也是大部分人关注的一个重点。虽然环境恶劣,但还是掩盖不住他的丽质天成,简陋的皮草在他的身上,却硬生生的被穿出了性感狂野的味道。

    这个模样要是放在一般情况下,恐怕早就引起争斗了。好在有石头怪坐镇,直到到达水源边上,都没有人敢上前触他们的霉头。

    作为这个星球上旱季仅剩下的几条水源,这条河流的宽阔出乎了白罗罗的预料。这条河流在大峡谷之内,白罗罗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河的对岸,其广阔浩瀚,竟是有些像大海。

    虽然是旱季,但水源周围却依旧绿草如茵,繁花盛开,看得出河水往下降了不少,但仍然足够大部分动植物生存。

    石头怪并没有太靠近河边,河边的泥土太松软,以它的体重踏上去,恐怕会往下陷落。它发出一身低吟,就缓缓停住脚步,然后凝固在了河边,仿佛又变成了一块巨大的,毫无生命的石头。

    白罗罗摸了摸它,从它的身上跳下来就在不远处开始安营扎寨。

    雪卉看着水激动的跳起来,然后衣服一脱就往水里去了。白罗罗道:“别游太远了,待会儿吃饭。”

    雪卉说:“我给你抓两条鱼去。”他说完便身形灵活的往水里一钻,潜入了水底。

    白罗罗叫袁殊泽看着点雪卉,自己则开始搭一个简易的庇护所。

    这河边全是鹅卵石,想来雨季的时候这条峡谷应该也是被淹了大半,怪不得河岸附近只有灌木丛没有什么高大的植物。

    雪卉进水几分钟后,就冒了出来,他手里提着一条两米多长的大鱼,艰难的拖着鱼上了岸。那鱼还在不断的挣扎,应该是觉得自己还能被抢救一下。

    白罗罗见状上前掏出一块石头把鱼一巴掌拍晕了,心想安静去吧,我们会把你做的很好吃的。

    雪卉甩了甩头发上的水,道:“凌,我在河里面还看到了好多可以吃的,我再去一趟。”

    白罗罗说:“注意安全。”

    雪卉点点头,像条鱼似得,又钻进去了。

    白罗罗对雪卉的安全并不太担心,毕竟如果他们三人真的分开肚子求生,恐怕雪卉绝对是活到最后的那个。

    雪卉似乎对这条河非常熟悉,从河里摸出了好多食物,白罗罗甚至还看到了一条手臂长大小的河虾。

    雪卉看食物抓的差不多,便开始在河里玩水儿,他的身姿矫健,在水中穿来穿去,配着那一头白发和紫眸,简直同水中的人鱼一样美好。

    白罗罗看着雪卉的模样,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袁殊泽站在他旁边,吃了口果子,感叹着说雪卉可真好看,地球上的那些明星,简直都赶不上雪卉一丝风采。

    被吸引雪卉美丽姿态吸引的,并不止白罗罗。

    就在三人扎营不远处,另一帮人也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望去,在看清楚了河上场景后,均都露出惊艳之色。

    “有趣。”其中一个高大的男人,脸上带着一条明显的刀疤,他在看到雪卉时,眼里便流露出浓浓的兴趣,道:“过去看看?”

    “好啊。”大家都同意了。

    白罗罗正在处理摘来的叶子,却见十几人朝着自己走来。

    这些天他也见了不少人类,所以从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也不过是略有警惕。

    “你们哪边的?”来人过来问道。

    白罗罗知道他们的团队分区域,据说中部的最强,但也不过是听说,他道:“南边过来的。”问话的这人倒是看起来十分温和,言语表情都很很客气。

    聊着天,白罗罗的目光慢慢移到了他身后的那个高大男人身上,他敏锐的感觉到,那人似乎一直在看着雪卉。

    雪卉倒是没有这样的自觉,他光着脚丫在河边踩着水,时不时捞几个河蚌送到白罗罗的面前。不得不说,如果白罗罗不知道雪卉的真实面目,他真的会觉得眼前的雪卉犹如一个河中的精灵,天真无邪又可爱。

    和白罗罗说话的人,笑道:“我们在那边驻扎,若是有什么事帮得上忙,你可以来找我们。这两位是你的?”他说着看向了袁殊泽和雪卉。

    “我朋友和弟弟。”白罗罗态度不冷不热,他道,“还有事么?”

    “没事了。”那人见白罗罗十分警惕,也没有急着和白罗罗拉进关系,又说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白罗罗观察到他们的营地就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他想了想,也么有刻意移动,反正如果真的是麻烦,早晚会找上门来的。

    在这儿扎营后的第一顿晚餐,是白罗罗做的蒸鱼和烤虾。

    雪卉吃鸡的时候不吐骨头,吃鱼的时候也不吐刺,白罗罗怕他卡着喉咙,硬是没准他吃鱼大骨。雪卉见状哭兮兮的看着白罗罗,白罗罗硬是顶住了他的眼神袭击,坚持道:“不能吃骨头。”

    雪卉更委屈了,但因为白罗罗坚持,他还是恋恋不舍的放下了那根白罗罗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能吞下去的鱼骨头。

    结果过了一会让,白罗罗收拾餐具的时候,发现雪卉撅着个屁股不知道在做什么。他过去一看,发现雪卉刨了个小坑,把鱼骨头买进去了,还拿了根小木板竖在上面。

    白罗罗无言道:“你做什么呢?”

    雪卉道:“我看它那么可怜,就想着把它埋了。”

    白罗罗:“……”

    雪卉认认真真的问白罗罗:“我是不是很善良啊?”

    白罗罗心想你吃它的时候能这么想就好了,然后没说话摸了雪卉的脑袋一把。

    越来越多的动物和植物都迁移到了水源边上,人类生存的空间也被压缩的更小。白罗罗附近又驻扎了几个团体,这些人有的会和他来找个招呼,有的却对他冷眼相待,不过无论是那种态度,白罗罗都对他们持了一份警惕之心。

    在水边住了几天后,白罗罗某天出去打猎,遇到了之前来游说他的何溪卿。

    何溪卿已经打猎回来了,她手上拿着刀,浑身上下都是鲜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有男人在和她说话,白罗罗观察到和她说话的人,态度都非常恭敬,想来何溪卿在他们的队伍里地位不低。

    何溪卿看到白罗罗,朝着他打了个招呼。

    白罗罗点点头。

    她道:“是去打猎?”

    白罗罗说:“嗯。”

    何溪卿道:“美人儿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

    白罗罗没想到何溪卿会问起雪卉,他以为何溪卿不喜欢雪卉呢,道:“在营地里。”

    何溪卿道:“你就放心他一个人……”她说完之后,忽的想起了白罗罗骑着的那只石头怪,于是便点点头道,“也对,有那种动物守着,也不怕出事。”

    其实白罗罗一直没见过石头怪的可怖之处,但看其他人的反应,这似乎是一种很不好惹的生物。

    两人又说了几句,便分开了。

    但白罗罗刚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何溪卿在他身后道:“你最近最好小心点,有人看上你家美人儿了。”

    白罗罗扭头看向何溪卿:“看上?”

    “就是你想的那种看上。”何溪卿手上玩着刀,懒懒道:“那么漂亮的小东西谁不想要,就是当个宠物养着,也是件有意思事。”

    白罗罗心想你有多的屁股用不完吗,敢养这种类型的宠物,但他还是谢了何溪卿。

    何溪卿见他似乎并不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微微一叹,自言自语道:“强大的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自信。”如果凌域明真的失去了雪卉,再后悔,恐怕就来不及了。

    白罗罗和何溪卿告别之后,嗑着瓜子和系统抱怨说人人都以为雪卉是小公主,把人抢过来才发现是大恶龙。

    系统说:“对啊,谁能想到其实你才是小公主呢。”

    白罗罗:“……”

    一个柔弱的大恶龙和一个五大三粗的小公主,这设定怎么看也有点瘆得慌。

    白罗罗没把何溪卿的话放在心上,也以为雪卉不会被人抓走,所以当几天后,他打猎回到营地看到失踪的雪卉和哭哭啼啼的袁殊泽时。脑子里冒出第一个想法是,哪个大兄弟胆子这么大,活累了么。

    袁殊泽见到白罗罗回来,哭着道:“域明哥,大事不好了,雪卉被人抢走了——”

    白罗罗说:“被谁抢走了?”

    袁殊泽道:“好像是一个中部的队伍,他、他们说,要把雪卉抢回去当老婆——”

    白罗罗听完袁殊泽的话,第一反应竟是臀部一紧,然后才道:“他们在哪儿,你带我过去看看。”

    袁殊泽哭哭啼啼的指着方向,他为了保护雪卉,还被揍了一顿,眼圈都青了。而最让他难过的,是他哭着说放开雪卉,把我带走的时候。那些人对他冷嘲热讽,说带回去干嘛,浪费粮食吗。

    袁殊泽当场就哭出了声,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痛恨这个看脸的世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