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司礼监 > 第八章 强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关三百余驻军在接到命令后便出发了,路上因风雨停滞了一个多时辰,雨停之后带队的齐姓千总命继续前进,走了不一会却有盖州的官兵逃奔过来,说是参将鲍承先在木场驿叫一太监给杀了。

    齐千总大吃一惊,忙仔细询问盖州兵到底发生什么事,可这些士兵也说不上来。情急之下,齐千总赶紧带人赶往木场驿,途中又收拢了百余盖州兵。

    等他们一行赶到木场驿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驿站里却是一点火光都没有,空气中却有很浓的血腥味。官道两侧泥泞的草地上也满是人的脚印,很是纷乱,看着似是本来队伍在北进,但突然又折向朝南了。

    推开驿站大门后,齐千总和部下都被眼前一幕惊呆了——盖州参将鲍承先的脑袋被一根长矛挑着竖在驿站中间,边上则是一口已经息灭的铁锅。二三十具尸体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一边,最上面那具无头。

    挑着鲍承先脑袋的那根长矛上系了张纸条,齐千总上前小心翼翼拿下,打开一看上面是十六个字——“人不犯咱,咱不犯人。人若犯咱,咱必犯人。”

    落款是“提督海事太监魏”。

    将这纸条收在手中后,齐千总朝边上的锅中看了一眼,顿时胃中翻江倒海,然后如撞鬼似的冲出驿站,之后趴伏在道边不住呕吐。

    其部下不知原因,有几个好奇的凑过来探头一看,结果也都跑到外面去吐了。

    ………..

    “好,好,好!”

    金州卫城,李如梧连说三个好字,将手中的纸条撕了个粉碎,然后不顾金州卫指挥赵忠劝说,要其发卫城官兵随他往中左所斩那魏太监。

    “此乃辽东,岂容他魏阉行凶!莫说他不过是太监,就是大珰,我李家也不容他放肆!”

    李如梧真是恨极,魏阉行事也太过恶毒,斩了鲍承先不算,还将一无辜之人投入铁锅,当真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

    他李如梧若不能替枉死之人报仇,讨回公道,有何面目去见父亲!

    “此事乃他魏阉行凶在前,你只管点兵,天踏下来本公子替你担着!”

    李如梧只是广宁都司,但身为卫指挥使的赵忠却不敢违令,只得硬着头皮去点卫城兵马,又传令中左所游击尚学礼,命其不得放魏太监离开。否则,视为魏阉同党,军法从事。

    当日,金州卫便召集官兵1400余随李如梧往中左所进发,途中又调南关驻军及逃奔回来的盖州兵七百余,合两千余官兵携战马三百余,大杆子铳40余杆,虎蹲炮14门,火铳600余杆向中左所浩浩荡荡开去。

    赵忠不是担心打不过,那魏太监跨海而来,所带不过几百爪牙,便是他将那帮降倭和飞虎军余部都弄了去,就这么点功夫也不可能把他们组织起来,因而以金州卫的兵马对付魏太监绰绰有余。

    他之所以劝说李如梧不要意气用事的原因,是顾忌那魏太监毕竟是宫中人,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将木场驿发生的事情上报朝廷和老太傅,请求朝廷处置,而非动用武力。

    但七公子执意如此,他赵忠也不敢不听。没有李家,也不可能有他赵忠的今天。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赵忠还是要尽可能生擒那魏太监,不能让这阉人死在金州,要不然恐有大麻烦。

    ……..

    中左所,尚学礼接到卫指挥的手令后,甚是为难,不知是否当执行。

    若执行,则势必和魏太监交恶,也和老恩主分道扬镳,从此彻底倒向李家,但李家未必就会信任他。

    若不执行,军令难违,他尚学礼眼下乃是中左所游击,上官以军令治他之罪,便是老恩主也救他不得。

    左右为难之时,其次子、年仅十七岁的尚可喜却道不若将这手令交给大哥,再由大哥转交魏太监,这样既能使魏太监知李如梧将来复仇有所准备,又能使魏太监知尚家为难处。这样便是尚家不得不有所动作,魏太监也能体谅一二。

    尚学礼一听觉得不错,立时命人将长子可进叫来,尔后将卫指挥的手令交于他。

    尚可进看了手令后便知父亲心意,当下便往码头寻正在安排往船上运人的魏太监,见到之后忙将卫里发来的手令递了过去。

    听了尚可进所言,又看了那金州卫指挥的手令,魏公公笑了起来。

    “公公为何而笑?”

    尚可进被魏公公的笑声弄得莫名其妙,心道你惹了这么大的祸,还有心思笑。

    魏公公止住笑声,颇是感慨道:“因为,李如梧让咱想起一个人来。”

    “谁?”尚可进好奇问道。

    “运输大队长。”

    魏太监说了这五个字,尔后示意尚可进回去,他道:“你与你父亲说,此间事与他无关,咱家自会料理,断不让你父亲夹在其中为难。”

    尚可进点了点头,转身想走,终是忍不住说道:“公公若是要走,现在还来得及,若迟了怕就走不得了。”

    魏太监这会要是走了,尚可进觉得父亲那边可以跟卫里交待,虽说赵指挥让中左所这边把人留下,但要是魏太监提前走了也没办法。

    不想,魏公公听了他这话,却愣了下:“谁说咱要走?”

    “公公不走么?”尚可进头皮有点发麻。

    魏公公的回复很肯定,他不可能走的。

    笑话,他魏公公几时怕过事?

    几时因为敌人过于强大,他就屈膝跪舔过?

    如果有,那也是忍辱负重,绝不是苟且偷生。

    而这,正是强者才具备的优秀素质。

    当然,你要说李成梁带着李家诸子把家里几千披甲家丁拉过来,魏公公肯定会跑,不跑是傻子。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可来的是李如梧和金州的兵,他魏公公干嘛要跑?

    正愁皇军没兵员补充呢,这李如梧就给他送人送装备,不是善财童子是什么。

    他李七爷真当魏公公没个三板斧了?

    次日,在一天的不耐等待后,魏公公终于把李如梧盼来了。

    当李七公子的旗帜出现在千里镜中时,公公心情是说不出的愉悦。

    老弟,你终于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