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44,竞技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赫尔海姆,小巴蒂看着远处那喧哗的圆环建筑。

    “那里是什么地方?”

    “竞技场。”

    霍法下意识的回答,“永恒竞技场,死神为亡灵准备的舞台。”

    “你怎么知道?”

    小巴蒂奇怪的看着霍法。

    霍法一愣,随即也好奇起来,对啊,自己怎么会知道。这知识就像凭空钻进了自己的脑袋里,专门等着别人发问一样。

    无数幽魂水流一般从两人身侧流过,流向环状竞技场,它们飘动中窃窃私语:“这次死神又会找谁来表演?”

    “不知道,听说是个了不起的英国人,在冥界呆了很久了。”

    “呆很久,有多久?”

    “少说有两百多年。”

    “亏得死神还能记得它。”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很好看就对了。”

    ......

    幽魂飘过之后,小巴蒂有些兴奋的对霍法说道:“我们去看看吧,巴赫先生。”

    霍法点点头,他们跟在那些幽魂后面,飘进了巨大的圆环竞技场,这里很像古罗马斗兽场的完整版,层层叠叠的石凳码的高高,顶上还飘舞着不知名的旗帜。

    唯一不同的是,圆环中央场地上的沙砾是猩红色的,不知道被多少鲜血沁透,即便没有嗅觉,也能感知到那沙砾中蕴涵的血腥气。

    看着那猩红色的沙砾,霍法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竟然有了一种直面大道的残酷之感。

    这一刻他想到远古时代那些用儿童和处女向神灵祭祀的原始人类,那血腥的祭坛和高举的屠刀。或许时代变了,但是人类在世界上的地位从未变过。就像舞台上的戏子,为取悦观众而浑身解数。而这片亡者国度,就是属于死神的舞台。也许现实世界,就是属于上帝的舞台。

    环状的高场上,无数漂浮的幽魂在高处齐声呐喊,姿态比他们在阴暗地下时的模样要更加狂热。

    霍法穿梭在幽魂中,心底暗暗惊讶,这场面比起曾经的魁地奇世界杯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如果把活人全部换成幽灵的话,差不多就是魁地奇世界杯的排场了。这么多幽魂聚在这里,要做什么呢?

    砰!!

    仿佛是回答他的疑惑,伴随着一阵气球爆炸的声音。无数缤纷的彩带从天而降。

    幽魂中间的看台上突然迸出一个巨大的小丑气球脑袋,在那小丑气球脑袋上,坐着一个身高四米的大黑人,那个黑人穿金戴银,拿着话筒,即便隔着老远都能看到他那一口兴奋的白牙。

    霍法认出他来,那个坐在小丑气球上的家伙正是阿瓦达,死神的仆人。

    “欢迎各位再次来到永恒竞技场,观赏凡人与神灵的游戏!!”

    阿瓦达举着话筒,发出极为洪亮的声音:“每个来到这个竞技场的人,都会面对三个对手,战胜三个对手之后,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甚至可以让死神实现自己的一个愿望。”

    伴随着阿瓦达的话,无数幽魂如同喝了硝化甘油一样,爆发出极为狂热的呼声,小巴蒂被这气氛感染,也趴在看台上狂热的呼喊起来。

    霍法倒还算冷静,原来这些人就是来参观死神游戏的,难道除了自己之外,死神还邀请了其他人么?

    阿瓦达在气球上站了起来,姿态十分豪迈的说道:“下面,我们有请,来自,1864年的戴维斯.索亚!!”

    咣当咣当...

    伴随着盔甲碰撞的声音,沙地边缘,一个高大的,身穿盔甲的骑士走了出来,步伐稳健,气势惊人。

    霍法看见那个盔甲的瞬间就认出它来了,它不是那个在阿格莱亚身边服务的家伙么。怎么他也来参加死神的游戏?

    只听阿瓦达站在气球上,指着下面的盔甲,兴致勃勃的说道:“戴维斯.索亚是一名英国人,出生时家族破产,父亲被仇敌杀死。为了生活,他曾独自一人在非洲猎杀雄狮,贩卖黑奴,赚够金钱之后回到英国手刃仇敌,却因强暴法官女儿而被流放至美国殖民地,在那里杀死了上万印第安人,成为当时声名显赫的种植园主。”

    “嘘!!”

    阿瓦达如数家珍的说出了决斗场内男人的生平,作为观众的幽魂却奇奇发出讥讽的声音,不知在讥讽什么,霍法不能理解。

    阿瓦达坐在气球上,欢快的继续说道:

    “如今,在这场来自灵魂的考量之中,这个男人能否战胜曾经的强敌,达成自己的夙愿?让我们拭目以待,现在—有请第一位戴维斯.索亚的第一位对手,来自蛮荒魔法世界,最危险的魔法生物之一,狮鹫!!”

    吼!

    话音刚落,沙地另一边的铁笼一下被撞的粉碎,一只身长八米,长着狮子的身体,鹰的脑袋和翅膀的巨大怪物冲了出来。张开锐利至极的尖喙,直取站在沙地另一半的盔甲骑士。

    盔甲骑士立刻和狮鹫撕扯在了一起,一转眼就打的血肉横飞,看台上的幽魂发出喋血的欢呼。

    霍法看着沙地上狂飙的鲜血,忍不住问身边一名中年幽魂。

    “那家伙的身体是怎么来的?”

    那中年男子幽魂目不转睛的盯着角斗场,大声说道:“如果你想要一个躯体,可以去地下巢穴中去找一位巫女,她来者不拒,一定可以满足你的请求。”

    “他的身体也是从她那里拿的?”

    “那当然。”

    “可那身体,不是一会儿就化掉了么?”

    “那都是普通身体,只要那巫女愿意,她也可以给你一副铁打的身体。”男人兴奋的说道:“不过那代价可不一般,少说得为她工作五十年才行。”

    “她为什么要不断的炼制身体?”

    霍法问出了自己最困惑的问题,这个问题阿格莱亚从来没有给过他答案。

    但中年幽魂只是摇头:“没有人知道巫女心里在想什么。”

    说完,他突然狂呼起来,显得极为亢奋,其他幽魂也跟着他一起狂呼起来。

    原来是沙地中间的盔甲骑士战胜了那只巨型狮鹫,并且将它开膛破腹,肠子和脏器流了整整一沙地。

    霍法看着沙地上的鲜血,有些兴致缺缺,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这让他根本无心观赏决斗。

    工作五十年才能换一个身体,这个叫戴维斯.索亚的盔甲男,居然给阿格莱亚工作了五十年之久?

    再联想起阿格莱亚对自己冷淡的态度,霍法越想越不是滋味,难道自己已经...绿了?

    阿瓦达兴奋的声音从小丑气球高处传来:“看啊,十九世纪最英勇的战士,戴维斯.索亚,在他的第一局游戏中,战胜了最凶残的狮鹫,一如他生命中战胜的其他怪物一样,毫无困难可言。但是,戴维斯一生战胜无数外物,却好色成瘾,尽管他拥有无数女人,最终却因为一次醉酒后乱性,被三名印第安女人咬断下体,流血而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

    决斗场的幽魂发出一声声的爆笑,霍法却咬紧嘴唇,拳头握紧,居然还是个好色之徒,这种人呆在阿格莱亚身边,能安什么好心?

    沙地上的盔甲男人岿然不动,站在狮鹫流出来的肠子中间,胸膛剧烈起伏。

    阿瓦达揶揄道:“在这场灵魂的盛宴之中,死神为他不仅准备了强大的怪物,当然也有诱人的美食。”

    说话间,沙地上的狮鹫尸体化作红色烟雾盘旋消失在空中。

    霍法以为又要出现什么怪物,但是并没有,那些红色的烟雾盘旋沉淀,变成了一个红光摇曳的西部舞厅。舞厅中,几个美艳女人拿着酒瓶款款向盔甲骑士走去,姿态极尽妖娆。

    看台上的幽魂又发出了响亮的嘘声,兴奋的期待着。

    沙地上的盔甲男人却没什么兴奋可言,他站在红光缭绕的舞厅中,谨慎后退,仿佛面对的是什么洪荒野兽。退着退着,一根被美腿缠绕的钢管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身后,他撞了上去,狼狈的摔倒在地。

    修长的大腿如蟒蛇一般从钢管上滑落,变成有一个美艳女人,她攀上了盔甲,那名叫戴维斯的男人仿佛被石化了一样,任由其中一名女人将他的盔甲取下,那女人吐出长长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之中,那个女人的舌头是如此之长,看的霍法背后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是其他观看的幽魂们却非常兴奋,甚至纷纷站了起来,脖子伸的老长。

    盔甲越脱越少,舌头越来越长。

    突然,身体僵直的骑士动了,沙地上传来剧烈的响动,戴维斯猛地将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撕开,喉咙里的舌头拔出至少半米长。

    这个动作就像点燃了导火索,三个美艳女人同时化作饿鬼,猛地将他扑倒在地,他击中那三人其中一位的头部,敲得对方失去知觉,却转眼间又被另外两个人扑倒在地,按住盔甲一顿狂敲,将他身上的铁皮一层层撕下,撕下铁皮之后,露出其后鲜红的血肉。两个女人就趴在他鲜红的伤口上大口吮吸起来。一边吮吸还一边分裂出更多的个体,远看如同一群水蛭,画面触目惊心。

    “人多打人少?”

    霍法看着人群中那个倒在女人堆里挣扎的男人,惊讶的问。

    “无所谓,这里没有任何多余的规则,也不需要什么所谓的公平性,死神从来不在意过程,只在意结果,成王败寇。”

    身边的中年幽魂兴奋的说道:“你可以找任何队友,任何帮助,只要你能找到的话,你把全世界所有人都拿来当肉盾,死神也不会介意。”

    “有人赢过么?”

    “不知道。”

    中年男人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反正我不知道。不过可能这场游戏,戴维斯索亚看起来是要输了。”

    短短的几秒说话功夫,戴维斯身上的血肉已经被啃食了差不多一半。

    霍法看着场地中央,不知为何,他心里同时升起两个声音,一个微弱声音再表示对他的同情,而另一个更响亮的声音则是在大声叫好。

    这家伙在阿格莱亚身边呆了五十年,这样死倒是便宜他了。怕就怕亡者的世界没有死亡。

    他正暗暗的想着,倒在沙地上的男人却挣扎的站了起来,他全身燃烧起了不知名的火焰。那火焰有着淡淡的蓝色,守护着他,缠绕着他的女人在触碰到那火焰之后转瞬间被烧成了灰烬,尖叫的消失。

    “他赢了,他战胜了第二个对手!”

    阿瓦达狂热的呼喊起来,“看啊,那个男人战胜了肉欲,是什么帮助他战胜了肉欲!?他脑子究竟在想什么?”

    阿瓦达从气球上站了起来,“让我们来欣赏一下戴维斯索亚爵士的思维。”

    说着,狼狈站在沙地上的男人脑门上出现了几个气泡,气泡越飘越大。

    最后,气泡中出现一副画面,画面中,他从一个巨大的坩锅中重生,一个面色冷淡的透明银发少女控制着石头傀儡,将一块块烧红的盔甲贴在他身上。

    “是爱,哦见鬼,居然是爱,在赫尔海姆!”

    阿瓦达夸张的叫了起来:“长达两百多年的陪伴,让他爱上了自己服务的对象,那冰冷的女巫,阴暗巢穴中的肉体制造者。”

    无数幽魂发出刺耳的嘘声,那是属于八卦的探寻声。霍法脸色阴沉的已经要滴水了,那嘘声在他脑海中无限放大,是如此的刺耳。

    “哈哈哈哈哈,所以,在最后一场对决之前,我想采访一下戴维斯.索亚先生,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要把她从无尽的轮回中解脱出来。”

    浑身浴血的男人奋力呐喊道,他看着坐在气球上的阿瓦达,“放了她,你们这群魔鬼!!”

    “你爱她!告诉我,是不是?”

    “我爱她,没有人比我更爱。”

    戴维斯面容狰狞的吼道。

    轰!!

    霍法脑子就像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般,某种被污蔑的愤怒直冲顶门,他陡然站在看台上站了起来,咆哮如雷:“你敢!”

    “哈哈哈哈哈,”

    阿瓦达狂笑,“是了,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他举着话筒,狂热的手指一指看台。无数道灯光瞬间聚集在站起身的霍法身上。

    “下面有请,来自魔法世界,最年轻的传奇巫师,由活人世界追逐爱人来到亡者国度的——旅法师霍法.巴赫!”

    阿瓦达:“让我们看看,这场爱与爱之间的对决。”

    霍法在情绪的驱使下,一步步离开看台。小巴蒂赶紧拦住了霍法,他倒是出奇的冷静,“巴赫先生,我们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优先啊!”

    霍法哪里还能听见小巴蒂的话,他只想把面前的“情敌”生撕活剥。

    这时一旁的中年幽魂在小巴蒂身边说道:“哈,你小子在想什么,让他去啊,赢了死神的死神的游戏,你们想离开不要太简单。”

    其他幽魂也纷纷附和:“都到最后一个对手了,这么放弃也太亏了。”

    小巴蒂瞪大眼睛:“赢了这家伙就能走?”

    “那当然,阿瓦达是死神代言人,他从来不骗人。”

    小巴蒂一听这话立刻为霍法让开路,甚至跟在他身后喊道:“巴赫先生加油,我会帮你的。”

    不过这句话和小巴蒂的阻拦一样,都没有被霍法听进去。他来到决斗场中央,沙砾在他脚下发出沙沙声,幽魂们的欢呼在一刻消失,再也不能听到。他只能看见面前戴维斯索亚残破的血肉和盔甲。

    两人面对面站了不到几秒钟,戴维斯首先动了,他二话不说直接奔跑起来,霍法也直接将精神力量开到最大,脚下的沙砾像河流一样翻滚涌动,眨眼间便将戴维斯吞没。

    沙砾摩擦着戴维斯的血肉,他手脚并用的从沙子中冲出来,面目全非的向霍法冲过去,沙砾在他前进道理上形成一道道尖刺墙,从两边向中间夹过去。

    这一次他脸色冰冷,没有丝毫留手。

    巨大的尖刺墙每一次撞击都会撞碎戴维斯身上的盔甲和血肉,可却没能阻止他的脚步,他拼命向霍法站立的地方冲过去。

    霍法则不断后退,和他拉开距离,他知道亡者国度没有死亡,所以只能希望自己能毁灭他的肉体。

    但那个男人出奇的有韧性,无论霍法把沙子变成何种形状去摧毁他,他总能从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站起来,不依不饶的接近他。

    最终,霍法被他逼到了沙地边缘,靠在了决斗场的看台上。

    身上没有多少皮肉,只剩下骨架的戴维斯冲破最后一道障碍,猛地挂在了霍法身上,搂着他的肩膀,艰难在他耳边嘶吼:“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对我来说就像是母亲.....”

    “母亲你大爷,”霍法恼羞成怒:“她年纪还不到你的一半。”

    说完,沙子变成一个拳头,一拳揍开了戴维斯。

    看台上的幽魂发出兴奋的欢呼声。

    伴随着欢呼声,霍法控制着沙子将戴维斯按在了决斗场罗马柱上,怒吼道:“说,她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认输吧,”戴维斯顶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悲伤说道。“只要你认输,让我完成死神的游戏,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霍法冷笑:“上一次你把我扔出去时候怎么不说。”

    “扔你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快点认输,只要你认输......”戴维斯嘴唇蠕动,声音越来越迫切:“只要你认输,我们还有希望,否则我们谁也赢不了。”

    霍法从情绪中解脱出来,仔细的看着面前浴血的男人,他的眼神是如此恳切,如此焦灼。似乎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并非蠢笨之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剧烈的情绪趋使下发生,阿格莱亚对他的冷漠更是加深了这焦虑,可当细细一想,某种若隐若现,无处不在的控制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推着他不断前进,朝着一个看不见的终点。

    霍法:“不是我想的那样?”

    “不是,”戴维斯焦灼至极的看着他,“快,快点认输,我们只有这一个机会...”

    霍法有些犹豫,但还是一点点的将变形术解开。

    然而。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一块石头不合时宜的出现,重重的落在了戴维斯的脑袋上,直接把他脑袋砸成了两半。脑浆都流了出来。

    他来自意料之外的一击让霍法愣住了,戴维斯焦灼的表情凝固,他的脑袋无力歪了过去,露出后面一个兴奋的人脸。

    “巴赫先生!”

    小巴蒂控制着一块石头,邀功般兴奋,“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完成了死神的游戏?”

    霍法看着瘫倒在地的戴维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嘘!!”

    看台上的幽魂发出尖锐的嘘声,表示对这一行为的鄙夷。

    “势均力敌的对决,却又意料之外的失败。”

    巨大的小丑脑袋气球从看台上飘了起来,阿瓦达用十分遗憾的声音说道:“这场游戏告诉我们,有时候有个得力而又知心的仆人,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小丑气球飘到决斗场的沙地上方,停了下来,阿瓦达从气球上飘落地面。

    “啧啧啧,又一个失败者......”

    他站在脑袋被砸成两半的戴维斯面前,毫无感情的说道:既然来参加这个游戏,那么失败的结局你已知晓。”

    躺在地上的男人脑袋被打裂,不能说话,他咕嘟嘟的吞咽着血液,用极度痛苦的眼神盯着霍法。

    霍法看清楚了他的眼神,那是深深的无奈。

    可为何是无奈?他已经来不及问了。

    巨大的小丑气球被系在了戴维斯的身上,带着他一路向上飞去。鲜血如线条般落下,霍法视线随着那个男人一点点拔高,直到他消失在高空之中,不见踪影。

    他去了哪里霍法一清二楚,角斗场上方几千米的地方,就是荆棘之道,在永恒竞技场中失败的家伙,都会被挂在荆棘之道上。

    做完这一切,阿瓦达转过身,“巴赫先生,来都来了,要不要接着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