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以下是防盗章。

    那一晚的狂放之后,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方紫汐再次走进天盛大厦的时候,已是上班报道的日子。

    她随着电梯的人流上了十九楼金融投资部,林皓辰不在办公室,只见到投资部的一位姓张的经理。

    林皓辰早就交代安排方紫汐进入投资部下面的化工研发团队,张经理就给她介绍了一下团队的工作,然后带她去了团队的办公室。

    金融投资部下设股权投资部、证券投资部以及商品投资部,商品投资部又细分成十几个研发团队,除了金融、化工、工业品、农产品、金属、贵金属等研究团队,还有几支实盘交易团队,基本按照金融衍生品的种类划分的。

    金融期货团队是所有商品团队中最核心的部分,办公区域也是最大的,几乎占据三分之一的面积,方紫汐跟着张经理走过金融期货团队的时候,一眼看到工位上的石小眼正微笑着向她眨眼,她也微笑着回应他。

    紧邻着的一个小办公区域就是化工团队,这里大概有五六个工位,最里边一间工位比外面的面积稍大,张经理朝里间喊了一声“白组长”,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赶忙从座位上起身。

    男人略有些谢顶,一脸憨厚,看见张经理他显得有些紧张,张经理给他介绍过方紫汐,他就赶紧清了清嗓门对着工位上正埋头工作的几位同事说道:“各位,这是咱们能化组新来的同事。”

    几道目光齐刷刷的投过来,方紫汐落落大方的鞠了个躬道:“大家好,我叫方紫汐,以后请多多指教!”

    “小方,你坐这里吧。”

    白组长手指向靠走廊的一个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工位,那工位旁边紧挨着的位置上坐着一位烫着棕栗色卷发的时尚女郎,她的桌子上很凌乱,花花绿绿的摆了一堆小玩意,方紫汐觉得那不像是办公桌,倒像是精品店。

    时尚女郎涂着厚厚的粉底,化着浓重的眼妆,嘴唇是那种显眼的玫红色,周身散发着强势的味道。她的装束不凡,浑身上下被名牌包裹,十足的明星范,蒂凡尼的项链、卡地亚的手表、香奈儿的包包……这些品牌她在姐姐的房间都见过,并不陌生。

    方紫汐坐下来的时候,时尚女郎正低头在玩手机,她懒懒的抬了下头朝左边斜了一眼,方紫汐忙对她微微一笑,她却像没看见一样,又低头继续忙她的事。

    看样子,这个女人不比瞿婉莹好相处,方紫汐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方紫汐初期的工作倒也简单,负责搜罗国际市场的原油资讯,公司有各种各样的资讯渠道,免费的收费的都有,她负责在这铺天盖地的信息中间甄别筛选出有用的信息提供给团队。

    时间久了,方紫汐慢慢对这个团队的成员有了些初步的了解。

    团队负责人就是白组长,令方紫汐奇怪的是,白组长名义上是组长,大部分事都做不了主,实际上,在化工团队里,大家更愿意听副组长发号施令。

    副组长叫孟静帆,同事们喊她fanny,就是那个傲慢的时尚女郎。她是个二十八岁的未婚女人,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很讨上司欢心,方紫汐心想大概她这样的性格在职场上才比较吃得开吧。

    不过孟静帆有个习惯,她只讨好男上司,对女上司,尤其是要求比较严厉的女上司,她就表现的很牛气冲天。

    能化组长上面的领导,就是之前带方紫汐过来的金融投资部经理,她是负责管理各个研究小组的部门经理,方紫汐听见孟静帆背后一直戏称她“灭绝师太”,当面也从不客气的跟她说话。

    有一次她经过茶水间,偶然听几个资格较老的同事悄悄在议论,说孟静帆跟师太是天敌,师太年长,离过婚,平时不太讲究穿着,像个女汉子一样,讨厌在公司里花枝招展的女孩,不过师太对工作要求很严格,是天盛著名的工作狂。

    孟静帆呢,业务能力不强,还总是出错,心思都花在那张脸上,却偏偏仗着年轻、嘴甜、家境好,还挺讨各类男上司的喜欢,每次犯错都有人维护她,就因为这样,她的气焰日渐嚣张,好几次在办公室给师太甩脸色,让她下不来台,两人经常闹的水火不容。

    这天早上,师太一来上班不久就气汹汹的拿着一叠资料从办公室出来,她的脸本就有些枯黄,不笑的时候还真有点像电视里的灭绝师太,让人胆寒。

    只见她走到能化组的区域,穿过方紫汐的身后径直走到孟静帆的工位旁,用略带沙哑的嗓子喊了一声:“孟静帆,你交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不等孟静帆反应过来,“啪”的一声,师太把一叠文件重重的摔到她面前。

    “这是什么报告?观点含糊,资讯还有错减产是上上周的新闻,市场已经反应过了,你放到现在的投资报告里不是误导吗?老白请假了,你就这么糊任务?”

    孟静帆漫不经心的翻了一眼报告:“这新闻是方紫汐找的,又不是我故意写错的,我每天那么忙,总不至于还得把新闻仔仔细细的校对一遍吧,那要她这个岗位干嘛?”

    方紫汐闻听一阵心惊胆战,她赶紧走过去拿起报告,翻看自己整理的新闻,不对啊,她昨天发的明明是最新的资讯,怎么变成上上周的内容了。

    她正欲解释,师太却发话了:“我不管是谁的责任,你现在是团队负责人,你就得为你提交上来的报告负责任。”

    “我怎么负责任?既然你不追究方紫汐,那要负责任也应该是老白啊,是你说的,谁是负责人谁负责任,别忘了老白可是组长,我只是副的。”孟静帆白了她一眼,怪腔怪调的说完几句话,索性不理会玩起手机来。

    “你说什么?”师太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越发的难看,因为愤怒,她脖子上的青筋都跳出来了,若不是这么多下属在场,她恐怕都要冲上前揪住孟静帆那一头狮毛般的棕发狠狠的摔到桌子上去。

    攥紧了拳头,师太近乎咆哮的对着孟静帆大吼道:“这事情没完,你等着。”然后转身踏着重重的步子朝办公室走去。

    方紫汐低着头站在旁边好久都不敢挪动一下,她心里惴惴不安,不清楚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错。

    待到师太办公室门哐当一声被摔上时,方紫汐赶紧坐到电脑前查了一下邮件,没错,她发给孟静帆的确实是昨天的新闻,但是孟静帆却没有反馈读取邮件的纸条,很有可能是孟静帆根本没仔细看就随便把之前的报告修改上报了。

    方紫汐松了一口气,一向细心的她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幸好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她想了想走过去提醒一下还在发手机短信的孟静帆:“孟组长,最新的资讯我昨天上午九点半已经邮件发给你了,你看看你的邮箱吧。”

    孟静帆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从鼻子里哼出一句:“没收到。”

    方紫汐还想解释点什么,孟静帆已放下手机拾起报告,打开电脑上的文档说:“我要忙了,没事去干你的活吧。”

    一个小时之后,孟静帆和方紫汐都被喊去了林皓辰的办公室,师太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她脸上仍然是黄一块白一块的难看的脸色。

    这是方紫汐上班以后第一次进林皓辰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很大,整洁干净,电脑旁摆了一颗小盆的发财树,办公室正对面的墙上除了贴上了各种印刷精美的行情走势图,还挂了一副遒劲有力的字画,好像是哪位书法大师题给他的“上善若水”四个大字。

    这些天林皓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早出晚归,行色匆匆,方紫汐只偶尔一次在给师太送文件的时候在走廊的拐角看到过他,他正拿着公文包往电梯赶,并没注意到她。

    方紫汐每次一想起那晚在酒吧他迷醉的眼神、狂放的舞姿和邪魅的笑容,心就一阵颤动,总觉得那么不真实,他对于她就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熟悉到一走近就心跳不已,却又陌生的仿佛相隔了千山万里。她多想他能停下来,他们再面对面的,听他讲述他的投资故事,没想到真正面对面的机会,却是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

    林皓辰坐在大班椅上,俊朗的脸上平静淡漠,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在办公室里,他的深色阿玛尼西装很随意的敞开,没打领带,露出里面干净的白衬衫。

    方紫汐只看了一眼他冷硬的表情,心就揪成了一团,她想,坏了,才上班没几天就闯了祸,还闹到他这里。她真的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的斗争把她也卷进来了,真是百口莫辩,她虽然惧怕师太的严厉,可是更难对付的,还是伶牙俐齿胡搅蛮缠功夫一流的孟静帆。

    她害怕因为这些事而面对他,是因为她越来越在乎他对她的看法,她希望可以展示给他完美的一面,而不是屡次三番的闯祸,方紫汐懊恼的低头不敢注视他的眼睛。

    “怎么回事?”林皓辰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等师太和方紫汐反应过来,孟静帆就开始哭诉起来,她仿佛变了个人,楚楚可怜的站在他面前,低垂着眼帘,两手在衣角处轻搓着,嘴唇颤动:“林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白组长请假一个多星期,我除了要完成本职工作,还得接下他那么多的事,我确实没发现方紫汐发错了信息,我也实在没有精力去一个一个校对她的工作......”

    孟静帆几句话就把责任推的干干净净,似乎所有的过错都在方紫汐这里,她心里咯噔一下,一股热血充上脑门。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方紫汐辩解道:“林总,我没有发错邮件,不信你可以检查我的邮箱,我发过的邮件记录都在那里,是不是错了,可以检验。”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孟静帆瞪了一下方紫汐,转头对林皓辰解释道,“林总,你也可以检查我的邮箱,我确实没收到她的邮件。”

    “检查你的邮箱有什么用,你不会删了她的邮件吗?不管你收到的信息是不是错的,这份报告是你负责的,责任你就得负,还有,光凭你对上司的态度就应该给你一个记过处分。”一旁的师太忍不住发话了。

    “我负责?那报告最后部门领导得签字,是不是张经理你也得负责?”孟静帆毫不示弱。

    “……”师太被她一句话堵了回去,脸色涨的通红。

    林皓辰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他握笔的手紧紧的捏了一下,就啪的把手中的笔扔到桌上,默然的盯着面前的三个人。

    林皓辰显然是生气了,不过即使在愤怒的时候,他那张清俊的脸上仍然不会有过多的表情,只是那沉黑的眼眸透射出的犀利冷光,让人不寒而栗。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三个女人都闭口不语,等待着上司的训诫,

    “本是一件小事,我看到的却是团队成员之间互相推诿扯皮,找理由找借口,没有一点协作精神。”

    “张经理,做为团队的管理者,沟通和协调的能力尤为重要,管理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所以当出现问题的时候,解决方式就决定了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林皓辰顿了顿又转向孟静帆和方紫汐。

    “你们两个做为团队的一员,要互助协作,要思考工作的方式方法。方紫汐无论有没有发错信息,是不是可以提醒一下孟组长?而孟组长如果细心一点,对自己经手的报告做好审核是不是你最重要的工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