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伏锦传 > 第四十四章 质子风波(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得有军报传来,周瑜赶忙大步走出,接过信笺,仔细看了起来。

    小乔坐在房中不便出门,双眼却一瞬不瞬地望着门外的夫君,薄薄的唇紧紧抿着,似是十分忧心。

    周瑜看罢,带小厮往书房去,提笔回了信,方又回到暖阁中,看到小乔满眼藏不住的忧虑,周瑜上前扯了扯她的小脸儿,含笑宽慰道:“别担心,仲谋已攻克李术,不日便将回还,此一次师出有名,曹操亦无话可说。何况方才你也说了,你的夫君绝非无能之辈,一定能守得江东太平,琬儿便踏踏实实在家,早些把身子养好就是了,从你有了身孕到生产这些时日,我们……也许久未有亲近了……”

    门外风雪依旧,气氛却因周瑜这一句话,瞬间温存了起来,小乔羞得满脸涨红,垂眸喃道:“青天白日的,怎的忽然说这个。先前……不是也有人来献宝,送美人与你,是你自己不肯要,怎的倒说得像我委屈了你似的。”

    “我只想要你”,周瑜说着,在小乔薄唇上轻轻一吻,“若只为了,也实在太低级。人生有抱负,有知己,有你添香在侧,已是餍足,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恼我了……更何况,这世上哪有比我夫人更美的人?”

    小乔的幸福溢于言表,满心的困惑与不安都随着周瑜的宽慰烟消云散了,她知道方有军报传来,周瑜必有军机要事处理,便极乖巧地回房看周循去了。

    待小乔离去,周瑜也回了书房,方才接到孙权密函,称庐江之内果然如周瑜所料,有长木修姐弟两人活动的迹象。黄巾之众,倒是不足为惧,令周瑜颇费筹谋的,是曹操势力的渗透,曹操既能联络收买孙辅,现下又串联李术,便说明他已实打实地盯上了江东这块地盘,先前孙策遇伏,定与曹操脱不了干系。

    周瑜的面色如故,右手却握起了拳,指节凸白,愠恼之意溢于言表。孙权此番大破李术,终于立威于海内,必然更刺激了曹操本就紧绷的神经。曹操已在官渡大破袁绍统一北方,他的目光与野心自然而然便转到了这富庶繁华、人才济济的江东之地。曹操的虎豹骑虽仍在柙内,周瑜却似听到了他们渐近的马蹄声,他信步行至窗前,临风望着满院积雪,嘴角泛起一丝决绝笑意,似是已有万千丘壑在胸腔之间。

    不日,孙权发配了李术部众后,率兵而还。此一战大胜,那些迁延观望之人皆有了震悚之感,帐中的数名老将亦有了敬畏之意,对孙权的礼数不由得加强了许多。

    未几,步练师有了身孕,孙权更是兴奋开怀,终于从兄长早逝的阴霾中缓过了几分神来。可老子有言“福祸相依”,大抵不错,孙权还未得意几日,便接到曹操的来信,让他派一位胞弟或子侄去往朝廷做官。

    这话好似动听,实际上则是为了牵制孙氏,名为做官,实为质子,孙权自是不愿意。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百官跪拜,大权在握,若是这般直接拒绝,难保他不以不臣之名,兴兵讨伐。

    可巧张昭、秦松几人正在孙权处议政,看到信笺,众人虽气愤,却又都觉得无法回绝。孙权深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将曹操这要求告诉吴夫人,他非常清楚,父亲战死沙场,母亲年轻守寡,拉扯他们兄弟几人已是不易,兄长的早逝更是如同一把弯刀,刺入了母亲的心,他如何还能开口,去向母亲说,再派一位亲弟弟往曹操处做人质?何况孙权无子,子侄一辈中唯有孙绍一人,孙权于情于理都断不可能送孙绍去往曹操处。

    他还未想好如何应对之际,吴夫人便已听得了风声,命人将孙权唤入了厢房中。

    自打孙策去世,吴夫人每日潜心礼佛,再也不沾荤腥,但长子早逝的心结,终究难解,不过一年,吴夫人便瘦削了三两圈,说起话来气若悬丝:“曹操的性子为娘清楚,叔弼与季佐都是你的胞弟,你若真的要派谁去……为娘不会阻拦。但绍儿年幼,又是你兄长……唯一的儿子,莹儿亦再受不得离别苦,万万不能送绍儿过去……”

    孙权赶忙握住吴夫人的手,摇头否道:“曹操为人奸诈,又滥杀无道,我绝对不会派两个弟弟过去,绍儿便更不必说了!”

    “可若不派,惹恼了曹操,他便有理由挥兵南下,届时莫说你兄长费力打下的地界,便是我们娘几人,也只怕再无容身之地了。”

    “母亲莫要心急,我方请了公瑾大哥来……”孙权话未说完,便听门外侍卫通传,周瑜已至前厅,孙权便赶忙辞了吴夫人,命侍卫将周瑜请到内室。

    周瑜看罢信笺,置之一笑:“主公放心,不管是胞弟还是子侄,我们都不送。”

    方才张昭与秦松等文臣犹豫不决,一直未能给孙权一个准成话,令孙权十分不安,周瑜的态度便像一颗定心丸一般,给了孙权无限力量:“公瑾大哥所言,便是我所想,可若曹操以此为由,兴兵讨伐于我,又当如何是好啊?”

    “主公知晓春秋之楚国,其封地远在荆山,不满百里,但是继嗣贤能,广开疆土,最终立基于郢都,占据荆扬,国祚九百年之久。如今主公承袭父兄之志,兼六郡之众,地广富饶,民安邦泰,而曹操方经官渡鏖战,虽获大胜,然兴兵来此,不免疲乏。故而以公瑾之见,曹操即便恼怒,也断不会在短日之内攻伐我等。我等若能发挥己之所长,因地制宜,即便曹操兴兵构难,亦能大破之。故而主公不必忧心,倘若真送了质子过去,才是内外交困,备受掣肘。”

    孙权闻之,心中巨石陡然落地,他长舒了一口气,紧紧拉住周瑜的袖笼道:“母亲正着急,公瑾大哥快随我到内堂去,与她说说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