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7章 番外二
    周桥毕业之后,去了上海,担任tadashi中国分公司创始人总设计师。设计圈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北林砚南周桥。”这两位当下炙手可热的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不仅有着漂亮的外表,还有让人钦佩的才华。

    又完成了一套私人定制,周桥小心翼翼地整理着衣裙。这时候助理走进来,“桥姐,《南方早报》想约下周给你做个专访?”

    “周几?”周桥问道。

    “周五。”

    周桥手中的动作停下来,“下周五——”她喃喃念道,“下周五是11号吧。”

    “是的,光棍节。”

    “换个日子吧,下周五我有事。”

    助理心里想着她周五有什么事,光棍节啊,难道是有约会?助理跟了周桥大半年了,知道有很多男士在追求周桥,可是周桥从来都没有给过那些男士机会。她不明白。

    周桥见助理恍惚的样子,“怎么了?”

    “没,没事。我去和《南方早报》说一下。”

    周桥笑笑。

    一年过得真快,一眨眼,又到他们的生日了。

    光棍节,林砚的生日,也是他的生日。

    11月的c市,秋意渐浓,路边的梧桐叶都黄了,风吹过,落了一地金灿灿的叶子。

    周桥是坐高铁来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达了。

    出了高铁站,好不容易打到一辆车。“师傅,去新海大厦。”

    林嘉余正式接手公司后,林氏家具的总部搬到了新海大厦。

    她望着窗外变换的景物,想起了林砚说的话,“外面再美,也比不过c市,只是这辈子我可能都不会在c市生活了。”话里满是感伤。

    是啊,谁愿意轻易离开自己长期生活的城市呢。

    不过如果这位城市,有着心爱的人相伴,一切都会变得心甘情愿。

    出租车二十分钟后到达新海大厦。

    大厦的保安将她拦住,签名才能进入,一听她要去26楼,保安多看了她了一眼。

    周桥笑笑,“师傅,我是来找林总谈生意的。”她的手边还拎着一个礼盒。

    保安点点头,“右边直走电梯。”

    “谢谢。”

    1点多了,这时候上下电梯的人不是很快,很快就到了26楼。

    林砚来到前台,“你好,我找你们林总。”

    “林总正在开会。”前台打量着她,“你有预约吗?”

    周桥抿嘴,摇摇头,“我等一会儿。”她走到一旁休息区,坐在沙发上。她和嘉余见面的机会不多,每年她只主动找他一次,也就在他的生日这天。吃个饭聊聊天,仅此而已。

    周桥一手托着下巴,眼睛不由自主地看着远方,渐渐的,那双眸子越发的空洞了。

    周母说了好几次,让她回去。女孩子一个人之身在上海,家里人都不放心。而且,这一辈的父母都是传统的。周桥过了25岁,家里人也希望她能找个男朋友定下来。其实周父周母已经很急了。

    嘉余和几位高层从会议室出来时,一眼就看了周桥,他停下脚步,说了几句,让大家去忙了。

    他几步走过去,“什么时候到的?”

    他出现的太快,周桥眼底的情绪根本来不及藏,一眼的荒凉与悲伤。

    嘉余愣住了几秒,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周桥给人的感觉总是充满阳光和活力。

    周桥扯了扯嘴角,“接了一个高定,想加入一点云锦元素,过来看看。”她弯腰拿起礼盒,“生日快乐。”

    “谢谢。”嘉余接过,“吃过饭了吗?”

    周桥真的还没有吃饭,她不喜欢吃高铁上的快餐,一路赶过来就靠着喝水了。这会儿坐下来才感觉到饿。

    嘉余拧了拧眉,“等我一会儿。”

    “好。”她已经等了他这么多年,哪里在乎这片刻的时间。

    这会儿早过了午餐时间,餐厅安静。

    周桥要了一份煲仔饭,“嘉余,你呢?”

    “我吃过午饭了,给我一杯咖啡。”

    周桥挑眉,“你什么时候和林砚一样爱喝咖啡了?不过林砚已经戒了,路师兄不让她喝。”

    林砚是嘉余心中抹不去的朱砂,不过时间是最好疗伤药。“我也不是常喝,这次待几天?”

    “周末就走。”

    “都安排好了吗?”

    “嗯。一会儿回酒店。”周桥望着墙角的绿萝,“最近怎么样?”

    嘉余揉了揉眼角,“在准备家具展。”

    两人就像老朋友一般说着话。

    错过了饭点,周桥胃口不佳,一碗饭就吃了三分之一。

    “怎么吃的这么少?减肥?”嘉余不赞成地皱了皱眉。

    周桥失笑,“不是,吃不下了。”她胃不好,这几年时常为了赶稿子,忙的忘了吃饭。久而久之,胃也承受不了。上次胃溃疡,最后还住院了。

    只是他都不知道。

    嘉余望着她,又给她点了一份西米露。

    吃过饭,周桥要回酒店,她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都过去两个小时了。“我得回去了。”

    嘉余把她送到酒店,两人站在大堂里。

    人来人往,这一刻,周桥身心疲惫。她不知道这段路该怎么走下去,她还能坚持多久。

    “上去休息吧,有事给我打电话。”嘉余说道。“回去的票买好了吗?”

    周桥有片刻的怔忪,“没有,c市去上海的票很多,不急。”

    嘉余点点头。

    周桥抿了抿嘴角,“我先上去了。嘉余——”她顿了顿,嘴角干涩,“下一次见面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嘉余望着她,“周桥,放下吧。”

    放下?怎么放下?

    如果能放下,不会过了这么多年,一直独来独往了。

    周桥扬起了一抹笑意,烟波清澈坦然,“嘉余,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林砚。”羡慕她,遇到了路师兄。

    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多好。

    “好了,你回去吧。”周桥又恢复成一贯的云淡风轻,“生日快乐。”

    晚上,嘉余回家。林妈妈坐了一桌子的菜,林爸开了一瓶红酒。

    “嘉余,砚砚给你寄了一套衣服,一会儿你试试合不合身。”每年林砚都会给他送一套她设计的男装。

    嘉余点头。

    林爸爸又问道,“你给砚砚送什么了?”

    “衣柜。”

    林妈妈笑道,“你们的礼物就不能换换吗?每年都是一样的东西。”

    林爸爸乐呵呵地回道,“都非常实用。”儿子继承了公司,女儿又是大设计师,他现在开心的很。

    林妈妈看了一眼林爸爸,那欲言又止。林爸爸摇摇头。

    吃饭的时候,林妈妈终于还是没忍住,“砚砚和小路准备明年结婚了。”

    嘉余动作停下来,问了一句,“什么时候?”

    “六一。”林妈妈看着他淡淡的语气,心一横,“嘉余,你也抓紧啊。砚砚那个好朋友周桥听说在上海,靠的挺近的,你们有时间聚聚啊,那孩子我见过一面,知书达理,不错呢。”

    嘉余明白,林妈妈一定找林砚打听过了。“妈,公司现在有很多事,我暂时不想谈这些。”

    林妈妈腹诽,这都是借口。

    林爸爸冲她眨眨眼,让她别说了,“男孩子结婚晚点没事,年轻的时候拼拼事业也是应该的。”

    嘉余也安抚道,“爸妈,我会结婚的。”

    林妈妈心里失落啊,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夜深人静,嘉余还在书房看家具展的策划案。灯光暖橙橙的,屋里一片安宁。

    手机短信音响了两下,他伸手拿过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周桥发过来的信息:

    嘉余,我回去了。

    我做什么事都不上心,偏偏都能拿取得一定的成绩。唯一爱情,我做了最大的努力,可终究得不到我想要的。也许,这就是命,是上天安排好。林砚遇见了路师兄,我遇见了你。

    我走了。

    想了很久,不甘也好、痛苦也好,爱过就不悔。

    有机会再见。

    嘉余脸色一变,立马打了过去,电话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紧紧地捏着手机,目光沉沉地看着窗外。

    秋夜,霓虹灯的灯光都暗淡无力了。

    一直以来,他都不曾给过周桥希望。

    对不起,周桥。

    窗外,依旧一片沉静,夜浓的和墨一般。

    周桥走了,去了意大利,在那里继续追求她的时装梦。林砚知道周桥离开的消息是在一周后,她给嘉余打了电话,劈头盖脸地把嘉余骂了一通。

    嘉余静静地听她骂完,“说完了?”

    林砚气愤,可她也知道这一切嘉余有什么办法呢?又不能强迫他。“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不知道她有多爱你吗?”

    嘉余沉默了一下,“林砚,如果我和她在一起,才是对她的不公平。周桥会遇到全心全意喜欢她的那个人。”

    林砚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会这样?”

    嘉余挂了电话,目光看着书柜上摆放着一对陶瓷杯,做工并不美观,应该是手工制作的,只有数字做装饰。他知道,这是周桥亲手做的。

    后来,周桥成为了享誉世界的华人女设计师。她的每一场秀,嘉余都会关注。只是周桥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据说,那一年c市的冬天是二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都会开花结果,可我们还是要做自己,自在地活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