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9|25.憧狛枝君的憧憬
    “噗!”被巨大的反弹震得撞在墙上,宫崎雨生猛地吐出一口血。

    他痛苦地喘着粗气,模糊的双眼费劲地张开,在看清眼前的场景时,不敢置信地瞪得大大的。

    浅川爱梨和狛枝凪斗的四周竟然出现了一个以肉眼清晰可见的淡黄色半透明的圆球,将他们完好无损地包围圈在了中间。

    他吓得坐起身,拿起地上的电锯又扔了过去,但是电锯再度被这个浅黄色圆形屏障狠狠地反弹了回来,几乎是在眨眼间就重重地插-进了他脸颊边的墙面里。

    几乎是差一点点,就插在了他的脑门上!

    “啊!”

    脸庞被电锯划伤的伤口正不断往下滴答淌血,鲜红的血液令宫崎雨生不再像以前一样痴狂兴奋,而是对于眼前未知的事物,像是见鬼了一般苍白着脸。

    他惊慌地站起身,瘸着受伤的腿摸爬滚打到门口,头也不回地逃出了仓库。

    系在裤子上的平安御守散发着淡淡的光辉,是影山茂夫用念灵力制作,在自己生日那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自重生以来,浅川爱梨就把这个平安御守当成了宝贝,几乎时时刻刻都带在身上。

    一半的因素是为了辟邪保平安而佩戴,另一半则是浅川爱梨发现自己最近挺霉的,这个霉运一定是狛枝凪斗的锅!所以,她迫切地希望这个平安御守能解除狛枝凪斗带给自己的厄运……最好能把这个天天在她眼前晃悠、笑得像朵花一样的搅屎棍也一同带离自己的身边。

    而在电锯砍下来的那一刻,浅川爱梨从来没有那么迫切地希望着,希望那把电锯不要砍下来,希望狛枝凪斗能和她一起平安地活下来……

    直到电锯被恶狠狠地弹开,变态杀人魔惊慌失措地逃离仓库时,早就吓呆并以为自己和狛枝凪斗一定必死无疑的浅川爱梨,才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轻轻地环住了在最后关头还努力护在自己身前的狛枝凪斗。

    “狛枝君!狛枝君……”

    似是卸去了所有的防备和厌恶,浅川爱梨再也顾不及其他,一直以来惊恐绝望的情绪和此刻劫后重生的喜悦在她心中复杂交织,令她忍不住抱住狛枝凪斗轻声地哭泣起来。

    “狛枝君,我们活下来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眼泪满溢而出,浅川爱梨无法抑制地呜咽和哭腔。

    没有人知道这一刻的她,心情有多么的复杂。

    有什么湿咸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胸口,带着些许凉凉的温度。

    意识逐渐模糊的狛枝凪斗抬头看着眼前脸庞逆光的少女,不由自主地望向她全程绷紧带着哭腔的小脸。

    披肩的秀发早已散乱得不成样子,被汗水濡湿的黑发因为急急赶回来紧紧地贴着额际,她的眼角一片湿红,湿润的睫毛小幅度地颤抖,一双哭得红红的眸子就这么深深地映入他的眼帘,是劫后余生的后怕、活下来的惊喜,以及对自己毫不掩饰的关心和焦急。

    其实,在刚才浅川爱梨毫不避忌地搂住自己时,狛枝凪斗的身子突然间僵硬,全是被她第一次主动与自己亲昵惊到的。

    他想张嘴来说些什么,但由于有太多想要询问的话语,这样炙热的怀抱和毫不掩饰的关心反而令他原本迟迟紧绷的心情突然松弛。就好像这一刻,这个漆黑的仓库里突然透进了丝丝缕缕的微光,将他整个人揽进了光明的怀抱。

    这样明亮的光芒,可与珠光争辉,是狛枝凪斗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这样的温暖,应该就是希望吧!

    只有战胜了绝望的希望,才会这般的闪闪发光!

    “浅川同学……嗯,我们活下来了,我们很幸运呢!”

    目光柔和地凝望着浅川爱梨,狛枝凪斗伸出受伤的手,缓缓地环住了浅川爱梨的小蛮腰,脑袋默默地靠在了她的脖颈上。

    夜色的冰冷,带着他紧张的薄汗,却仍旧能感觉少女的柔软和他手心里心跳加速到灼热的温度。

    他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温柔了几分,身上剧烈的疼痛好像在浅川爱梨出现的那一刻就完全感受不到了。

    真是超级幸运啊——

    果然,自己的幸运是不会让自己就这样简单地死去——

    所有不幸的降临,一定都是为了充满希望的未来!

    狛枝凪斗轻轻地,发出这样的感叹,极其轻弱的气息喷吐在浅川爱梨的脖颈间。

    但毕竟伤得太过严重,他一说完这句话,一直紧绷的一根弦突然放松下来,就缓缓地阖上了眼睛,气若游丝地软倒在了浅川爱梨的怀里。

    这样仿佛晕过去的样子惊得浅川爱梨一颗心又担心得提到了嗓子眼,她苍白着小脸慌乱地说道:“狛枝君,你现在不要睡……千万不要闭上眼睛……我们一定能获救的……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这里,你一定会没事的……”

    她努力强忍着不哭,但心里其实已经慌张得手足无措。

    外面黑灯瞎火得完全看不清路,四周荒郊野岭全是墓碑,根本没有房屋和人。

    哪怕杀人犯被他们吓走了,他们仍然面临着一大难关——他们怎么回去?

    最严重的是,狛枝凪斗现在全身上下都是伤,特别是中弹的右腿正不停地流着血,整条裤子都被染成了红色,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无色。

    浅川爱梨特别害怕他这一睡下去再也醒不来,害怕自己没有能力带他离开这里。

    就在浅川爱梨努力地扶起狛枝凪斗重伤的身体,一步一步地搂着他的腰艰难地向门口走去时,只听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巨大惨叫中的物体突然以光速飞了过来。

    浅川爱梨完全反应不及,就见对方“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在了门口的墙上。

    这一撞,十分惨烈,光是听声音就觉得特别的痛。

    但这个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的物体并没有完全停下来,竟是直直地撞破了浅川爱梨眼前厚重的石墙。

    飞沙走石之间,掀起滚滚碎片和尘土,浅川爱梨吓得缩紧身子抱住狛枝凪斗。

    她的四周再度围绕着一个浅黄色的圆形屏障,自动弹开着朝她飞来的任何东西。

    等尘埃纷纷落下,浅川爱梨才渐渐看清,这个把石墙撞破、还在地上摔出一个巨大的窟窿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绑架他们的变态杀人犯!

    现在的他整个身子扭曲成肉饼的样子,浑身上下血流不断,光是肉眼看就能看出震断了好几根骨头。虽然没有死,但也差不多快死掉的样子了。

    浅川爱梨恍惚地看着,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正气愤地想着要不要补刀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凌乱的思绪。

    “爱梨!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熟悉担忧的声音在大门口响起的时候,浅川爱梨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她看着逆光焦急跑来的锅盖头少年,哭腔着声音大喊道:“茂夫,快救救狛枝君,他中弹了,伤得很重!浑身都是血!快救救他——”

    赶来的正是影山茂夫。他送给浅川爱梨的平安御守注入了他的念力,一旦浅川爱梨有生命相关的危险,不论他们离得有多远,他都能在第一时刻感应到。

    但今晚,第一次感受到浅川爱梨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影山茂夫正巧在爪第七支部营救影山律,而且他自己也被绑住了……

    等师父将他们救出时,浅川爱梨的危险信号越来越强,他在用念能力确定大致方位,发现是很偏远的郊区后,立刻急急地赶了过来。

    因为他送的平安御守灵力有限,只能挡三次危机,若是三次后,他没有来得及赶到,浅川爱梨很可能会有死!

    得知浅川爱梨有生命危险时,影山律立刻在同一时刻报警。

    他心里虽然同样心急如焚,但他没有影山茂夫这么强大的超能力,所以坐着灵幻新隆开的车跟在影山茂夫的后面。

    车子里还有刚恢复一部分灵力的小酒窝,正在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至于将宫崎雨生一掌打飞,是因为在寻找浅川爱梨的时候,影山茂夫接触到了这四周的幽灵,甚至可以说是充满怨气的孤魂野鬼——这些都是被宫崎雨生虐杀死去的青少年们,全部因为仇恨化为了恶灵。

    所以,他很快就了解了全部的前因后果,包括宫崎雨生这个人有多么的残忍和人渣。

    虽然按照师父定下的规矩,他坚决不对人使用超能力,对人时只把超能力作为自我防卫的最后手段。但是,在看见宫崎雨生的一霎那,强烈的感情伴随发动起极其强大的超能力爆发出来,还是忍不住气愤地将这个超级人渣揍飞了出去!

    而现在,哪怕影山茂夫从恶灵口中听到一些宫崎雨生变态凌虐人的爱好,在亲眼目睹狛枝凪斗浑身都是血的惨况时,仍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他立刻从浅川爱梨的手中接过昏迷的狛枝凪斗,目光担忧地看着衣服上同样有血迹的浅川爱梨。

    “爱梨,师匠开车过来,应该马上就能到了。你呢?有受伤吗?”

    浅川爱梨摇了摇,哽咽道:“狛枝君一直保护我,我衣服上的血迹都是他的……”

    不一会,灵幻新隆就开着他的车停在了仓库门口。

    一路颠簸的影山律一脸晕吐地下了车。灵幻新隆见状有些不好意思,饶了绕脑袋,在下车的时候唠叨了一句“这山路真难开”。

    因为太过焦急,时速几乎开到了最大码。

    两人进仓库后,在看见浑身是血的狛枝凪斗和宫崎雨生时,同样吓了一跳。

    “师匠,狛枝同学受了很严重的伤,请救救他!”

    影山茂夫一瞧见灵幻新隆,就仿佛有了心灵上寄托,眼睛亮亮地开口道,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师匠解决不了的。

    灵幻新隆一脸严肃地走近,在看清狛枝凪斗受了哪些伤时,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起来。

    似乎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伤得这么惨烈!四肢竟然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但他毕竟是精通除了超能力以外的任何技巧的“世纪的天才灵能力者”,所以区区止血包扎自然不在话下。

    当然比起他能做到的,更重要的是对方有很强烈的求生*,以及很幸运的,虽然伤势很多,却没有一处是致命的部位。

    为狛枝凪斗简单地包扎止血后,灵幻新隆和影山茂夫一同将他搀扶上了车,随后转头开口安抚了一下眼圈红红、焦急担心的少女。

    这是浅川爱梨第一次和灵幻新隆见面。

    就像是喜欢影山茂夫一样喜欢灵幻新隆的浅川爱梨,此刻却没有往日的热情和欣喜。

    她对灵幻新隆鞠躬道谢后,目光自始自终都追随着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的狛枝凪斗。

    临走前,灵幻新隆十分冷漠地看了一眼同样晕过去、伤势更为严重的宫崎雨生。

    这一刻,他明明知晓影山茂夫用了不该对人类使用的超能力,却没有任何指责他的意思。

    只能说,这种人应该被判死刑。

    去医院下山的山路本应该和上山一样十分颠簸,不过有影山茂夫这个强大的超能力者帮助,车子稳稳快速地开到了医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