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大乾长生 > 第373章 暗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绿衣内司西丞院内忽然飘下一个中年男子。

  正准备散去,各自歇息的众人看到了飘然从墙头落下的中年男子,顿时讶然。

  忙纷纷抱拳:“见过周司卿。”

  “见过周司卿。”

  “见过周司卿!”

  ……

  中年男子一身灰袍,相貌平平,在人群里不会惹人注目,好像一个平平无奇的落魄中年。

  谁能想到他竟然是绿衣内司西司的司卿,可谓是位高权重,指挥着西司的一百多俊杰,还有西丞的十几人。

  周平川摆摆手:“行了,不必多礼。”

  李莺上前,抱拳道:“周司卿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请!”

  她瞪一眼李柱:“还不赶紧奉茶。”

  “是。”李柱忙答应,跑去沏茶。

  李莺道:“周司卿,进屋说吧。”

  “不必,就在这里说即可。”周平川摆摆手,随意说道:“李司丞你剑法惊人,便帮我一个小忙吧。”

  “周司卿请说。”李莺道。

  她没有推脱,知道推脱也是无用,索性直接应下来,显示坦荡与忠心。

  身为西丞的司丞,如果不对西司忠诚,那这个司丞就当到头了,绝不可能更上一步的。

  更上一层,便要进入东南西北四司。

  如果没有司卿的点头,是断不可能升上去的,只能在下面苦熬,纯粹凭资历,熬三十年便能进入分司去打杂,甭想再有什么前途了。

  他们这些名门俊杰来绿衣内司是为了修行,入世寻找大宗师之路。

  公门之中好修行,既品尝权势的美妙,又提升修为,一举两得。

  如果一生无望升官,只能原地踏步,心念无法通达,恐怕也终生无望大宗师了。

  “杀掉赵光飞。”周平川淡淡道。

  “赵光飞?”李莺入鬓的细长眉毛一挑,轻轻点头:“南监察司的东丞司丞。”

  “正是他。”

  “是。”李莺肃然点头。

  周天怀轻咳一声道:“司丞。”

  李莺扭头看他。

  周平川也淡淡看向周天怀。

  周天怀道:“司丞,为了防止误了周司卿的大事,还是别隐瞒你的伤情吧。”

  “我的伤不要紧。”李莺不悦的道:“一边去!”

  周天怀道:“司丞最好别逞强,真要误了事反而不美。”

  “你受伤了?”周平川看向李莺:“哪一个能伤得了你,是南监察司下的手?”

  “是我自己的缘故。”李莺摇头:“不是南监察司。”

  “练武弄的?”

  “……是。”李莺无奈道:“与别人切磋了几招。”

  周平川面露奇色:“你竟然不敌,是哪一位如此厉害?”

  他是知道李莺剑法的,当真是横绝一方,剑压大宗师,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剑道奇才。

  他觉得整个绿衣内司,真正压得住她的恐怕寥寥无几,自己压不住她。

  李莺道:“我这便去杀了赵光飞,他修为寻常,一剑足矣。”

  周平川忽然探手,却被李莺避开。

  李莺不好意思的笑笑:“属下真不要紧。”

  “你跟我还不好意思呢!”周平川哼道:“我都能做你爷爷了!”

  李莺无奈的伸过手去。

  她罗袖遮住皓腕,周平川隔着袖子搭上她手腕。

  周平川原本带着淡淡笑容,想看看是不是李莺撒谎,借口推拒此事。

  毕竟此事太过凶险,有可能把她自己陷进去。

  可一缕气息钻进去之后,便碰到了温和醇厚绵绵不绝的气息,脸色随即一变。

  他自己的气息撞上了这股醇厚温和气息后,猛的后撤,冲回自己掌心,犹在身体里乱蹿,好像吓坏了一样。

  周平川身为分司的司卿,修为堪堪达到了大宗师境,这也是司卿的铁门槛。

  他罡气之中夹杂着精神,所以控制起来格外容易,从没出现这般失控之相。

  “噗!”他忽然吐一口血出来,脸色一下煞白。

  李莺面露担忧之色。

  周平川松开她手腕,闭上眼睛努力平息自己的罡气,平伏其乱蹿之势,可胸口还是一阵一阵烦郁憋闷想吐血。

  半晌过后,在众人的惊奇注视之下,他终于勉强平伏了气息的发疯乱蹿。

  他慢慢睁开眼。

  李莺露出不好意思神色。

  周平川道:“伤你的是谁?”

  “……金刚寺法空大师。”李莺艰难的吐出这个名字,摇头道:“是我非要跟他切磋几招剑法,没想到法空大师的修为如此之深。”

  “他竟然也是大宗师?”

  李莺点头。

  这是瞒不住的。

  而且她估计,法空是故意展示出大宗师的修为,故意要宣扬出去。

  先前是低调内敛,现在却是要宣扬开去,看来时势与形势都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她不知道法空是练到了抱气境,比大宗师更高一层,所以才宣扬出去大宗师。

  就像他当初是大宗师时,展露出来是宗师,总要差一层次。

  “大宗师……”周平川脸色肃然。

  如此年轻的大宗师。

  眼前这个李莺已经是怪物,以宗师之身,一剑横压大宗师,现在又出了一个怪物,年纪轻轻便已然是大宗师。

  法空是有神通,难道是神通助他成就的大宗师?

  想到这里,他便觉释然。

  毕竟神通是无法解释之事,只能说是天生奇异,不能以常人揣度之。

  李柱这时才端着托盘,上有茶盏,凑过来殷切的道:“司卿,司丞受伤之后,一直没好,反而不断的加重,不知司卿不能帮忙治好?”

  “嗯……”周平川沉吟。

  他自忖是治不好的,压不住法空的气息。

  这法空委实有几分古怪,自己也是大宗师,遇到他的罡气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宛如老鼠看到猫一样,真要交手,自己绝非法空之敌!

  想到这里,他心中凛然。

  自己一直对法空并不重视,尽管身负神通,再大的神通也挡不住大宗师的一掌,这是所有人都相通的想法。

  可现在才知道,法空也是大宗师,还是更胜自己一筹的大宗师。

  有神通的大宗师,敬而远之为好。

  “司卿?”李柱递上茶盏,一脸催促。

  李莺沉声道:“你一边去!”

  李柱不服气的哼一声,退后两步。

  李莺抱拳道:“司卿放心,我即使受伤,杀一个赵光飞还是不在话下的。”

  周天怀道:“司丞,你伤势越来越重,法空大师下手忒狠了,万一在跟赵光飞动手的时候,伤势骤然加重……,谁知道法空大师还有没有别的诡异手段!”

  李莺冷冷道:“净说胡话,是不是想咒我死!?”

  周天怀恳切说道:“属下绝无此意,可是不能不防,毕竟这是大宗师造成的伤,这才多久功夫,司丞你的伤已经恶化到这般严重了。”

  他现在已经品出味来。

  为什么法空要出手打伤少主,恐怕就是为了现在,所以现在要强调受伤,从而避开这一次周平川的请托。

  虽然这是一次难得的表现机会。

  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她帮一个忙,那便是欠她一个人情,如果将来不能还上这人情,对周平川的威信打击极大。

  而且明着拒绝周平川,殊为不智。

  现在是迫不得已,周平川也无话可说。

  李莺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

  所谓过犹不及。

  再多说便太过刻意了,周平川也不是傻子,一定听得出来,那就会对自己有芥蒂,得不偿失。

  周天怀无奈的后退。

  李莺道:“司卿,我纵使受伤,对付赵光飞还是没问题的,何时杀他?现在便动手?”

  “……算了。”周平川盯着她莹白瓜子脸看了看,最终摇头:“甭理他了,你的伤……”

  “我现在还不要紧。”李莺道:“我买了一瓶神水,现在能撑得住。”

  “你跟法空大师的关系不是挺不错嘛。”周平川道:“怎会下此重手?”

  “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李莺摇头:“我们是有交情,可是……”

  她苦涩的笑笑:“我与他的身份毕竟有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是对手。”

  “那倒也是。”周平川点头:“行吧,你好好的养伤,实在不成,就去金刚寺别院,他总不会真要杀你吧?你可是我们的司丞!”

  “是。”李莺道:“司卿,我还是先去把赵光飞杀了,现在还撑得住。”

  “行啦,你就别管了。”周平川摇头:“杀一个赵光飞,也不是非要你去。”

  “这……”李莺面露内疚,又有几分不甘,表现出竭力想在他跟前表现却又有心无力的不甘。

  周平川笑了笑:“好好养伤,将来会有机会的。”

  他飘然而起,掠过墙头。

  李莺无奈的看着他离开的影子,摇摇头叹口气。

  做戏做全套,不能表露出侥幸与放松,要表现出不甘心来。

  “司丞……”周天怀暗松一口气。

  李莺瞪他一眼。

  李柱道:“老周说得没错吧,司丞,真要是跟赵光飞交手的时候被他所伤,甚至被他所害,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呐。”

  “净没好话!”李莺摆手:“去忙你们的,老老实实别乱动。”

  “是,司丞……”

  众人七嘴八舌的应了,一脸遗憾的纷纷离开,替李莺惋惜。

  这么好的替司卿效力的机会竟然弄没了,太可惜。

  待他们都离开,李莺才松一口气。

  真要听了周平川的吩咐去杀赵光飞,皇上绝不会放过自己,罪罚难逃,这个司丞当然也就没了。

  至于说绿衣内司会不会在事后补偿自己,却是不能抱这个希望,万一他们忘了呢?

  或者,万一他们故意装作忘了呢?

  周平川为何非要杀死赵光飞?

  这可能是私人恩怨。

  或者原本没恩怨,只是想把自己弄走,让自己丢了司丞之位。

  总之,此事透着诡异,怎么看都是陷阱,能拒绝掉当真是不容易。

  法空这一掌太关键了。

  如果是别人,未必能挡得住周平川。

  ps:更新完毕,各位大佬,求月票鼓励一下,鼓鼓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