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离珠 > 第 240 章 起于青萍之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玄?亭出来,佟守端不停地打量着远处飘摇而去的白永彬,转头看向莲王“您瞧着这一位,能雀屏中选么?”

    莲王弯了弯嘴角,摇摇头“他在陛下和宁王之间骑墙,不死就不错了。”

    “陛下的性子……”佟守端说了一句,忙又噎住。

    莲王迟疑了一瞬,又坚决地摇了摇头“原先的陛下大约会听之任之,甚至乐观其成。但现在的陛下肯定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看看天色,有些遗憾“我原以为能早些离开,再去一趟左藏。罢了,今天歇了吧。”

    于玉章有些发愣“您不等着陪王妃回去么?”

    他就得等着送母亲和妹妹回家。

    莲王脸上有些发窘,哼了一声,甩了袖子就想走。

    “哎哎哎!别急别急!”佟守端连忙拽住他,看了于玉章一眼,将刚才听说的八卦都告诉了莲王,轻声道“咱们等等。一会儿一道送王妃回去。”

    莲王紧紧地皱了眉头“毁了离珠的名声,对谁有好处?”

    于玉章和佟守端顿时对视一眼,诧异起来“对呀!我们怎么没往这条路上想?!”

    “离珠若是个表里不一的浪荡女,那第一毁掉的是余家的名声……不对,余家与离珠的关系极差,所以,余家反而会被洗得干干净净……”

    莲王微微眯起了眼,手指轻轻地捏着袖口。

    佟守端皱眉抱肘,也跟着喃喃“之前被她拒婚的韩震,还有因为她被外头传得水火不容的宁王和莲王殿下您,也会变成被她戏弄了的,受害者?!”

    于玉章连连摇头“不不不!这些都是闲事!若是离珠郡主不是好女子,第一个被人嘲讽嗤笑,乃至于挑剔指责的,乃是太后娘娘!”

    三个人互相看着,放下胳膊,瞪圆了眼睛“还有陛下!”

    “识人不明。”

    “好大喜功。”

    “昏聩愚顽。”

    “这可都是近年来朝野上对陛下的种种细碎非议。安在这件事上,竟然严丝合缝……”

    三个人的声音越来越低。

    到了最后,莲王满面肃然地摇了摇头“这个手段,起于萍末,却直指沛公。又阴损,又有效!”

    “玉章,你回去要仔细问你母亲和姐姐,传这个话给她们的人,究竟是谁。”佟守端一收往日里的嬉皮笑脸,认真严正。

    于玉章也紧紧地拧了眉“正是!这个必要一条线捋下去,找到根上!”

    正说着,只听琅?轩方向传来阵阵说笑声,然后渐渐归于寂静。

    “散了。”莲王脚底抹油就想跑,却被重又换了促狭笑容的佟守端一把拽住,扬声便朝旁边的阿监笑道

    “去跟凤王妃和我们两家的母亲们说,女客太多不便上前,我们仨就在这里候着。”

    阿监一看莲王已经通红的脸就明白过来,笑呵呵地答应,一提袍子跑得飞快,一看就是怕莲王趁机溜走。

    “哎呀,不就是相看么?你刚才也算是看遍了京城名花,总该有一两朵觉得寓目的吧?”佟守端紧紧地拽着莲王的袍袖不松手。

    他好歹是军器监正的幼子,往日里也装模作样地舞刀弄枪,手劲儿比莲王大得多。他这一较劲,莲王若是不想撕了衣裳,还真走不掉。

    只有苦笑着等了三位中年妇人携着手说说笑笑地过来,后头还跟着两个粉面微红的小娘子。

    那是佟守端和于玉章的妹妹。

    “悯郎。”凤王妃一瞧见儿子便弃了旁人,笑着上前。

    莲王挺不自在地扶了她的手,低声求恳“您有什么话咱们回家再说行不行?”

    “那可不行!王妃,您有话赶紧问,过会儿进了王府,我们可就帮不上忙了。您瞧瞧殿下的袖子,我不拼命拽着,他早跑了!”

    佟守端在旁冲着凤王妃挤眼。

    凤王妃呵呵地笑,连连点头“好好!记你一功!回头我让人送一车轻罗薄绸去给你媳妇做衣裳,行不行?”

    “娶了媳妇忘了娘的白眼狼!”佟守端的母亲项夫人狠狠地拧了儿子一把。

    “娘!我还没说话呢!我只要两匹给我媳妇,剩下的都给你和姐妹们!”佟守端捏着嗓子冒冷汗。

    这边凤王妃心情极好地果真立即悄声问莲王“可有心仪的?”

    “没有。”莲王板着脸。

    “那,可有能入眼的?”凤王妃忐忑起来,退而求其次。娶不了正妃,先娶个侧妃也行啊!

    “没有!”莲王有些不耐烦了,一向轻轻软软的声音也变得僵硬。

    佟守端在旁边嗤地一声笑。

    凤王妃泄气地叹息,不做声了。

    “其实,王妃娘娘,他眼高于顶您必定是知道的。若真从外头抬个侧妃进门,未来的正经莲王妃未必能容下。”

    佟守端坏笑着又来分解。

    莲王悄悄松口气。

    “您可别当他安着好心……”于玉章忍不住咕哝一声。

    果然,还没等于玉章的话音落下,佟守端已经又接着往下说道“还不如您就把番梅开了脸搁他房里……”

    “佟守端!”莲王恼了,大喝一声。

    “番梅康健,必定好生养!您先抱了孙子!到时候,他担心孩子被您溺爱,又指定不乐意让孩子长在庶母之手,必定要娶个贤德的大家闺秀进门教导……”

    佟守端一边极快地低声笑说,一边躲开莲王的怒视,最后索性撒腿就跑“娘,我在宫门口等你们啊!”

    莲王气得跺脚“佟守端!我明儿就把小梅花的事情告诉你媳妇!绝交!”

    “小梅花是谁?”不防项夫人在旁听见,不由得沉了脸问。

    莲王一滞。

    于玉章连忙给自己母亲晁氏使眼色。

    “罢了老姐姐,年轻人玩闹,咱们眼见一半不见一半罢?你家端哥儿还不够让你省心么?”

    晁氏笑着拉了项夫人一把,又看了凤王妃一眼。

    若果然当着凤王妃让莲王羞惭下不来台了,只怕这位爱子如命的当朝第一寡妇王妃,能在太后娘娘跟前哭上三个月。

    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和自家老头子。

    项夫人忍下气恼,打算回去再跟儿子细细地算账。

    “娘,您今日瞧见了离珠郡主,觉得她为人如何?”于玉章急着岔开话题,却又笨口拙舌,一张嘴,便把自己和莲王急于知道的事情直通通地问了出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