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那个小心眼的皇女
    李霖说,喜欢就去争取,或者即便不主动争取,也不要在缘分到了之后还推拒。

    可是不拒绝的话,又能怎样呢?待到情深,再伤人伤己吗?

    程子安叹气,却又无可奈何,便只能在平时面对楚翊时更冷硬严肃一些,希望对方可以感觉到自己拒绝时的坚定。但谁又能知道,每天晚上都有一双眼睛,将她的无奈纠结和动容心软都看得清楚。

    楚翊说过,来日方长,对于程子安这种假装坚定的人,细水长流的侵蚀总是最好的选择。她如今才十三,别说前世直到二十来岁也没找个皇夫,今生就算十八岁成亲,也足足还有五年的光景磋磨,怕什么又急什么?

    不急不缓,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楚翊也不管程子安拒绝的姿态,只一如既往或直白或隐晦的照顾着她。不知不觉中,让人心浮气躁的炎炎夏日便过去了,直到每日走过的路上铺上了一层金黄落叶,才让人意识到秋天已经到了。

    这日下午的骑射课上,楚翊提着一石的长弓,弯弓搭箭瞄准松弦,箭矢“嗖”的一声破空而出,然后直直插在了五十步开外的箭靶红心上。

    楚翊学习骑射不过大半年的光景,从最初只能用小弓射不到箭靶,到现在能开得一石的长弓还能射中靶心,不得不说,除了曾经那些经验,或者说是旁人眼中的天赋之外,她更有许多努力。

    程子安看着远处的箭靶,眼中带上了些欣赏,心头也泛起了些说不清缘由的喜悦。

    李霖同样看见了那支正中靶心的箭矢,不过他可就有些高兴不起来了。抬眼看了看远处的箭靶,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握着的长弓,李霖如丧考妣——好不容易能有一样比得过殿下,结果这还没到一年的功夫呢,就又被碾压了!皇家的人都这么厉害吗?这伴读他当得真是心累啊!

    楚翊看着远处的箭靶,脸上的神色却比这旁观的两人更加平静,淡淡的,既不失落更不骄傲。她只是盯着那五十步外的靶子看了一会儿,然后扭头问程子安:“子安你说,以我如今的箭法若去行猎,可能射中猎物?”

    用弓箭射立在原地的靶子和射会跑动的活物自然不同,程子安略想了一下,便提议道:“秋日确实是狩猎的好时候,若是殿下想要行猎,自可先让人弄些活物来练手。”

    楚国皇室的秋猎冬狩是惯例,楚翊当年自然也没少打猎,至少在她登基之后,每年秋猎时开场的鹿都是她亲手射的。但如今的身体和当年还是没法比,一石的长弓她虽然也用得了,但多少还有些勉强,恐怕不能长久。

    听了程子安的话,楚翊便撇撇嘴,有些失望道:“年初的时候我还和皇兄说,等到秋猎时要给他猎些好皮子,冬天给他做披风。再过些天就该是秋猎的时候了,若到时候什么也没猎到……”

    李霖本来正站在一旁自怨自艾,闻言立刻安慰道:“殿下放心吧,太子殿下冬天不缺披风的!”

    这货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楚翊因为程子安的缘故在他们面前从不摆架子,他便渐渐地又放松了下来,时常会忘记对方皇女的身份,待她如朋友般随意,插科打诨的话从来不过脑子。

    李霖是随意了,可程子安如今却时刻在心里提醒自己要记住楚翊的身份,不能逾越,更不能轻易动心。她一听李霖的话便觉得不妥,怕楚翊生气怪罪,便赶紧一把将他从楚翊面前拉开了,然后赶紧说道:“殿下的箭法已是大有长进,这两日先找些活物练手,秋猎时也可一展身手。”

    对于李霖的嘴贱,楚翊已经懒得搭理了,不过听了程子安的话她还是摇了摇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便是去了秋猎,我恐怕也就能打打山鸡野兔。”

    李霖没觉得打山鸡野兔有什么不好的,当初还没入宫当伴读时,他与小伙伴们一起行猎,除了程子安之外,大家打得也都是些山鸡野兔。没人去在意皮子,有了这些猎物,找个地方让下人生堆火把东西洗剥烧烤,然后吃上一顿自己猎来的野味,滋味儿也是十分不错的。

    程子安知道楚翊在意的并不是山鸡野兔或者单纯的皮子,闻言略想了想,便轻声道:“虽说亲手所猎是有不同,但殿下你若是不弃,届时臣帮你猎一些猎物可好?”

    亲手猎了皮毛送给太子只是为了一份心意,妹妹猎的和妹夫猎的大约也没差,反正都是一家人——楚翊是这么觉得的,也在心里认定了程子安今后必定跑不了,于是闻言眼前便是一亮,笑道:“有子安相助我就放心,你箭法这么好,都猎到过什么?”

    程子安不知楚翊所想,但见着她高兴,便也忍不住柔和了神情。不过说到狩猎,她却是少见的带着些微骄傲道:“什么都可以,比如……”

    一句话尚未说完,她突然将左手提着的长弓一举,右手一翻便从楚翊的箭壶里抽出支箭来。还不等楚翊反应过来,便是弯弓搭箭,朝着天空之上飞快的一箭射出。

    箭矢破空而出,带着凌厉的风声,随即便听见天空之中响起一声大雁的哀鸣。

    楚翊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抬头去看。便见着秋日蔚蓝的天空中,一群南飞的大雁被程子安这突兀的一箭惊得乱了阵型,其中一只已经直直的坠了下来。它在半空中时似乎还挣扎着扑腾了两下翅膀,但那只也只是徒劳,很快便“噗通”一声,掉在了校场外不远处。

    程子安的动作太快太突然,周围的人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直到这时大雁落地,周围才响起了一阵叫好声。之后也不等楚翊吩咐,便有站在校场外离那大雁近些的侍卫快步跑了过去,将那大雁捡回来呈给了皇女看。

    这一箭却是恰好射中了大雁的脖子,它发出最后一声哀鸣,在半空中还有力气垂死挣扎,但从高空坠落之后,如今却是已经死透了。

    楚翊看着那大雁,有些惊喜,却并不意外,只笑着将那大雁递给了侍立在一旁的宫人,随口吩咐道:“拿回去,让小厨房的人做了,晚膳加餐。”

    程子安闻言莞尔,李霖听到周围的叫好声也是与有荣焉,当即便得意洋洋道:“我们那一群人中,子安的箭法最好,我们猎些山鸡野兔打打牙祭就算了,他可是能猎回狐狸和野狼的。如今他箭法本事又有长进,说不定黑熊也能猎得来,太子殿下那件披风,包在子安身上便是。”

    说到得意处,李霖就差拍胸脯保证了。不过转念想想那狐狸野狼又不是自己猎的,他对楚翊保证也没用,于是扭头就要去拍程子安的胸脯,替她保证——性格使然,两人越是相熟,李霖的言行便越是无忌,此刻便几乎可以说是得意忘形了。

    程子安见状反应倒快,脚下一错便躲开了他准备拍过来的手掌,有些无奈,但也没说什么。

    楚翊却是冷冷的瞥了李霖那只手一眼,有些没好气道:“又不是你猎的,这般得意做什么?莫非今年秋猎,李大公子也准备大显身手一回,猎只狐狸或者野狼来给我看看?还是说,黑熊对你来说也不在话下了?”

    李霖被楚翊这番话一说,顿时顾不上程子安的躲避了,他哭丧着一张脸道:“殿下您就别拿我开心了,我现在靶子都射不过您,您去射兔子,我去猎黑熊?那不是我猎它,是它猎我啊!”

    被不轻不重的恭维了一下,但皇女殿下显然不太吃这一套,她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用更平淡的语气道:“这样啊,那你今日回去不妨先在书房里找找,看哪本书比较厚,先抄好了等秋猎完直接给我吧。厚点儿就行,旁的我也不要求了。”

    一听抄书,李霖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天知道邹太傅怎么就看他那么不顺眼,这都几个月了,逮着机会罚他还是不换花样,就是抄书抄书抄书!他抄书抄得手上茧子都厚了好几层,闹得他现在听见这两个字就头疼,于是也不去看楚翊了,只眼巴巴的看着程子安。

    “子安……”秋猎的时候你能不能顺便帮我猎一只?

    程子安显然听懂了李霖的未尽之言,于是轻轻点头,然而还没等李霖露出解脱的笑容,她便毫不留情的开口补了一刀:“我觉得殿下说的没错,你还是先回去抄了备着吧,免得到时候来不及。”

    李霖傻眼,瞪着程子安:这点小忙都不帮,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啊?!

    与此同时,楚翊看李霖,目光冷冷:别说兄弟,就是姐妹你也不能拍她的胸啊!

    皇女殿下小心眼儿的展开了报复,但李霖却还心存侥幸,只把对方的抄书的话当做了玩笑。直到秋猎开始前一天,楚翊突然问他:“李霖,你抄的是哪本书?”

    “……我抄《山河地理志》,可以吗殿下?”李霖再次向程子安求救无果,最终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句话来。

    回忆了一番《山河地理志》的厚度,楚翊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楚翊(冷哼):除了我,谁敢动子安少年的胸我就跟谁急!

    ps:二更,虽然挺晚了,但是还是日常要花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