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烈火浇愁 > 番外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计划赶不上变化, 宣玑到底是没能跟燕秋山聊成。

    游乐场动静太大, 魇阵消失得又太突然,一不留神,让一大帮记者钻了空子, 蜂拥而至。这段时间“特能人”是社会热点,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爬上头版头条, 特能人跟普通人之间关系微妙,异控局的外勤没底气像公安机关那么理直气壮地控场,有人要往里闯, 他们也不敢使用太强硬的手段阻止,临时贴符咒或者报警都来不及了, 一时间,闪光灯晃得活像上个世纪的歌舞厅, 围观群众们也纷纷到位, 场面乱七八糟。

    作者有话要说

    陛下被乱糟糟的人群吵得不耐烦,信手在车窗上画了一个隐形符咒,从人缝里钻出去了。

    他俩离场倒是从容,不过燕秋山带着一帮没从精神创伤里回过神来的救援队员,又不知道被冲到哪去了,可能过一会儿还得硬着头皮出来对公众交代几句,私人谈话是来不及了。宣玑只好从肖征那要了燕队的微信名片,但好友申请发过去,就像石沉大海,半天没有回音。

    傍晚,他瞄了一眼手机,见燕队那边仍然没动静,就顺手把手机揣进兜里,尝了一口小平底锅里的海鲜饭。

    这是今天晚上最后一道菜,海鲜汁里的水份都已经渗进了米里,一颗一颗米粒像吸饱了晨雾的露珠,圆滚滚的,还能互不黏连。鲜香添一分咸,减一分寡,宣玑琢磨了一下,感觉再加别的味也未免啰嗦,于是等收汁就关了火,屁颠屁颠地给那位大爷上菜去了。

    “走了个神,牛肉火候不知道怎么样。”宣玑夹了一筷子递到盛灵渊嘴边,“尝尝。”

    盛灵渊“唔,过火了。”

    “那就是正好。”

    盛灵渊以前在日常小事上很少露出自己的偏好,不挑食,但辟谷前就似乎没什么爱吃的东西,也就是从小跟他共感的剑灵,能知道他不大爱吃味重甜腻的东西不爱归不爱,没到不吃的地步,端到跟前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反正不管给什么,他都是几筷子的事。

    直到最近,宣玑才发现他偏好生冷的食物,带点血更好,像西餐里那种一刀下去血溅三尺的牛排,好多当代人都吃不惯,倒成了他的菜。

    陛下被他当成个试菜的,意见还被驳回了,但一点也没有不高兴“因为什么烦心,燕秋山”

    “嗯,还没回我。”

    “别人的事,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走投无路求到你面前再说呗,”盛灵渊懒洋洋地把目光从手机上掀起来此人正在看黑暗侵袭的剧照和简介,一看就没憋什么好屁,他看了宣玑一眼,忽然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眯眯地说,“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古道热肠。”

    宣玑特别会辨识他话里不怀好意的成分“”

    “随便夸一句,脸红什么”盛灵渊欣赏着他顺着脖颈一路攀到耳廓的红痕,十分端庄的拿起筷子,又斯文又禁欲地说,“光天化日的,想什么呢你们妖族啊,有时候真不成体统我就夸一句,又没说要摸。”

    好,这回从耳廓上脸了。

    “好好吃饭,”宣玑抢走他妖魔鬼怪乱窜的手机,“耍什么流氓”

    盛灵渊拿他当饭前消遣,本来还想再逗一逗,尝了几道菜,忽然一愣。

    今天的菜都不咸。

    他俩要不是互相迁就,其实吃不到一块去。盛灵渊对腥膻的容忍度比较高,但要是油盐酱醋放多了,他就会比较倒胃口,宣玑相反,他喜欢重油重盐、嗜甜嗜辣,最爱吃那个辣油翻滚的九格涮锅和各种番邦风味的齁死人点心。宣玑在家做饭,一般是以照顾盛灵渊口味为主,做一两道他喜欢的,一两道想给他尝的新菜,自己就随便陪着吃一点,弄点外面买来的烤串小龙虾之类占嘴,都放在他自己那边。

    盛灵渊是个不会忽略细节的人,这他心里都有数。不过宣玑每天兴致勃勃地鼓捣,他也就装不知道,欣然受之。吃饭对他俩来说只是味觉的情趣,有没有两可,宣玑在各国各地逛了几千年,口腹之欲也满足得差不多了,相比起来,盛灵渊知道自己没遮没掩的反应更能哄他高兴。

    可是自从疗养院搬回家以后,宣玑平时固定下饭的“保留项目”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食都放过期了,被他清理了出去,也没张罗要买新的。

    他好像一夜之间改了口味,换了条舌头。

    口味一时半会是不会变的,宣玑不是凡人,想必几吨地沟油也不能把朱雀灌成猪雀,除非

    盛灵渊心里微微一颤“他感官变了。”

    感觉突然敏锐起来后的一段时间,外界过强的刺激会很让人难受,哪怕是以前习惯的盛灵渊三千年前六感皆失,乍一从这个世界醒来,虽然欣赏灯红酒绿的热闹,也一度要被噪音吵出神经衰弱来,最近才刚刚适应一点。

    “原来传说是真的,”他想,“器灵之身真的”

    “器灵和生灵不一样,你到底还要我说多少次。”知春忍不住揉了揉眉心,“神火论里记载,就算炼器过程一切顺利,活人能被成功炼成器灵的几率也就十之一二,其中大部分器灵都是浑浑噩噩,只有不到三成还有自我意识。能像人一样自由活动的又是十中无一。而他们再像人,也总归不是人,我是一出生就是刀灵,所以不觉得有什么不习惯,可活人受不了这个落差,那些被炼成器灵的人感知能力会大幅度下降,到时候你可能会听不清声音,闻不到味道就连嚼一把辣椒吃不出辣味。即使外表看起来像人一样,那种被器身禁锢得喘不过气来的束缚感也无时无刻不跟着你,你”

    知春托身的这种旧娃娃都是上个世纪的审美,长得自带土味,再加上肢体语言僵硬,夜里不注意能吓一跳。知春就披着这么个又土又吓人的身体吵架,居然还吵得慢声细语,说的话是一番又气又急的长篇大论,语气却依旧温软斯文,毫无威慑力。

    于是燕秋山直接当成了耳旁风,面无表情地冲他伸手“手机还我。”

    从游乐场的魇阵里出来,燕秋山也很想找宣玑,可惜被冲散了,好不容易安顿完乱糟糟的现场,燕秋山本想找肖主任要联系方式,一摸兜,手机就凭空消失了。

    要知道金属系特能的一大特权,就是不丢手机手机有金属壳,又是自己时常接触的物品,有人稍微一碰就知道。可知春毕竟是武帝年间“出生”的刀,就算刀身已碎,自己托身在娃娃里,各种已经失传的小手段还是层出不穷,燕秋山感觉自己的手机就在身边不远处,就是怎么都找不出来。

    “高山人销声匿迹以后,炼器一道也随之失传,器物比凡人长寿,但也不是永垂不朽,到现在已经不剩几块铁了,你当器灵很常见吗,秋山你现在是人,有人权,人的社会保护你,你有组织有同事,有亲戚有朋友,变成器灵你就什么都没了杀人偿命,你听说过砸一把剑偿命的吗可能以后成百上千年里,你就只有我一个同类,你就没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感情淡了,你后悔了找谁去”

    燕秋山充耳不闻,从兜里摸出一块吸铁石,吸铁石用一种违背地心引力的姿势竖在他手指尖上,他的手就像个安检扫描仪似的,把知春娃娃拉过来一顿扫,搜自己的手机。

    燕队这个人,意志如磐石,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他能岿然不动,生死面不改色,这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非常珍贵的品质,发生家庭矛盾的时候除外。

    凡事有利就有弊,比如想要一个盛灵渊这种天天在人心尖上挠的情人,就得随时预备好上他的当,想要燕队这种稳重靠谱又有安全感的,就得忍他不听人劝。这仿佛铁头功八级的男人但凡打定了主意,既不会挂在嘴边跟人据理力争,也不搭理任何意见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我聋了。

    知春又不是会高声大喝的类型,再气再急,他说话的语气都跟餐厅服务员“欢迎下次再来”的声音差不多,可能连骂街都不带变奏的。

    这二位吵起架来,仿佛不在一个位面,有点逗。

    知春是个娃娃,全身的力气也就够勉强端个茶杯,只能任他翻来覆去地摆弄“古往今来,想长生不老的多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人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炼成器灵”

    吸铁石没反应,看来手机没在知春身上。

    燕秋山就把娃娃戳在书架上,翻出了全套的能量扫描设备,他就不信,一张符咒能把东西凭空变没了。

    知春坐在一人多高的书架上,也下不去,只好冲他“嗡嗡”念经“因为被投入剑炉的时候是真死,还是被活活烧死,根本没有活人能想象死亡过程有多痛苦。再生在一个器物里,你会像过去传说里的花瓶女那样不,比花瓶女还不如,器灵会失去自己生前大部分的记忆,只记得生灵成器时候经历的痛苦,人格也会被磨损得面目全非,神火论里说器灵带毒,满身戾气,随时准备反噬主人。我还算正常是因为我才是刀灵里的异类,我入刀身时是被赋生而不是被杀死燕秋山,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燕秋山架好了外勤用的单人能量检测仪,终于给了知春一眼“你就说变成器灵以后会痴呆失忆,性格还会很讨人嫌,到时候你就不要我了呗。”

    知春“”

    燕秋山一摆手“那你随便吧,我也没说要纠缠你一辈子。”

    一个粗制滥造的破娃娃,一张三千多岁的通心草,这俩玩意加在一起,就是个“危房”,就算幸运,有人皇这样的顶尖高手护持,不受其他法术侵害,也说不准哪天自己就坏了。那知春就永远被卡在生死边缘里了,像一段永世不得超生的电磁波。

    相比起来,死再可怕,器灵生涯再可怕,又算得了什么呢

    反正到时候有宣主任有陛下,赤渊的主人镇着,他不管疯成什么样,也不会出来危害社会。

    当代科技果然靠谱,能量扫描仪很快给了他反应异常能量场来自他头顶。

    燕秋山一伸手,吸铁石就“融化”在了他指尖,手套似的包着他的手指,他在头顶半空中一捞,就听一声裂帛声,一个旧手机从虚空中冒了出来,被吸到他指尖上,同时旁边落下一张撕裂的符纸。

    知春急了“就算重新炼刀,也得要我配合,我不答应”

    燕秋山重启手机,耸了耸肩。

    知春“”

    他说完自己也反应过来了,燕秋山要是真往剑炉里跳,他难道还能不配合,看着这混蛋白死么

    “器身是会被磨损的,器身磨损跟人身有病不一样,”知春几乎用央求的语气说,“当年斩妖王的天魔剑受损,满朝上下都紧张得要命,你以为只是政治斗争吗手机还你,你去问问宣主任,器身磨损后器灵会怎样”

    燕秋山一开机就看见宣玑的好友申请信息,立刻点了通过。

    宣玑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他家已经熄灯了,古人一般习惯早睡早起,夜夜笙歌的那是昏君,再加上盛灵渊差点被抽空,天一黑精神不太好,宣玑也跟着他调了作息不过“网瘾废宅”变身“养生老干部”没那么快,宣玑没睡着,正在闭目养神锻炼定力,手机光一晃他就睁眼了。

    燕秋山没有过多客套,上来就是一句“宣主任,我考虑好了,愿意当器灵。”

    宣玑挑了挑眉,回了一条,然后无声地念了一句巫人咒,咒文一出口,盛灵渊周围就倏地寂静了下来,他小心地把盛灵渊搭在外面的手放回了被子里,披上衣服出去了。

    他是最近才知道盛灵渊为什么总觉得吵。

    宣玑一出生就以剑灵的身份活着,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最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他才发现,原来以前的五官仿佛蒙着一层东西,接收到的整个世界都是模糊的,全身的骨头像被看不见的东西紧紧地箍着,乍一释放出来,身体轻得让他都有点不习惯。

    这就是生灵和剑灵的区别,难怪过去人都说器灵就是生不如死的奴隶。

    十分钟以后,宣玑到了附近一家酒吧里,本来是习惯性地直奔吸烟区,结果因为嗅觉太敏感,迎面被残留在空气里的烟味一扑,闻出了七八种牌子并各种烟酒臭,顿时被熏跑了,感觉自己以后可能要叛出烟民队伍了。

    他坐在角落里,点了一杯柠檬水,一边等人一边发呆。

    其实感觉灵敏不灵敏,身体沉不沉,这都是小事,时间长了就像地球引力一样,习惯了就感觉不到了,宣玑之所以后悔跟燕秋山说器灵的事,是因为他在魇兽的幻境里,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那个娱乐了盛灵渊一整天的幻境其实还有后半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