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女配总在变美[穿书] > 134.番外五(完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乌黑的长发松松的挽在脑后, 纤细的手臂紧紧抱着自己,灯光下越发显得弱质芊芊。

    “放心, 安康医院怎么说也是管理严格的私人医院, 又有护工在,肯定会保护病人的。”

    “我知道,我,我只是很害怕。”

    害怕是因为自己的穿越才引来这本不应出现在剧情里的骚扰,更害怕面对原身的妈妈。

    躺在医院里的那个人, 是原身的亲生母亲啊

    都说母女连心, 她会不会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如果被拆穿, 她要怎么告诉苏母, 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本意,如果可以选择,她也不想变成电视里下场悲惨的女配。

    更重要的是,她完全不知道,原来的苏越梨究竟去了哪里。

    到了医院,两人匆匆上了楼,刚打开房门,坐在外间的护工肖姐就讪讪的站了起来,“苏小姐,你来了。”

    里间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的方芷兰打扮精致, 浑身上下珠光宝气, 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贵妇人, 然而她红唇张合间吐露出的一段段刻薄话语,却比毒汁还要肮脏。

    “苏柔啊,你行,拖着个病身子回来骚扰风平。不光自己上阵,你还带着你女儿。你知道你女儿有多无耻吗她居然恶意破坏我们颜颜的相亲。”

    “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不过你还不知道吧,苏越梨已经被风平赶出江家了,现在啊,估计不知道在哪流浪呢。”

    “要不怎么说恶人有恶报呢”

    躺在病床上的苏母面容憔悴,身子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她有心想要反驳,只是还没说几句就先咳了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抖着手指着方芷兰说不出话。

    苏母受辱,这个护工她居然就这样在旁边看着

    苏越梨冷冷的盯了她一眼,直盯的护工肖姐面红耳赤,这才端起她桌前的热茶,大步走进了里间。

    里间里,苏母狼狈的样子让方芷兰越发得意,她抚了抚金丝绒裙上看不见的褶皱,正准备再刺苏母几句,一杯热茶就当头浇来,直浇得她嗷嗷乱跳,吹得蓬松的长卷发也变得一缕一缕,粘着茶叶挂在她脸边,伴着脂粉,倒像个街边耍猴戏的。

    方芷兰狼狈的掀开眼前的湿发,一见端着茶杯的苏越梨,顿时气得双目喷火,歇斯底里的就要上前厮打苏越梨。

    这个小贱人,坏了女儿的好姻缘,害得他们一家子在上流社会颜面扫地,居然还敢泼她,她今天不好好教训她一段,她方芷兰名字倒过来写

    霍之昀见方芷兰来者不善,当即上前将苏越梨挡在了身后,倒让苏越梨酝酿好的十八般武艺没有了用武之地。

    苏越梨生得纤弱,方芷兰自然是磨刀霍霍。

    霍之昀高大精壮,肩宽背厚,眉间更是暗藏戾气,倒让欺软怕硬的方芷兰不敢轻举妄动了。

    然而她更不愿就此放过苏越梨,肩膀一抖,两行泪珠就刷刷落下,“风平,你在哪,我被你女儿打了你知不知道”

    手机呢

    手机在沙发上。

    方芷兰拖着哭腔摸过手机,却发现早已没电了,气得柳眉倒竖。

    她又强行嚎了几句,“小辈打长辈,还有没有天理啊”

    偏偏没有人搭理她,只好自顾自的擦了泪,侧头怨毒的看向苏越梨,“你不要忘了,苏柔的医疗费可是我们江家付的。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跟我去宋家赔礼道歉,要不然,你就等着苏柔被赶出医院吧。”

    原来这就是她来这闹事的目的,方芷兰居然还做着当宋骏丈母娘的梦。难道江颜还没跟自己亲妈通气,告诉方芷兰她有多不想嫁给宋骏吗

    苏越梨冷笑了一声,从霍之昀的身后走了出来,“让我给宋骏道歉你做梦”

    “方芷兰,我警告你,你以后最好离我妈妈远一点。你要是把我逼急了,你信不信我敢直接上节目寻找生父江风平这么好面子,你说要是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江教授是个抛妻弃子的王八蛋他会不会气死”

    “哦,还有你女儿,想嫁入豪门是吧。要不要我也帮她出出名,小三生的名门千金,那身价可了不得了。”

    方芷兰擅长的,从来都是泪眼朦胧对付男人那一套,面对苏越梨赤裸裸的威胁,她吓得连连倒退,再不复方才指责苏母的嚣张。

    就是这么个色厉内荏的女人,勾得江风平抛妻弃子,背信弃义。

    苏越梨不屑的最后看了她一眼,“至于医疗费,没有你们江家,我照样能给我妈妈最好的条件。拿这个威胁我,简直可笑。”

    方芷兰却像是找到了话柄,“笑死了,就你,三流大学毕业生,脑袋空空,还不是靠男人。”

    不等苏越梨反驳,一直默默站在她身旁的霍之昀就沉声回道“越梨是我的未婚妻,花我的钱我心甘情愿。”

    说到这,他低头看了苏越梨一眼,补充道“更何况她本人能力出众,根本不需要我锦上添花。”

    方芷兰瞬间哑口无言,有心再骂一句出卖色相的男戏子,又慑于霍之昀周身那骇人的威压,只能跺了跺脚,最后扔下一句“等着瞧”,拎着包灰溜溜的跑了。

    “等一下”

    苏越梨扭头看了一眼怯生生的护工,“把用你们江家钱请的护工一起带走”

    护工肖姐哀求的看了苏越梨一眼,却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不作为太过分。只能攥着衣角跟在方芷兰后头出了病房。

    一时间,病房里便只剩下苏越梨,霍之昀和躺在病床上的苏母三人。

    知道她们母女估计有话要说,霍之昀对苏越梨点了点头,“我去住院部看看有没有护工可以晚上过来照顾伯母。”

    虽然有些害怕和苏母独处,但苏越梨却也找不到理由挽留他,只好起身送他出去。

    回到病房,坐到苏母床边时,一直安静看女儿维护自己的苏母露出了一抹微笑,颤巍巍的伸手握住了苏越梨的手,欣慰道“我们小梨,长大了。”

    肌肤相触的那一刻,苏越梨突然觉得心头涌起阵阵委屈与悲愤,她伏在床前,抱着苏母的胳膊哀哀的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对不起。”

    一时间,苏越梨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分为二。

    半个她轻飘飘的漂浮到了空中,只能沉默的看着底下的少女痛哭流涕。

    半个她缩在苏越梨的身体里,安静的感受着那个一直埋在这具躯体中的灵魂的喜怒哀乐。

    原来,原身一直在她的潜意识里,而苏母,就是那个开启她的阀门。

    她是来要回自己的身体的吗

    苏越梨茫然的想到,那我自己的身体呢片场意外以后,真正的自己还活着吗

    然而不等她细想,下一秒,苏越梨就再一次获得了身体的支配权,她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胸腔里的空气仿佛被瞬间抽空,一阵阵的泛着闷疼,就连耳朵都嗡嗡的乱鸣。

    “请你帮我照顾我妈妈好吗她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放不下的人。”

    苏越梨茫然的睁着眼,就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含泪对自己鞠了一躬。“原来,我的一辈子,居然只是一部电视剧里的女配角。对不起,原谅我没有勇气面对这样的人生。”

    朦胧中,苏越梨看到片场里倒在血泊中的自己被送进了医院,长时间的昏迷后,头上缠着纱布的自己终于在一个午后醒来,她开心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而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块胎记。

    “再见,苏越梨。”

    一切的画面都随风而逝,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错觉。

    苏越梨身子一软,心里涌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原身,变成了她。她再也回不去了,她终于,变成了真正的女配苏越梨。

    “傻孩子,告诉妈妈,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抚上了苏越梨的脸颊,她顺着手的方向怔怔看去,病床上的苏母笑容恬淡,有些暗淡的眼眸里满是爱怜。

    妈妈

    所以,她也有妈妈了吗

    苏越梨抬手握住了苏母枯瘦的手,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我没事。”

    元家大宅

    穿着浴袍的元维恶狠狠的拉开了洗手间的大门,水珠不断的从湿漉漉的发间滚落,然而他却无心擦拭,端起桌上的啤酒闷头喝了一大口,这才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那个偷拍的记者找到了没有”

    “还有那个死女人,报警,必须报警”

    一直在阳台上讲电话的孙嘉咬着烟进了屋,劝道“行了,报警就算了,万一被八卦小报还有那些营销号拿去胡编乱造,你甩都甩不开。”

    眼看着大少爷又要爆发,他连忙安抚道“放心,那个记者已经找到了,专门跑娱乐口的狗仔。已经把底片都交出来了,签了保密协议,绝对不会再乱说半个字。”

    “还有那个前台,我已经找人料理他去了。”

    “至于周梦。”

    说到这个敢偷偷潜入元维房间的女人,孙嘉脸上带了几分狠色,“自有她的好果子吃。”

    说着又有些好笑,“都说黄花大闺女,黄花大闺女。这个黄花大小子也得小心保护啊,现在这些女人,都敢玩斯托卡生扑你这块唐僧肉了。”

    元维狠狠的捏扁了手里的易拉罐,威胁道“你再说,小心我揍你”

    “哎呦,我好怕怕啊”

    孙嘉开了句玩笑,见元维依旧眉色郁郁,忙道“好了好了,反正她不也没扑着你吗顶破天,抱住了你的腿,你不也一脚把她踹开了吗”

    “你还说”

    提起那个突然冲出来的女变态,元维就是一阵恶寒,只觉得洗再多遍,都洗不掉那一瞬间的恶心。

    一想到自己为了方便拍戏才住进酒店,居然就成了有心人的目标,元维就越发生气。

    嗡嗡嗡,孙嘉的手机又响了。他伸着脖子看了看名字,嘲讽的对元维晃了晃,“星动娱乐的,上门给交代来了。”

    孙嘉刻意晾了对方一会,这才姗姗来迟的接通了电话,“喂,我是孙嘉。”

    开始倒还好,孙嘉还有余裕抽烟,到最后,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气的孙嘉一下子站了起来,爆着粗口骂道“滚,爱投不投,妈的老子还少你们那点钱”

    挂了电话,孙嘉气冲冲的在屋里走了几圈才恢复理智,“什么玩意啊,他们公司艺人做错了事,他倒好,屁颠屁颠的还想塞另一个人进组当女主角呢真把自己当投资商了,充什么大瓣蒜啊”

    “明天我就联系制片把钱给他退回去。”

    难得见自己笑面虎经纪人气成这样,元维的心情倒好了不少,身子往后一靠,长腿架到了茶几上,愉悦的啜了一口酒。

    然而孙嘉到底是久经沙场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剧组每天都在烧钱,我们跟猕猴桃卫视联系的档期不能推,当务之急还是马上找新的女主角。”

    烦燥的挠了挠头,孙嘉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线上的小花日程都是排满了的,偏偏柳如又受伤了,不能救场。看来只能往三四线找了。”

    “妈的,这星动娱乐太坑了。”

    “事不宜迟,我现在马上联系选角导演,明天就开始面试,争取三天内找到新的女主角。”

    新的女主角

    元维仰头喝了一口啤酒,任冰冷的气泡在咽喉间滑落,不知为什么,他第一时间想起的,居然是她。

    他歪了歪头,投手将易拉罐扔进了垃圾桶,侧眼睨了低头发着短信的孙嘉一眼,清了清嗓子,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个咳,女主角,要不就找苏越梨吧。”

    变美系统的奖励是那么的诱人,更重要的是,体会过光洁无瑕的脸蛋,谁会愿意再覆上那吓人的胎记。

    焦虑的摩挲了一下手机,她拨出了手机里那个从未拨出过的电话。

    “喂”

    “是我,苏越梨。”

    苏越梨指尖在包袋上绕了绕,小心的问道“霍,霍先生,你吃过晚饭了吗”

    电话那头的霍之昀敲击着键盘的手一顿,“还没有。”

    还好,还好。

    苏越梨长舒了一口气,将早就酝酿好的说辞一口气说了出来,“我今天找到工作了,所以想找人庆祝一下。”

    “你昨天帮了我那么大的忙,不如我请你吃晚饭吧。”

    霍之昀向后靠了靠,伸手揉了揉眉心,目光暂时从屏幕上不断滚动的复杂代码移到了已经见底的咖啡杯上,淡淡回道“苏小姐找到工作了祝贺你,至于晚饭”

    似乎是担心自己拒绝,电话那头的少女急声插道“我知道你是公众人物,肯定不方便出去吃。这样吧,我买好菜去你家,给你做饭好不好”

    话一说出口,前排开车的司机大叔忍不住透过后视镜打量了苏越梨一眼,见小姑娘人生的白净漂亮,转着方向盘打趣道“小姑娘,这个谈恋爱,关键的时候还是要翘一翘尾巴,摆摆架子的啊。”

    “可不能把男朋友给惯坏了哦。”

    苏越梨小脸瞬间胀红,她捂着话筒连忙摆手,小声对司机大叔说道“不不是男朋友。”

    “那就是还没转正啊。”

    此时恰好赶上红灯,司机大叔刹车一踩,拧开水杯喝了口水,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提醒道“那你就更要端着点了,这个追男孩子啊,大叔教你,一收一放,学问大着呢。”

    都说出租车司机藏龙卧虎,眼看着大叔就要开情感课堂了,苏越梨顶着能烫熟鸡蛋的脸蛋支支吾吾的应和了几句,又转而放开捂在话筒上的手,轻声对霍之昀说道“那个,晚饭的事,可以吗”

    听说苏越梨要来给自己做晚饭,霍之昀是有些愕然的,复杂颠沛的童年经历让他性格冷漠多疑,更极其注意维护私人领地。

    他现在的家,除了亲人霍老爷子和发小穆南,从未没有任何一个人踏足过。

    因此,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然而在听到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苏越梨和司机的对话后,他竟莫名觉得心底像是被羽毛搔过一般,到了嘴边的拒绝也变成了同意。

    “这样吧,我把家里的地址发给你。”

    霍之昀站起身,出了书房,打开冰箱扫视了一圈,又抬手看了看表,细致安排道“你直接打车过来就行,我现在出发去买些菜,到时候在小区门口接你。”

    “就这样,嗯,再见。”

    关上冰箱,霍之昀将手机放到了大理石桌面上,随手点了支烟,熟悉的尼古丁在鼻腔间窜动着,让他高速运转的大脑暂时获得了几分休息。

    追求他

    霍之昀深吸了一口烟,朦胧的烟雾里,男人轮廓分明的俊脸上竟隐约多了几分笑意。

    挂了电话,苏越梨因为紧张而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很快,霍之昀发来了地址,司机大叔一听,掉头上了高架桥,嘴上笑道“东昌区啊,看来小姑娘你这个未来男朋友条件不错,行,可不能错过这个金龟婿。”

    苏越梨已经无力再解释自己和霍之昀的关系了,她抿了抿唇,扭头看向窗外飞驰的风景,心里却在喃喃确实是个金龟婿,可惜,这金龟婿是女主的。

    川流不息的车流里,一辆保姆车正奔驰着驶向终点,然而车厢里的气氛却凝滞得吓人。

    坐在后座的周梦脸上还架着副墨镜,红唇张合间满是怨毒“气死我了,小方,制片人那怎么说”

    坐在前排的助理小方扭过头,小心翼翼的汇报道“制片人,制片人说,薛薇是原著里的重要人物,不,不能删。”

    周梦一把摘下墨镜,咄咄逼人的质问道“那你有没有说,我可以推荐其他人演薛薇,反正只是个特出,大不了再找,线上随便哪个女明星不比苏越梨强”

    小方为难的擦了擦鼻尖的细汗,硬着头皮回道“可可是元氏娱乐好像有兴趣签苏越梨,所以,所以他们应该”

    “什么签苏越梨”

    周梦描摹精致得脸狰狞的扭曲成了一团,“不可能,这不可能”

    相比星动娱乐这样的小作坊,六大娱乐公司之一的元氏娱乐无疑是真正的业界大鳄,而一家大公司,能得资源与平台将是星动娱乐望尘莫及的。

    凭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女主角,凭什么苏越梨反倒成了那个享尽好处的人。

    这个苏越梨,根本就是跟自己天生相克。

    从前在星动娱乐时是这样,如今在暗恋剧组也是这样,她不在,自己顺风顺水,她一来,自己就诸事不顺。

    周梦握紧了拳头,长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肉里,她却越掐越深,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

    不行,绝对不能给苏越梨翻身的机会。

    她深吸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拨通了朱总监的电话。

    “老公,”

    周梦话还没说出口,耳边就响起了嘟嘟嘟的断线声。她莫名其妙的看了屏幕一眼,再次拨了过去。

    这次,等了很久那边才接通电话,声音却很是不耐烦,“什么事”

    周梦蹙了蹙眉,嘴上带起了哭腔,“呜呜呜呜,老公,有人欺负我。”

    电话那头的朱总监却没有如她预期的那样同仇敌忾,软言哄慰她,反而有些心不在焉,“嗯你说什么”

    “我说有人欺负我”

    “谁谁欺负你了”

    “是苏越梨”提起心头大恨,周梦也顾不得再撒娇,添油加醋的告完状,最后娇滴滴的说道“人家不管,这个苏越梨必须走老公,你是投资商,你去帮我跟制片人说嘛。”

    然而电话那头却久久没有回音,周梦莫名有些不安,调大了音量,才听见电话里那暧昧的娇喘呻吟。

    周梦瞬间如遭雷劈,这个死胖子,在她说话的时候,他,他居然在和别人上床

    熊熊怒火瞬间让她烧红了眼,“朱伟,你在干什么王八蛋奸夫淫妇”

    似乎是被她歇斯底里的咒骂声激怒,电话那头很快响起朱总监冰冷的警告“周梦,老子给你几分颜色你还开染坊了是吧。你他妈算个屁,是我老婆吗再废话老子抽死你”

    “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老子能捧你,反手也能把你打回原形。”

    “既然你跟剧组闹矛盾,行,我看这戏你也别演了。明天我就找制片人换了你”

    话音刚落,电话就嘟得一声挂断了。

    周梦疯了一样的回拨着,却再也打不通朱总监的电话。

    车厢里瞬间一片死寂。

    两人的声音并不算小,坐在前排的助理和司机都听得一清二楚。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放轻了呼吸,不敢在这个时候激怒周梦。

    “是谁”

    “我问你朱常身边的女人是谁”

    小方噤若寒蝉的颤了颤,掏出手机忙声回道“我我这就去打听。”

    辗转打了几个电话,小方的脸色也有些不好,“梦姐,是公司新招的练习生,姓赵,朱总监,朱总监现在走哪都带着她,还说要力捧她当公司一姐。”

    周梦脸色大变,声音有些颤抖,“之前谈好的洗发水代言是不是就是她抢走的”

    小方不敢看周梦的表情,抖着嗓子回道“是她。”

    眼看周梦地位不保,小方心里也很是紧张,她和周梦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周梦要是失宠,她也落不得好。

    周梦面色灰败的瘫在了座位上,紧握着手机的手指节发白,恨不得生生捏碎手中的手机。

    这段时间,是她大意了。原本以为朱伟已经是被自己攥进了手心,却没想到一时大意,就被人撬了墙角。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早上她还是风光无限的女主角,公司一姐,晚上就成了即将被打入冷宫的垫脚石。

    是,她是嫌弃朱总监肥丑,早就有心踹了他攀高枝。但她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搭上元维,这边就后院起火,对她百依百顺的朱总监又看上新人。

    不行,暗恋是她好不容易等来的女主角,她绝不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朱伟把她换掉。

    电光火石间,周梦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啊,她不是还有一个杀手锏吗

    周梦深吸了一口气,彻底的冷静了下来。细细盘算过一番后,她抬头看了一眼前排,车里的司机和助理都称得上是自己的心腹。这件事,也少不得需要他们出力。

    “小方,帮我联系一下吕记者,就说我有事情和他谈。”

    “还有,这张银行卡里面有一百万,你帮我交给裕隆酒店的前台,就说,我要和她做一笔之前谈好的生意。”

    说到这,周梦压低了嗓音,幽幽说道“我要你帮我把元维的酒店门卡带回来。”

    “梦姐”

    小方大骇,“这,这可使不得啊。元氏娱乐家大业大,可不是好惹的。”

    周梦的却很冷静,她像是在说服小方,又像是在说服自己“我知道,可是小方你知道吗娱乐圈,最怕的就是没有话题,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到了明天,不,也许今晚,朱伟就会换走我。”

    她鼻孔微张,十指青筋暴起,脸上陷入了一种古怪的狂热,“只要能抓住元维,谁也抢不走我的女主角。就算不成,我也能靠绯闻迅速上位,成为话题女王。”

    小方不敢再劝,低头讷讷称是。心里却在暗叹,说到底,还是因为周梦从头到尾都没有实力,靠炒作和营销获得的流量,本就是空中楼阁,如果她有作品傍身,朱总监又怎么能说换人就换人。

    设计元维,哪有说的那么简单。然而自家艺人早已经习惯了走捷径,自己一个小助理,人微言轻,又能怎么样呢。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霍之昀住的小区,苏越梨下车时,狂风大作,天色阴沉沉的,乌云层层压来,竟眼看着就要下雨了。

    狂风里,她艰难的拢着裙摆,举目四望,还没看见霍之昀,就先被风沙迷了眼。

    她的眼睛又痛又痒,视线瞬间一片模糊,盲目走了几步,好不容易靠泪水冲走了眼里的沙子,就听见身后传来汽车喇叭声。

    苏越梨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挡住车道了,忙不迭的道歉往一旁避,却被熟悉的男声叫住了脚步,“是我。”

    她扭过头去,就看见越野车降下的窗户里,赫然坐着霍之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