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以下是防盗章。|

    在医院挂了几天水后,方紫汐终于出院回家,方锦沅本来希望她在家多休息一段时间,无奈她挂念着工作,执意要去上班。

    不过是几天没有上班,气氛就有些异常,同事们看见她的眼神有同情,有惋惜,有鄙夷,各种复杂情绪交织,似乎都在向她预示着将有一场大的风波要来临。

    果然,她刚刚坐到办公桌前,就感受到了来自身旁的敌意。

    孟静帆换了美甲,酒红色的底色,指甲边缘点缀着一圈水晶亮片,闪闪发光,她一边伸手比划着欣赏着,一边不无讽刺的对着前面的沈梦琳说道:“有些人才来几天就长了本事了,学会抢客户了。”

    沈梦琳没有回应,只是朝方紫汐这边投来尴尬和安慰的眼神。

    方紫汐知道她说的是自己,赶紧低眉跟她解释道:“孟组长,我没有抢你的客户,我只是想弥补自己工作的失误,希望孙总能重新回到天盛,我跟他什么都没说过,没想到他会选择我做分析师。”

    “他是我辛辛苦苦拉来的客户,就让你帮忙讲个策略,你把他气走了不说,还借口弥补过失把他拉回来做你的客户,不是抢是什么?我让你去找他了吗?你从哪偷来的电话?”孟静帆不等她说完,就暴躁的从桌边转过身,怒视着方紫汐。

    “我……”她不能说电话是师太给的,师太跟孟静帆本就水火不容,若是孟静帆再大闹一场,那岂不是辜负了师太对她的一番好心,想了想她还是咬咬唇说,“我根据他公司名找过去的,我没有抢你的客户,我现在就去跟林总说,我不要这个客户。”

    说完,也不等孟静帆回应,她就跑去了林皓辰的办公室。

    “这不行,要你负责策略分析不仅是孙总本人的要求,也是领导们一致的决定。从公司的角度考虑,我们要尊重客户的选择。”当方紫汐言辞闪烁的说明来意后,林皓辰立刻就拒绝了。

    “那我去找孙总,让他改变主意。”她倔强的转身,林皓辰赶紧叫住她。

    “你即使去找了孙总,让他改变了主意,孟组长对你的态度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劝你还是把精力用在其他方面,好好准备资管产品的事情,做好了这个项目,我可以把你从化工团队调走。”

    这话让她心一动,脚步定住了。他说的也对,就算她说服孙总更换了分析师,孟静帆也丝毫不会感激她,她早就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了不是吗?

    孙总这件事根本就是她故意折腾出来刁难她的,这个女人她肯定是得罪了,她们之间注定水火不容,与其卖力去讨好她,不如远离她,她应该做好自己的事等着林皓辰把她调走为上策。

    从林皓辰办公室出来,方紫汐就一直在思考他的话,想着眼下该如何应付孟静帆的刁难,全然没有察觉对面走来一个人,他高大的身影背着光,就好像黑乎乎的一堵墙迎面而来,浑身透着冰冷,直到走近了,她才发现,是冷面。

    方紫汐在公司见到冷面的机会并不多,每次看见了都会习惯性礼貌的喊一声:“崔总好。”

    并没指望他能回应,但奇怪的是,今天他看见她,竟不似往常那么冷漠傲慢,而是抬头站定,深深的打量了她一番,冲她点点头,脸上虽仍然看不出表情,嗓子里却“嗯”了一声。

    她突然想到钱瑜说的,那天在林皓辰办公室,是他替孙总拒绝了孟静帆,言辞坚决,为此他还得罪了她,被她在背后骂了个狗血喷头。

    难得冷面居然还能帮自己说句话,还因为她的事被人指责,想想有些过意不去。

    方紫汐觉得是不是该当面感激他一下,虽然自己一度很不喜欢他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也一度认为他对自己有成见,但是这件事还是充分说明他对她并无恶意,于情于理她也该对他报以感激之心吧?

    “崔总,前几天的事谢谢你。”她嫣然一笑,露出唇边浅浅的酒窝。

    冷面仍然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只是又轻轻点了下头,脸上表情安静柔和。

    可能他从来不习惯对谁微笑吧,难怪崔天海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儿子。不过他没有像之前一样冷眼斜视她,已经很不错了,点头,也许是他表达友好的一个方式。

    ——

    回到办公室,方紫汐做好了被孟静帆刁难的准备,反正已经是得罪了,这个梁子结下了就不那么容易解开,她只能勇敢的去面对。

    果不其然,孟静帆嘴上不再提客户的事了,也没问她跟林皓辰谈的结果如何,脸色却比之前更加的难看了。

    方紫汐想都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孟静帆的脸是青的还是黑的,她不去看她,只忙着自己手中的事,不管她再说出什么话来刺激她,她都打定主意不再理会。

    她静静的盯着电脑,修改着自己的交易策略。忽然,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响起来,孟静帆走到对面几个同事面前,低语了几句,然后就把他们面前的几沓资料都收集起来,“哒哒哒”的走到方紫汐的桌前,把络成一叠的文件堆放在她的桌上。

    方紫汐视线从电脑上移到文件上,看到文件上搁着的一双涂着酒红色甲油的手指,她疑惑的抬头看着她。

    “方紫汐,这些客户的套保方案,一周之内拿出来。”孟静帆站在她面前,眉头高挑,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

    “可是孟组长,这么多客户,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做的完,能不能再安排几个人和我一起做?”

    孟静帆勾了勾唇,朝对面几个同事喊道:“你们谁手头没事帮她做一下?”

    对面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没有吭声。

    方紫汐知道他们一来不想得罪孟静帆,二来谁也不肯承认自己手头没事,这些客户方案本就是分散到大家的手中在做的,孟静帆却把方案都收集了过来交给她一个人,摆明了是要刁难她。

    方紫汐又看向一边正在装糊涂看资料的白组长,求助的问了一声:“白组长,一周的时间太紧张了,这么多客户的方案我怕我做不完,能否安排几个人帮忙呢?”

    还不等白组长回答,孟静帆就抢过话说:“白组长,你看,刚刚我也问过了,大家手头都一堆的事,实在没空帮她。再说了,方紫汐的能力那么棒,林总钦点的操盘手,咱们这些人的水平哪能帮的上什么?总不能白组长您亲自帮她做吧?”

    孟静帆一句话就把白组长给噎住了,他张了张嘴,嗫嚅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道:“额,小方,你先尽量做做,要不,沈梦琳你抽空帮她整整资料。”

    一边的沈梦琳点点头,稍有不安的抬眼看着孟静帆,好在孟静帆倒也没再阻拦,可能是觉得多个沈梦琳帮忙无济于事,反而方紫汐也不好再去找师太林总他们了,所以就默许了。

    方紫汐看白组长都这么说了,又不好再要求什么,只能无奈的接下了文件。

    资料里面是十个产业客户的简单背景介绍,要给每个产业客户设计一套套保方案,这些资料的信息量是远远不够的,就算是上网百度,也只能了解一些大致情况。

    想做一套完善的方案出来,首先要做好调研工作,结合公司实际,根据公司近年的经营情况,财务状况,结合现货行情,量身定做方案,要跟客户沟通,反复修改,最终才能完成适合各个公司的个性化方案。

    这么多要完成的工作,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在一周之内想要完成,时间都是很紧张的,孟静帆简直是把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硬塞给了她。

    方紫汐是个做事严谨认真的人,她没有办法投机取巧的去敷衍客户,毕竟每一份报告都关系着客户的经济效益,既然客户信任天盛,那她作为天盛的员工,又怎能为了应付任务去砸了公司的金字招牌呢?

    她快速的浏览了一遍十个客户的资料,十家企业,几乎包含了化工行业的上中下游产业链,有三家企业是本市的,二家企业在周边,还有五家企业分布在全国各地。这其中,除了三家企业有关联关系,情况类似,可以绑定起来一并设计方案,其他七家企业是需要一家一家设计不同的方案。

    方紫汐快速的理了一遍思路,她打算先跟所有企业都联系一下,看看时间上,哪些比较着急,哪些可以稍微延迟一些,再考虑尽快去几家远一点的企业先调研。

    但是尽管如此,时间上还是非常紧张,毕竟方案越晚出来,企业面临的财务风险就越大,如果此时,能有一些可借鉴的调研资料,那么就能省事很多。

    下班后,同事们陆陆续续的走了,一间间办公室都暗了下来,唯有方紫汐他们这间办公室还亮着灯,房间里只剩下她和沈梦琳两人,沈梦琳是主动留下来帮她分类整理资料的。

    不知过了多久,沈梦琳的电话响了,她回了一句:“你们先吃吧,我加班稍微晚点。”

    方紫汐知道是家里人催她了,有点过意不去的对她说:“你有事就先回去吧,让你这么迟下班真不好意思。”

    沈梦琳摇摇头:“没关系,我这边快要整理好了,马上就可以发给你了。”

    她把电脑上的文档整理了一下发给方紫汐,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她:“方紫汐,这里有一家公司去年组里调研过,我正好参加了,手头有一点他们的资料,这样你就可以少跑一家了。”

    方紫汐接过她手中的资料,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这么帮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不用谢我,我也是看不过去她这么欺负你,想起我当初刚来时的情景。”

    沈梦琳只比方紫汐早来部门一年,她性格温和,说话声音都有几分柔弱,想必刚来时也受了不少的欺负。

    一想到孟静帆,方紫汐的心中就憋着一口气,她问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怕fanny,连白组长都要看她脸色?”

    沈梦琳叹了口气:“你可能不知道y是总裁老婆的侄女,总裁是她的靠山。”

    “难怪……”方紫汐差点脱口而出,难怪冷面不买她的帐,难怪她敢在办公室公然大骂冷面,原来都是一家人。

    “部门的同事都吃过苦头,谁也不敢招惹她,除非不想在这里干了或者有更硬的靠山。”沈梦琳继续说道。

    “为什么?她又不是总裁,总裁老婆的侄女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总裁的女儿,难道她还能随便开除人吗?”方紫汐义愤填膺道。

    “哎,你有所不知,总裁是个妻管严,他老婆娘家也相当厉害,据说总裁老婆最喜欢这个侄女,比自己的子女还要宠,这可是fanny自己说的。”

    “所以,她虽然不能开除人,但是看谁不顺眼就整谁吗?这也不怕大家闹到董事长那里?”

    “都是工作上的事情,说不清的,闹到董事长那里y最多挨个骂,其他人可都是要面临炒鱿鱼的威胁的。”沈梦琳摇摇头,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方紫汐,你这么出色,长的漂亮,人又聪明,不过,你……你……以后最好离林总远一点。”

    方紫汐一惊,她以为沈梦琳知道林皓辰什么秘密,马上问道:“林总怎么了?”

    “也没怎么,就是大家都知道fanny一直很喜欢林总,之前林总有女朋友,她没有机会,后来林总跟女朋友分了y有很大希望成为林总的女朋友,可是你一出现,林总就对你这么好,才来公司不久就让你加入他的项目,你一下子就成了林总跟前的红人y那么骄傲,却完全被你比下去了,她怎么受得了呢?”

    沈梦琳还没说完,方紫汐已经完全明白,其实她心里早知道孟静帆事事针对她,绝不会只是因为她是个新人,也不是因为她抢了她的客户。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她进了资管团队,她抢了她在林皓辰心中的位置。

    那个全是男人的团队,那个聚集了林皓辰爱徒的团队,只有她一个女孩y肯定做梦都想进去,如果她进去了,就可以更加接近林皓辰,就可以顺利俘获心仪之人。

    而现在,方紫汐,就如同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对她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把她的希望完全破坏了。在背地里,她不知道怎样的诅咒她痛恨她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