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与天同兽 > 第425章 第42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栖骨鸦振翅飞过的声音, 以及修炼者慌乱逃亡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楚灼始终蹲在岩洞前看着, 手持着碎星伞,没有动作,神色冷静, 唯有在看到修炼者被从天空中俯冲而下的栖骨鸦当成猎物捕食陨落后,眼里方才露出几分情绪。

    其他人亦然,他们安静地看着外面炼狱一般的情况,皆将呼吸屏至无, 看到修炼者在面前陨落,虽然心有不忍,却并未冲动地冲出去相助。

    栖骨鸦的数量太多,若是他们此时冲出去, 结果不仅无法救人, 只会搭上自己。

    这种陨已不利人的事情, 自然不会干。

    帮人可以, 他们可没有圣母到搭上自己。

    时间并不长,仿佛只是半刻钟不到, 天空中的栖骨鸦和逃亡的修炼者已经远去,直到那声音渐渐地听不到后,楚灼他们方才小心地从岩洞中爬出来, 察看周围的情况。

    青色的雾气依然浓郁,地面到处都是修炼者逃亡留下的足迹, 还有被栖骨鸦吞食后留下的骨骸。栖骨鸦的食物虽然是青雾中的妖虫, 但它们也不拒绝修炼者, 而且修炼者一身灵气蕴然的血肉,格外受它们喜爱。

    空气中弥漫着栖骨鸦身上特有的腐尸般的气味,混合着淡淡的人血的味道,被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刮远。

    众人纷纷从岩洞爬出来,由于先前蹲在岩洞中,身上的衣服多少蹭了些乌黑的痕迹,散发一种浓重的腥嗅味,乍然闻到,教人不由得作呕。

    一时间,他们都想将身上沾到异味的衣服换下。

    楚灼阻止他们换衣服的举动,“先这么穿着吧,这些气味多少可以隐藏一下身上的气息,对那些乌鸦有混淆作用。”

    这话得到众人一个痛苦的眼神,盖因这味道真难闻,而且沾在衣服上东一块西一块的,让有洁癖的碧寻珠难以忍受,其他人就算没洁癖,但妖兽的嗅觉十分敏感,也同样没办法忍好么。

    “老大,你不觉得很难闻么?”万俟天奇看向封炤,发现这只小妖兽也特淡定了。

    封炤淡定地蹲在楚灼肩膀上,瞥他一眼,回了一句:【自然难闻,本大爷不闻就是了。】一个屏息之法就能解决的事情,干嘛这么为难自己呢?

    众人:“…………”

    一群人受教了,赶紧用屏息之法屏住呼吸,不过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最好不要太过于封闭五感,否则危险来临时,若是无法及时判断危险可不妙。当然,封炤有这个资本,所以他想要如何并无大碍,至于其他人,楚灼不让他们封闭五感。

    所以,就算再臭,也得放开鼻子,这也算是一种磨砺。

    接下来,他们沿着刚才栖骨鸦和修炼者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哎,你们说,刚才那些修炼者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到那群怪鸟,所以才会被追击得这么可怜?”万俟天奇忍不住好奇地问。

    【那些是栖骨鸦。】封炤说道。

    “原来是栖骨鸦,听着名字就不咋样。”万俟天奇再次给予一个非常低的评价,格外的拉仇恨。

    幸好现在没有栖骨鸦,若是让它们听到,定会毫不客气地教训他一顿。

    “可能吧。”火鳞也说着自己的见解,“按我们这几天的经历,袭击我们的栖骨鸦都是单只来的,最多也不会超过五只。”若是像先前那些成群结队的栖骨鸦出现,他们就算再厉害,也只有逃亡的份儿。

    栖骨鸦单只他们不怕,可数量太多,就难以招架。

    也是如此,先前那些修炼者只能一味地逃亡。

    “也不知道那些人如何惹到栖骨鸦,我们小心方是。”碧寻珠开口道。

    众人讨论了会儿,自然没能讨论出什么。

    他们初来乍到,能收集到的资料太少,不足以让他们推论出准确的答案,就是楚灼,对暗礁雾谷的印象,也是上辈子从一些修炼者嘴里所知罢了,印象并不深刻。

    至于刚才她认出的那名女修……楚灼觉得,如果上辈子她也在这种时候来过暗礁雾谷,估计最后也能活着回去的。

    只是,不知她为何会沦落到暗礁雾谷中,而且模样还如此狼狈,感觉和她的身份极度不符。

    如今他们还在暗礁雾谷里转,难辩方向,不如就跟着那些人的足迹前行。

    栖骨鸦和修炼者的速度极快,加上他们也不敢靠太近,以免被天空中的栖骨鸦发现,是以楚灼他们也走得并不快。

    寻着那些修炼者留下的痕迹,楚灼一路尾随,直到一处崖壁前,发现修炼者的踪影消失在其后。

    这里和他们来到暗礁雾谷时的情景差不多,那崖壁前也有一条狭窄的裂缝,约莫半丈宽左右,修炼者进去没问题,以栖骨鸦的个头,无法飞进去。那些修炼者逃到此地后,应该是进入其中,如此倒也能摆脱栖骨鸦疯狂的追击。

    周围时不时有栖骨鸦的叫声响起,它们隐藏在青色的浓雾中,肉眼无法辩别它们所在之地,唯有从声音中辨别,此地的栖骨鸦数量并不少。

    楚灼他们躲在周围一块高大的黑岩之后,楚灼先是察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接着盯着不远处的裂缝,抬头看了一眼栖骨鸦叫声响起的方向,她祭出碎星伞,喝了一声:“走!”

    碎星伞在头顶处撑开,迅速变成一柄巨伞,将他们笼罩在伞下。

    一群人进入伞下,朝着那山壁的裂缝掠去。

    高空处有栖骨鸦发现他们的踪影,果然俯冲而下,尖利的爪子抓向碎星伞,碎星伞被它们抓挠得剧烈震动,伞面发出电弧暴裂的声音。

    楚灼也顾不得碎星伞被栖骨鸦抓坏,一群人在碎星伞的掩护下,飞快地跃进那山缝间。

    直到所有人躲进去,楚灼心念微动,碎星伞迅速变小,小到像一柄普通的剑伞时,楚灼将它召到手里,人已经滑进山缝。

    数十只栖骨鸦俯冲而来,撞上山缝,因身形太大,最后只能被卡在山缝口处。

    一群人暗暗松口气,顾不得身后厉声叫唤的栖骨鸦,赶紧朝着漆黑的山缝而去。

    如此又走了一个时辰,他们终于穿过幽长曲折的山缝,来到另一处谷地,楚灼在出口处的黑石砾上仔细看了下,发现上面还残留着修炼者的足迹,可见那些逃亡的修炼者也来到此地。

    这里已经是暗礁雾谷最深处的腹地。

    腹地里的栖骨鸦的数量反而没有外面多,但这里的每一只栖骨鸦的实力皆非常强悍,据闻暗礁雾谷腹地的栖骨鸦的实力堪比圣帝境修炼者。

    唯一庆幸的是,这些栖骨鸦平时皆躲藏在高空处的巢里修炼,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动静,不吵醒它们,便不用担心受它袭击。

    周围十分寂静,青色的雾气依然浓重,难以识别周围的情况。

    耳力最好的玄影侧耳倾听半晌,朝楚灼道:“主人,没有其他声音,那些修炼者应该是躲起来。”

    楚灼垂眸思索,这里是暗礁雾谷的腹地,虽然栖骨鸦不多,但危险性同样不少,逃到此地后,会先寻地方藏起来也是正常的。

    她回想曾经听说的关于暗礁雾谷的传言,据说腹地里最多氲晴灵草,那些人如果目标是氲晴灵草,进来后应该会花功夫去寻找。

    想到青临界的情况,楚灼决定能找到氲晴灵草也带点离开,日后它的用途可不少。

    只是这些她不能和他们说,只好假装继续探索周围,让他们注意一下情况。

    他们沿着谷地的边缘行走,两边皆是望不到尽头的高耸崖壁,据说这些沾满毒油的崖壁将暗礁雾谷像牢笼一般锁困其中,崖壁之上,到处都是栖骨鸦建立的巢穴,修炼者若想离开暗礁雾谷,唯有一条正常的通道。

    他们小心地四处探索,将气息敛至极低,若是听到栖骨鸦的叫声,先不管其他,赶紧躲避再说。

    也是这种小心的态度,使得他们没有遇到这腹地中强大的栖骨鸦。

    突然,封炤抬头看了眼前方,敏锐的听力让他已经听到修炼者的动静,他用尾巴扫扫楚灼的脖子,给她提示。

    果然,再前行一段距离,率先由实力不错的玄影听到动静,带他们朝动静来源而去。

    他们穿过一条低矮的岩石形成的裸石山脉,就见到那里有一个并不算宽敞的山谷,山谷里的雾气非常稀薄,让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谷中生长着的一种叶脉艳丽的灵草,张扬的玫红色叶脉舒展,宛若一朵盛开在黑色大地上的刺瑰,相比之下,那些隐藏在叶脉之间的淡黄色的、像星辰般簇拥在一起的花絮反而并不起眼。

    那些灵草的数量并不多,只有三五株那样,而此地却有二十来个修炼者,此时他们互相警惕地看着对方,皆在争夺这几株灵草。

    楚灼一眼便认出这叶脉过于艳丽的灵草便是氲晴灵草。

    她的目光从氲晴灵草缓缓移到争夺灵草的修炼者身上,这些人皆是不认识的,唯一认识的便是那名女修。

    八神宫的圣女——颛孙闻笛。

    她盯着被一名圣帝境后期的修炼者掩护在身后的女子,明明就是八神宫的圣女,为何会出现在暗礁雾谷,上辈子可没听说过八神宫圣女来暗礁雾谷之事。而且八神宫的圣女实力莫测,高不可攀,在青临界有极大的声望,颇受人景仰。

    可此时看那女子,分明就只是圣帝境初期的修为,虽然是一模一样的容貌,却截然不同。

    楚灼想不出哪里出错,难道是她认错人。

    她对八神宫圣女最初的印象,仍停留在那四只鸾凤圣鸟所拉的华盖宝车,圣女被众多侍从簇拥着走下华盖宝车,轻飘飘地斜睨她一眼,似是看一个低贱之人。

    楚灼他们来得悄然,远远避着,躲在一旁观看,加上谷中的一群人此时的注意力皆放在争夺氲晴灵草上,一时间也没有发现有人到来。

    “……诸位,这些氲晴灵草你们觉得如何分好?”一名瘦削的银袍中年修炼者问道。

    在场的人纷纷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名高长九尺有余的彪形大汉声若洪钟,“我们石阴堡定要一株。”

    “在下曲山河承蒙不弃,也要一株的。”一名斯文的男子笑着说。

    “惊鸿岛也要一株。”

    “还有…………”

    看到这情况,楚灼心下了然,一共有七个势力的人,但氲晴灵草只有五株,其中一株还未结蕊,所以能取走的只有四株,根本无法平均分配。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处生长着氲晴灵草的地方,没有人愿意退出,一时间众人便形成僵持局面,纷纷防备地盯着对方,已无先前逃亡时的齐心协力。

    楚灼听着他们的对话,默默地将他们的身份和背后的门派对上,发现这次来的势力不少,不过奇怪的是,八神宫的圣女却一直没有开口,护在圣女身边的圣帝境修炼者也是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

    万俟天奇也伸长脖子看着,虽然他认不出那些灵草是何物,但大抵炼丹师对灵草的感知非常敏锐,一看就激动得不行。

    他用手扯扯楚灼的衣服,在她看过来时,双眼亮晶晶地给她传音:【楚姐,听他们说,这是氲晴灵草,我也想要。】

    楚灼给他传音,【别急,会有的。】

    氲晴灵草多得是,不仅是这山谷,其他地方还有,不用这么急,不如先看看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