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8 番外二
    亲爱的小天使们,你们好,我是本文的作者凝霜雪,《再见金融街》首发于,这是一章防盗的章节,雪雪之所以想到要写这些,是希望此刻在盗文网站看到这句话的读者们都能来支持正版。

    相信每一位热爱写作的作者,都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文章。对于作者来说,一个章节从构思到完成到最终的发表,需要经过数个小时的打磨,对于雪雪这样手速偏慢,又追求完美的人来说,要完成一个章节,往往都是反复的构思和修改,无论是吃饭、走路还是睡觉的间隙,我都会不失时机的去构思去揣摩文章的情节。涉及到专业性知识的介绍,雪雪都本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去大量的查阅相关文献资料后才会写进文中。

    写文的过程是相当寂寞的,也是需要勇气和毅力坚持下来的。卡文的时候,作者甚至会因此怀疑自己,怀疑人生,那种生无可恋的感受,相信每一位写手都曾经经历过。更不用说长时间的伏案写作落下颈椎、腰椎等各种疾病,很多作者们忍受着病痛的折磨都不能放弃写作,只因为他们收获了很多可爱的读者小天使们。

    读者看一个章节的时间,可能只要几分钟,作者写一个章节却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可是这样的努力,换来的却是劳动果实被盗文网一秒就盗走的结果,谁能不难过呢?

    引用一位作者说过的话:写文不易,就像是用生命在燃尽梦想。如果你们此时能看到这段话,愿意支持正版,我在这里等候着你们。

    ——

    香港直飞a市的航班上,空姐正推着餐车给乘客发放午餐。

    方紫汐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脸疲惫,正陷入昏睡之中。从纽约转机到香港,在香港逗留一天再飞回a市,她的时差还没倒过来,就已经马不停蹄的上路了。

    朦胧之中,方紫汐感觉旁边的小伙子碰了碰她的胳膊,她本能的惊醒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小姐,请问您需要什么?牛肉炒饭还是鸡肉炒面?”一口略显生涩的广东普通话,方紫汐这才发现空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座位旁边,正微笑着询问她。

    “牛肉炒饭吧,谢谢。”

    她打开餐盒,很简单的白米饭上盖了薄薄的一层牛肉,牛肉干巴巴的,味道并不好,像腌肉一样咸,她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

    “你是a市人吗?”旁边的小伙子没话找话的套起近乎来。

    方紫汐似乎习惯了这种没有新意的搭讪,只略微偏头看了一眼小伙子,方脸、平头,戴一副黑框眼镜,约莫二十五六,面带憨憨的微笑,不像那种无聊之人,她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呵呵,我也是a市人,陪老板去香港出差。”他继续闲扯起来,“你是不是金融行业的啊?”

    “恩?为何这么问?”她有些警觉起来。

    “刚刚起飞前,我看你在手机上看外汇行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是同行。”

    方紫汐笑笑,小伙子观察力倒是挺强的,她的确是搞金融的,不过她才刚刚辞去了华尔街的一份工作,目前处于失业状态。

    飞机降落a市后,小伙子微笑着跟她道别:“我叫陈臻,这是我的名片,可以冒昧的问一下你的姓名和电话吗?”

    她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地址,心中微微一怔,迟疑了一下答复他:“方小汐,我刚回国还没有号码。”

    正说话间,头等舱有个声音在喊陈臻,他应了一声赶紧拿了行李跟她说了声“再见”就往前挤过去。

    方紫汐远远的瞥了一眼,看见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正站在头等舱门口,男人身材高大挺拔,侧脸看起来清隽俊逸,在整个机舱里特别显眼。

    这应该就是陈臻的老板。

    ——

    方紫汐取了行李走出机场大厅的时候,远远就看到袁韧在跟她招手,“小汐,这边。”她莞尔一笑,朝他快步走去。

    “袁韧哥哥,怎么是你过来了?”

    “你姐临时有个会议走不开,让我过来接你,飞机晚点一个小时了嘛。”袁韧看看腕上的手表,接过她手中的两个大行李箱。

    停车场离机场出口不远,他们很快就找到袁韧的车子,趁着他往后备箱塞行李的当口,方紫汐打开手机,伸直胳膊拉远镜头按下了自拍,不用任何美图修饰,她直接就发到微信朋友圈里,配上一句:a市,我回来了……

    照片发出去不过几秒钟时间,一堆的人开始点赞评论,“美美哒”、“素颜美女”、“女神,求抱大腿”……赞美语此起彼伏。

    远在大洋彼岸的死党肖玫评了一句:小主,你身后的那位帅哥不错,帮本宫搭讪一下呗。还发了个□□的淌口水的表情,方紫汐马上回了句“色女!”

    再仔细一看照片的背景,还真有位帅哥,不是袁韧,是站在一辆黑色轿车门口,西装革履玉树临风的高帅男人,很是眼熟,她好奇的背转身去张望,只见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车窗半开,露出飞机上邻座小伙陈臻的小平头,轿车的副驾驶上正赫然坐着西装男——陈臻的老板,仍然是看的不太清楚的侧脸,一脸静默,她好奇的盯着看了半天,直到黑色轿车完全消失在视线中。

    袁韧喊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他已经打开车门了,“小丫头,发什么愣呢?几年不见,跟哥都没话说了?”

    她笑了,露出唇边一对浅浅的酒窝,“哥,最近工作忙不忙?阿姨的气管炎好些了没?”

    袁韧是她的邻居、学长,从穿开裆裤的年龄起,她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后面“哥哥长,哥哥短的”喊着。前些年袁韧跟人合伙开了律师事务所,现在又兼姐姐公司的法律顾问,跟方家人关系一直较为亲密。

    “还行,刚结束一个案子,稍微喘口气。我妈好多了,这两年都没犯,她总是唠叨着要我陪她去纽约看看你,结果这还没去你就已经回来了。”袁韧边开车边说道,他直视着前方,清秀的眉眼满满的溢着笑。

    方紫汐转头瞅了他一眼,看见他脸和下巴上多了不少赘肉,不禁噗嗤一笑打趣道:“袁韧哥哥,几年没见,我怎么发觉你越来越圆润了啊,不过这样好像比以前帅多了耶。说,是不是给我找了个嫂嫂回来?”

    车子在机场高速上平稳的开着,袁韧扶方向盘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白了她一眼:“嫂你个头啊,哥现在还是单身狗。”

    正说着,前方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摩擦声,接着他们一直紧跟的一辆白色面包车来不及刹车撞向了前车的尾部。袁韧快速反应过来,赶紧急打方向,猛踩刹车,避开了前车。

    虽然没有撞上,但由于紧急刹车的惯性作用,车里两人都猝不及防的身体前倾,幸好系了安全带才不至于撞到前玻璃上。袁韧镇静的把车开到一边的应急车道上,打上双闪,走下了车子。

    方紫汐被刚刚的惊险场面吓了一跳,好半天她才抚抚胸口,轻舒一口气,也跟着下了车。

    身后不远处,是两辆追尾的车子,前车是一辆黑色轿车,正撞在旁边的护栏上,右侧车灯碎裂,保险杠脱落,车前明显的瘪了一块。后面是那辆来不及反应的白色面包车,正直直的撞在黑车屁股上,面包车前被撞出一个凹槽来。

    那面包车的车主一下车就骂骂咧咧,火气甚大,黑色轿车的司机急的满头大汗,边拨着电话边跟面包车主解释着什么。

    袁韧他们正准备上前,突然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方紫汐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那位西装男,陈臻的老板吗?

    西装男并不理会一旁争吵的司机,只是看了看手表,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然后他迈开长腿,快步向袁韧他们走过来,还没走近,方紫汐就听见身边的袁韧突然大声的招呼起来:“林皓辰,你怎么在这儿?”

    “恩?袁韧?这么巧。”林皓辰一愣,看清了面前站着的两人,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我有个商务谈判赶着去,麻烦你老兄送我一程?”

    “没问题,上车吧,我知道你去哪,嘿嘿。”袁韧冲他眨了眨眼,很狡黠的笑笑。

    ——

    “方小汐,我就知道我们很有缘,才刚下飞机又见面了。”陈臻跟着林皓辰上了车,看见前排的女孩,兴奋的说道。

    方紫汐尴尬的笑笑“恩”了一声。

    “方小汐?”袁韧奇怪的瞄了她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在说:“你这丫头又在招摇撞骗了。”她对他眨眨眼,悄悄吐了下舌头,示意他别多嘴。

    她转眼看了一眼后视镜,林皓辰正坐在她的正后方,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他的脸。

    他没有注意他们的对话,正聚精会神低头在手机上写着什么,镜子里只看见他高挺的鼻梁和微微拧在一起的浓眉。

    肖玫眼力真好,这个男人果然长的很帅,是那种微带点性感的帅,除了帅,她还依稀觉得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难道是因为太帅才会让她产生这种错觉?

    “陈臻,跟潘助理说一下,我们坐朋友的车,叫他别安排车了。三点半的谈判照常进行,我给叶总信息……”他开口安排工作,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那嗓音浑厚低沉充满了磁性,就像央视男主播的声音,她竟然感觉这声音也似曾相识。

    “另外,叫他找人查一下车子的问题,好好的怎么会方向盘失灵?”

    “明白,林总。”

    陈臻答应着,拿出手机打电话,林皓辰发完手机信息轻轻吁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入西装口袋,抬头正对上后视镜里方紫汐的眼神,见她盯视着他,他大方的迎上她的目光,脸上没太多表情,那双深邃的眼眸里透出一种让女人心醉的光芒,方紫汐只觉得头一阵晕眩,赶忙移开视线,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窗外。

    “皓辰,你简直是争分夺秒啊,这要不是你出了车祸,想见见你还真难。”这时袁韧侧了侧头,冲后排的林皓辰笑道。

    “恩,太忙了,要不是飞机晚点,又碰上车祸,也不会这么赶。”他淡淡答道。

    “忙完这段聚一聚吧,哥几个好久没喝一杯了。”

    “没问题。”

    ——

    到了目的地,他们拿了行李下车,陈臻不忘对他们挥挥手:“谢谢袁所,方小汐,我们肯定还会再见面的。”

    隔着深色窗玻璃,方紫汐看向窗外,林皓辰提着手提箱,转头淡淡的一瞥,平静的深眸正投向她这里,清亮的仿佛能穿透玻璃。

    “别看了,那小子摆明想泡你呢。”袁韧看方紫汐还依依不舍的盯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语气怪怪的调侃道,“长相普通了点,个子矮了点。”

    “他是谁?”她并没在意,只是若有所思的问道。

    “谁?泡你那小子?”

    “不是,你哥们。”

    “哦,你问林皓辰啊?”他不等她回应就无比自豪的报出他的来头:“那可是一牛逼人物,天盛集团副总裁,天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金融学博士,a大金融系特聘教授……”

    他还在巴拉巴拉的,她只记住了“天盛”两个字。

    秋凉时节,空气中飘散着栀子花的清香,沁人心脾。

    方紫汐从出租车上小心翼翼的走下来,她穿着一身黑色修身小套装,脚蹬着一双带水钻的细高跟鞋,这一身装备都是姐姐方锦沅的,为了给面试的领导留下个好印象,方锦沅逼着她换下了一身休闲的运动衣裤。

    虽然这身打扮显得她气质出众,可毕竟不习惯穿高跟鞋,没走几步路,脚后跟处就已经磨出了小水泡,她只能像踩着高跷一样,一瘸一拐的朝对面的天盛大厦走去。

    天盛大厦矗立于市中心金融一条街的中心位置,整个金融街两边全是高耸的大楼,分布着证券、银行、保险、公私募基金以及大型金融投资机构。

    天盛集团总部和旗下的子公司就集中在这栋大楼里,方紫汐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她顺利的通过了前两轮的笔试和初试,这是最后一关的面试。不过这样的面试她一点都不担心,方锦沅早就为她打点好了一切,只需要走个过场即可。

    穿过透明玻璃旋转门,通过大厦的安检,方紫汐径直走向电梯间,正值上班高峰期,电梯间门口站满了等候电梯的白领男女,像所有金融企业的白领一样,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挂着工牌,行色匆匆。

    置身这样的环境中,方紫汐恍惚觉得像回到了华尔街的办公楼。在美读研期间,她在华尔街的投行dw公司实习过一段时间,她勤奋努力,好学上进,任劳任怨,得到了上司的好评。毕业后,dw首席执行官找她进行了一次面谈,决定吸收她为dw的正式员工。

    她激动的把这个消息告诉方锦沅,却遭到了她的反对。在方锦沅一次次的“威逼利诱”下,她不情不愿的抗争了许久,终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梦寐以求的机会。

    方紫汐站在一群白领中,整了整她的黑色短款西服,身后忽然传来几个女孩打招呼的声音:“崔总、林总早上好。”

    伴随着吃吃的笑声和几个女孩窃窃私语的声音,方紫汐好奇的转头看了一下身后,她的目光一下子滞住了。

    她看到了一月前在机场遇见的西装男林皓辰,正站在她身侧不远的位置,他仍然穿着质地很好的深色西服,打着深紫渐变色的领带,高大挺拔的站在人群之中,依然是清俊的脸庞,黑沉的眼神,脸上的线条似乎比一个月前柔和了许多。

    他正跟两个男人交谈着,其中一个小伙子背对着她,仰着脖子,不住的点着头。另一个男人侧着身,不怎么说话,同样的高大挺拔,比林皓辰瘦一些,白一些,五官俊逸,只是略不同的是这个人浑身傲气,一副高高在上的冰冷表情。

    方紫汐朝人群中挤了一下,想离林皓辰更近一些。

    却没想到挤着挤着,她的高跟鞋突然崴了一下,整个身体失去了重心,撞在了那个背过身的小伙子身上。

    小伙子被撞的向前一倾,很快站稳了脚步,一脸茫然的回过头,看了一下身边正弯下腰揉着脚踝的女孩,很快便惊喜的叫了一声:“方小汐,是你啊?你没事吧?”

    他这一喊,旁边的两个男人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冷面男人用眼角余光瞥了一下,眉头一皱,面露不悦的表情。而林皓辰看见她竟微微一怔,继而唇角微微上扬,脸上隐隐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认出她来了,隔了月余再次相遇,在人群中,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翠幕银灯春不浅,记得那时初见。方紫汐突然想起了这句诗,心里暖意倍增。

    “我没事,陈臻,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撞了你。”她没忘记对那个叫陈臻的男孩道歉。

    “没关系,你怎么来这里了?”他看看她整齐修身的套装,面露疑惑的神色。

    “我是来面试的。”

    ——

    乘电梯上顶层面试会场,电梯几乎一层层的停靠,等到白领们都下的差不多了,方紫汐才发现林皓辰和那个冷面男子还一直站在身后,看他们去的楼层正是顶层,她开始不安起来。

    顶层会场门口的几排长凳上坐着几个面试者,有一看就是跟方紫汐一样大学刚毕业的稚嫩学生,也有面相成熟看着像工作了几年的职场老手。

    前面陆续进去两个人都很快面色苍白的出来了,看来这面试关没有想象的容易。

    半个小时之后,方紫汐听到hr喊她的名字,便跟着他走进了面试会场。

    这是天盛集团一个中型的会议室,大约三十多人的会场,正对着门的长排圆桌对面坐了一排神情严肃的领导。她一眼望去,果然林皓辰和冷面男人都坐在其中。

    长桌正中间坐了一位微胖大叔,他气质儒雅,眉目和蔼,方紫汐猜想他应该不是天盛集团的董事长崔天海,她在报纸和电视上都看见过崔天海,那是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而眼前这位大叔看着不过四十多的年纪,从年龄、相貌和职位上来判断极大可能是崔天海的大儿子天盛总裁崔亦成。

    崔亦成的左边就是那冷面男人,右边是林皓辰。

    林皓辰自她进来以后,目光一直紧随着她,可能因为有了袁韧这层关系,他看她不再是若有若无的淡漠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温和和鼓励的眼神。

    方紫汐突然想起来了,她上过林皓辰的课,那还是多年以前她上大一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舍友们拉着混进隔壁经管系听了一堂西方经济学课,还害得她丢了一本精装版的村上春树的书。

    她当时只知道讲课的那位老师是舍友谭琳的偶像男神,后来宿舍里的姐妹们帮谭琳制造过各种机会偶遇男神,可是没想到不久那位男神就离开了学校,他们再也没机会听他的课了,也再没见过他,不曾想到那个老师就是如今金融圈大名鼎鼎的林皓辰。

    一个月前的机场初遇,她就一直觉得那声音、那外表似曾相识,却一时半会没想起来究竟是谁。

    现在,在这样紧张的场合,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脑海中的记忆碎片突然就拼凑起来了。

    “请做一下自我介绍。”hr在一边提示方紫汐,她回过神来,做了个深呼吸,暗暗擦了一下手心的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takeiteasy!

    落落大方的介绍,优秀的背景,场上老总们频频点头。

    坐最中间的总裁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她对答如流,其余几位领导的问题都比较温和,不知道是不是姐姐打过招呼的缘故,她答着答着慢慢放松下来,感觉已经胜券在握了,冷面男人却冷不丁的冒出来了,他的脸依然像座冰山,问的问题却远不像表情那么淡漠,甚至比较犀利。

    你在华尔街实习过,为何实习的公司没有正式录用你?

    你究竟有没有投资经验,赚了还是亏了?

    你有男朋友吗?

    如果你男朋友想近几年就结婚生孩子你答应吗?

    ……

    方紫汐手心又慢慢沁出了汗,好在她应变能力比较强,就算事先没做充分的准备,也能快速的反应过来,给出得体的回答,她看见旁边总裁他们都点了点头。

    可唯独冷面并不买账,他手里还攥着她的简历,脸色暗沉,眼神越发的凌厉,不管方紫汐如何应答,他都能用刻薄尖锐的话语把她堵回去。

    特么的,还真没见过在公众场合如此无礼之人,方紫汐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倔强的脾气就上来了,她反问冷面:“是不是天盛要求员工都不结婚不生孩子?”

    “没有这样的要求,但是在同等条件下,我们更愿意招聘男生。”冷面歪着头斜了她一眼。

    “我明白领导的意思,但如果女生的条件比男生优异很多呢,是不是可以不用把焦点集中到结婚生育的问题上?”方紫汐很想加一句,你这是在歧视职场女性,但她终究没有说出口,她对自己的履历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林皓辰看看面前涨红了小脸的女孩,在看看一旁咄咄逼人的冷面,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觉得这个问题没必要纠结了,每个人的人生规划和目标不同,有的人事业心强,有的人家庭观念重。这只是个人选择的问题,选择了事业,短期内就不会考虑结婚生子;缘分到了,可能就选择家庭,事业上因此停滞不前。当然从性别比例来看,男女的选择确实有较大差异,如果硬要一个女孩子保证她工作后不恋爱不结婚,我想这一定是不切实际的。”

    他顿了顿为了缓和气氛又半开玩笑的加了一句,“不过个人感觉,方紫汐看着挺聪慧认真的,有这么好的教育和工作背景,说不定她会是选择事业的少数女性之一,不干出成绩可能就不考虑结婚生子呢。”

    他话一完,冷面一时有些无语,沉着脸不再说话。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明就里,也不多言。

    方紫汐向林皓辰投去感激的一瞥,同时又在替他担心,他这么说会不会得罪了旁边那个冷面呢?转念一想,冷面这么不会做人,刹刹他的威风也好,况且林皓辰说的那么精彩,确实没什么反驳的地方。

    会场上安静了几秒后,总裁发话了:“好了,问了这么多问题,也差不多了解方小姐的求职背景了。方小姐,我看你投的职位是金融分析师,可有意愿参与实盘交易呢?”

    方紫汐点点头:“在dw公司的时候,我主要的工作内容是盘后分析,有时也会配合团队根据指令进行实盘买卖,我们团队主做原油。”

    “哦?原油?”林皓辰来了兴趣,转头对崔总道,“集团有一部分业务是参与外盘原油期货市场,而且金融投资部现在化工团队的研发交易,急需懂国际原油的人才。”

    总裁对他点点头,心领神会,示意方紫汐:“你的情况我们了解了,差不多了,你就回去等通知吧。”

    方紫汐站起身,冲着老总们鞠了一躬,抬头的时候,她看到林皓辰正看着她,俊朗的眼眸里投射出一种叫人心尖颤动的深邃光芒,四目交汇,方紫汐感觉有些眩晕,却没忘了回报一个甜美的笑容。

    可是笑容很快又在脸上凝住,她感觉到旁边投射过来的两道寒光,仿佛一把刀子般犀利冷漠,令她心头一沉,尽管一走路高跟鞋摩擦脚后跟的水泡,痛的她简直要龇牙咧嘴,她仍不敢有一丝的停留,总感觉再迟一步离开指不定又会被那个冷面男人问出什么难堪的问题,只能忍着痛三步并作两步的飞快走出了会场。

    没几天,方紫汐就收到了天盛的通知,让她下周一准时去集团报道,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式培训。

    天盛集团每年组织一场大型招聘,招聘来的新员工都要先进行一个月的培训。天盛高层向来对人才很重视,经过一轮轮竞争筛选下来的精英们,倘若在新员工培训中表现突出,未来都将是各部门重点培养的骨干人才。

    晚饭后方紫汐就开始忙活,收拾了一箱子的衣物和洗漱用品,因为要封闭训练一个月,不能回家,她又从书柜里随手拿了本亦舒的小说塞进箱子。

    准备好之后,方锦沅过来看了看她的行李,看到一箱子的休闲t恤和牛仔裤,叹了口气:“都要上班的人了,还总打扮的跟个学生一样。”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拿了几件套装和长裙过来,把箱子里那些牛仔休闲服都换掉了。

    方紫汐嘟着嘴刚想抗议,方锦沅又想起了什么补充一句:“哦,对了,明早赵叔要送我出去开会,就让袁韧送你去坐车吧。”

    “怎么又麻烦他啊?赵叔没空我打车好了。”

    “什么叫麻烦?他迟早跟我们是一家人。”方锦沅轻描淡写的一说。

    “什么什么?我抗议。”方紫汐闻言脸色一红,“我只把他当哥哥看,你可别乱说。”

    方锦沅笑着撇撇嘴:“袁韧多好的男人啊,成熟稳重,长的也不错,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追他都被他拒绝了,我告诉你啊,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装作不耐烦的推了一把姐姐:“亲爱的姐啊,这村这店不一定看的上我这路人,你就别提了啊,我困了,睡了,goodnight!”

    ——

    一大早还没睁眼,方紫汐就听见楼下传来中气十足的男性大嗓门声音:“小懒虫,几点了?还不起床?”

    她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用恨恨的眼光瞪了一下床头姐妹的合照,看来姐姐还是把圆润叫来了,哎,这个姐姐,怎么什么事都要给她做主呢?

    袁韧开车把她送到集合的地点,大巴车已经等候在那了,他想下车帮她把行李送上去,被她眼一瞪连连摆手拒绝了,“走吧,走吧,我又不是没手没脚。”

    袁韧知道方紫汐的脾气,不再强求,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她吭哧吭哧的拖着箱子上了大巴,想上前帮忙,又怕真的惹恼了她。

    大巴车已经坐满了人,方紫汐刚吃力的把箱子搬上车门的台阶,就有两个高个男生上前来抢着接过她的箱子,帮她提到后座,纵然是被人献过无数次殷勤,此刻在这一车陌生的目光打量下,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微红着脸一边跟那两个男生道谢,一边跟着挤到了车后的座位,看他们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后才坐了下来。

    这一折腾她感觉有些热,就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下额头的细汗,这时坐在身边的一个女孩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嗨,你好,我叫钱瑜,是行政部的,你是哪个部门的?”

    女孩留着齐耳短发,圆圆的脸,圆圆的大眼睛,看起来挺萌。

    方紫汐心生好感,她知道这一车子都是天盛招聘的各个板块的新员工,于是礼貌的对她笑了笑说:“我叫方紫汐,金融投资部的。很高兴认识你。”

    “哇,好厉害,你竟然是金融投资部的,能进这个部门的可都是牛人啊。”钱瑜脸现惊异的表情,不自觉的提高了声调,一脸的崇拜。

    听她们提到“金融投资部”,前排坐的几个男生也不禁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其中一个剃着平头,眼睛小的仿佛睁不开似的男孩冲着她们笑了一下,转过身子跟方紫汐打招呼道:“美女,我跟你一个部门的,我叫石小眼...额,不对,石同庆,以后多多关照。”

    石小眼?他竟然一激动把自己的外号都喊了出来。

    方紫汐看着这个憨憨的男孩,本来就胖乎乎的大脸盘上镶嵌着一对蚕豆般的小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眯成了一条细缝,根本就找不到一点眼珠子,石小眼,这外号很直白也很形象。

    大概钱瑜也正有此想法,两人对视了一眼,竟都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车子一路平稳的向西郊开去,前排很安静,最后两排却热热闹闹,钱瑜天生开朗,性情直爽,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一路上就听她一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其他人都受到了感染,慢慢也熟络起来。

    “哎,你们知道吗?听说这次培训住的是翠庭湖后山的别墅区,里面条件特好,平时都不对外开放的。”

    “对了,我听说啊,今年公司效益特别好,尤其是你们金融投资部,做的都是上亿的大项目,据说普通员工年底的奖金都有六位数啊。”

    “……”

    方紫汐笑笑,一直听着她说,偶尔回应几句,表示一下自己的惊讶。

    这个叫钱瑜的姑娘真是个小话唠,说什么都一惊一乍的,再平淡无奇的事情到了她嘴里都被描述的很有趣,让人好奇三分,果真是人才。

    方紫汐觉得她挺可爱的,没心没肺很好相处,而且这姑娘还比较谦虚,明明是国内名牌大学文秘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却愣要说自己不学无术,瞎猫碰到死耗子运气好才被天盛看中收了下来。

    其实呢,方紫汐心里明白,天盛不会随便招一位普普通通的员工,他们这群人,不是家里背景后台十分强硬能给集团公司带来利益,就是学历能力表现突出的人才。她认为钱瑜应该是后者,她性格开朗,大智若愚,善于与人打交道,这性格进行政部是再合适不过了。

    “知道不,你们金融投资部的分管副总裁可是集团有名的大帅哥,听说他有可能会给我们上一节金融投资课,好期待哦。”钱瑜说完挑起眉,用手摸摸心口,似乎在安抚自己扑通扑通跳动的心。

    方紫汐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知道的还真多,不就是林总吗,他是我以前本科时的老师。”

    “什么什么?大帅哥居然是你的老师?原来你们早有渊源……”钱瑜又惊讶又有一点小羡慕。

    “对呀,不过他不是我们这个专业的老师,我只听过他几次课啦,他不认识我。“方紫汐又补充了一句。

    “切,真没劲。”钱瑜手一摊,“有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认识,要是我,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学的时候肯定就把男神搞定了。”

    “你在说什么呀,只是老师而已。”方紫汐差点被她噎住。

    “你不知道?他在天盛男神榜上排名第一哦,据说追他的女孩能排满整条金融街,要是能成为他的女朋友,那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啊。”钱瑜一副花痴的表情,然后瞪着圆圆的眼睛叹了一口气,“只可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