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 199 林小姐是设计师,右手金贵的很,先卸左手
    她大约是怨他的吧。

    他一手缔结了他跟她的交集,给了她离他最近的位置,却从未真正了解过她。

    等这事情都结束,他会补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室内的温度调的很舒适,但以澈忽然就觉得压抑的厉害,头顶盘旋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她微微抬了眼眸看向身侧的男人,他的脸上仍是寻常的温度跟弧度,泼墨一般的眸底很深很沉,像是幽深的海,探不到边际醢。

    江墨北觉得心口衍生的不悦越来越重,干脆翻身从床上下来,也没有看她,只是低声说道,“我去洗澡。”

    以澈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有一瞬间的呆滞,不明白他的脾气从何而来,甚至有些莫名其妙。这男人脾气向来不好,结婚之前是阴晴不定,结婚之后也是傲娇的很,一句话不对就得变着法儿哄,磨磨唧唧跟个女人一样。

    鼓着腮帮子哼了哼,想跟他计较又觉得太没品,索性又躺了回去,睁着眼眸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缇。

    脑子里将他们之前的对话又过了一遍。

    以澈听到江墨北出来的声音也没有理他,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

    那男人看着大床中央凸起的一团,眼神暗了暗,长腿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

    她等了半天都没有听见声音,然后睁开眼睛看过去,那男人已经走到卧室门口开门打算离开了。

    以澈噌的一下就火了,掀开被子跳了下来,柔白的脚落在咖色的地毯上,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江墨北,”

    男人落在门把上的手顿了下,微微侧首看了过来,触及到地毯上那抹柔软的而白皙的时候,眼神变了一变,几乎是下意识的松开扣着门把的手,转身朝她身边走了过来。

    男人的身影压过来,干净的气息混着沐浴露的味道环绕在鼻息间,以澈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遒长的手臂揽住了腰身,然后放回了床上,“天气这么凉,不穿鞋不怕凉?”

    以澈抿唇没有跟他争辩,反正这种事他的认知是不容她反抗跟质疑的。

    重新落回被褥里,以澈抬起下巴,清净的小脸尽是软糯的味道,“我没有怨你。”

    她所有的忍让,都源自于她的喜欢。

    究根结底,是她自作自受,与人无尤。

    男人的身躯蓦然顿住,深沉的眼眸只是静静的锁着她的脸,眸底净是晦暗难测的复杂。

    以澈双手搭在身体两侧撑着床沿,因为室内的温度并不低,所以她穿的仍是单薄的睡裙,白皙纤细的小腿垂着,优美的弧度暴露在空气里,男人喉结滚了滚,微微俯下身子,出口的嗓音愈发晦涩沙哑,“你说真的?”

    以澈简直想翻一个大大的法式白眼给他。

    默默点头。

    男人遒劲的手臂搭在她的身侧,俊脸凑近她抬起的脸蛋,温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脸颊,像是贴着她的肌肤,几乎要扰乱她的思维。

    可耻的美男计,绝对的无往不利。

    抬手推了推他的胸膛,耳后浮起一抹可疑的潮红,“你去擦药。”

    男人眼尾挑着的笑意透着一股愉悦,“好。”

    他很快拿了药箱过来,眼睛看着她的,淡淡的笑,“你帮我擦。”

    以澈嘟了嘟嘴唇很不满,“你没长手?”

    江总,“长了,可是没有你的软,会疼。”

    以澈,“……”

    柔软的手指拉过他宽厚的手掌,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的伤口,“搞成这样你是自残了?”

    “没有,”男人眉目未动,波澜不惊的答,“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

    以澈的呼吸一顿,拿着药棉的手指紧了紧,是为了要保持清醒吗?

    男人似是猜到她心中所想,温淡的眉目深了几分,嗓音依然温润清贵,“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这段婚姻怎么看待我,既然说过会忠于婚姻便不会食言。”

    这是他第三次说这样的话。

    姑且信他吧。

    女人低着眼眸用棉签沾了药水仔细的擦拭他手心的伤口,动作很轻柔,末了,还低着脑袋凑过去吹了吹。

    温热的气息从他手心拂过,软软的,痒痒的。

    ……

    一所简单的公寓里,男人坐在沙发里,颀长的身子慵懒的往后靠,一只手臂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姿态优雅闲适又矜贵,另一只手里夹了支烟,青白色的烟雾轻轻袅袅的往上飘,男人俊美的容颜被拉的模糊。

    林浅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沙发上男人的背影,还有他身边的应该是保镖一类的人。

    保镖俯身在男人面前说了什么。

    男人淡淡开腔,“带过来。”

    保镖立刻把一旁的林浅拉了过来。

    林浅本就昏昏沉沉的,加上保镖的推搡直接摔在地上,跌在男人脚边。抬头朝沙发上的男人看过去,眼神触及到那张英俊如斯的脸庞时惊恐的整大了双眸。

    “江……江总,你带我来干什么?”

    男人似是低低笑了下,“自然是干你想干的事。”

    林浅一时有些摸不准他的意思,还没反应便听男人继续开口,“你不是挺想被男人上,我圆了你的心愿。”

    质感醇厚的嗓音仿佛来自地狱,“让外面的人进来,好好伺候林小姐。”

    保镖应了一声,很快出去开门,身后跟着几个男人。

    林浅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的时候差点要哭出来,“江总,江总,你放了我,是我错了,放过我。”

    男人双腿伸直交叠在茶几上,矜贵的眉目勾着懒淡的笑意,微挑了眉梢,“错?错哪里了?”

    林浅用力咬了咬唇,漂亮的脸蛋梨花带雨,说不出的楚楚动人,“我不该给江总下药,”摔在地毯上的身子往前挪了一步,手指攥住男人笔直的黑色西裤,“江总,看在我也没有得逞的份上,你饶了我吧。”

    男人低眸看了眼女人手指攥着的地方,温淡的眉宇微微蹙了蹙,修长的手指拨开她攥着的熨帖的笔挺的裤腿,又从茶几上搁着的盒抽里连着抽了几张纸巾出来,细细的擦拭手指,似乎碰了多肮脏的东西一般。

    林浅脸上止不住的难堪。

    “还有呢?”男人顺手将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篓,重新掀了眼眸睨着地上的女人。

    眉眼间冷蔑的意味几乎要溢出来。

    “还……还有?”林浅攥紧衣角的手紧了紧,眼神有些闪躲,“没有了。”

    江墨北涔薄的唇勾出若有似无的弧度,那弧度似是很单薄,落在她眼底分量却很重,低沉的嗓音意味不明的吐出两个字,“是么。”

    林浅赶紧点头,“是,是没有了。”

    男人微微俯了身,清隽的俊脸往前靠近她,温热的呼吸携着男人独有的气息拂在她红艳的唇瓣,不紧不慢的嗓音淡淡开腔,“林小姐,你似乎以为我脾气很好。”

    公众视线里的江墨北一直都是风度翩翩的儒雅贵公子模样,说实话她并不算太了解他,即便在公司好几年,见到他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更别说跟他交流了解了。

    只是后来大概因为苏以澈的缘故他才频繁出现在设计部,她见到他的机会才多了些。

    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一旁站着的保镖,“林小姐是设计师,右手金贵的很,先卸左手。”

    保镖往前走了一步,在她身边蹲了下来,双手扣住她的左手拧了上去,林浅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突然蔓延的剧痛袭击的几乎要晕眩。

    她控制不住的尖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突如其来的尖锐的而剧痛。

    左臂毫无预兆的垂了下来,额上布满细细密密的冷汗,心底的惊恐被无限放大,一双美丽的眸子蓄满了眼泪,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姿态优雅闲适的男人,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嗓音慵懒沉静的厉害,语调不变的再度重复,“还有呢?”

    客厅深灰色的窗帘没有拉开,窗外的阳光折在质地精良的布帛上,打出浅浅又清透的光,却并没有射进来,唯有微微错开的缝隙里漏了些许金光进来。

    林浅看着男人英俊如斯的脸庞隐在偏暗的光线里,只觉得有寒意染染的冒出来,瞳眸里沁着从骨子里溢出的恐惧,“视频……视频是我从楚暮雪那里拿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