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能掌管天劫 > 第3章 我有异议(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城主府北侧玄武内门之外,便是长一公里,宽半公里的青玄广场。

    广场上旌旗飘扬,风幡飞舞。

    陈氏的鹰扬青白旗已被人连夜更换成花铁心的铁棘黑山旗。

    提前易帜并不合乎礼制,但无人在意。

    广场周围已然聚拢不少黎民百姓,更有府兵沿街敲锣打鼓,将城内百姓尽数驱来。

    豪族则正吩咐下人速速准备大礼,不得在典礼上失了礼数落了面子。

    头戴高冠衣着华服的花铁心正站在礼台上与一铁甲将军款款而谈。

    “代城主好大威风,梁某佩服。”

    将军背负双手,意味深长的笑道。

    花铁心呵呵直笑,“鄙人能有今日,全赖梁校尉等诸位同僚?哿ο嘀?!

    这梁校尉与他的走狗徐刀克看似平级,但却分属不同体系。

    徐刀克统领府兵,实为城主亲兵。

    梁进统领高天国驻军,是为代国君行监察之职。

    交谈间,徐刀克带领八个汉子抬着陈志寒酸的黑木棺椁从广场侧后方走了出来。

    棺不是好棺,门不是正门。

    侧门出殡对城主堪称奇耻大辱。

    见着这一幕的百姓心有戚戚然。

    昔日望族陈氏一门,竟落魄到这个程度了,真是可悲可叹。

    花铁心挥手示意将棺椁摆放在礼台西侧,全程不曾多看一眼。

    梁进都有些看不过眼,“这样不妥吧?”

    花铁心无所谓的撇嘴道,“梁校尉多虑了。无妨,他住偏院,离侧门近,走正门反而绕道。”

    梁进又道:“倒也对。说来你麾下这徐刀克已履职多年,身上的江湖匪气倒是一分没减。”

    “徐校尉过去走江湖讨生活,与出身名门大派炎战门的梁校尉自是不能相提并论。”

    “言重了,司马婉儿所在的天香宗有元婴真人坐镇,那才是名门,我炎战门怎敢妄称大派。”

    花铁心笑道:“说起来,今日除鄙人继位城主之外,司马阳先生也将正式接任别驾之职。”

    “甚好。”

    梁进突然不再多言。

    不远处,陈志将二人对话听得清楚明白,为了分析最新情报简直烧穿了他的脑细胞。

    梁校尉似乎不是花铁心的人。

    他含沙射影的试探,是要确定司马婉儿可能的态度。

    花铁心提了司马阳,梁校尉只答一声甚好就不再多问。

    司马阳正是婉儿的父亲,司马渊之子。

    司马阳接管别驾之位摆明了是花铁心推波助澜的结果,那么司马家在这事上已经表了态。

    貌似司马家父子的政见并不统一,那司马阳和婉儿父女呢?

    陈志表示,在下有点方。

    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拼一枪。

    “新手大礼包已就绪,宿主是否现在领取?”

    就在此时,陈志心中响起系统提示音,脑海里浮现出一堆字迹。

    陈志毫不犹豫在心中大喊,“领取!”

    字迹消失,取而代之是一副电影般的景象。

    画面中,他本人正盘膝坐在一片青山绿水中。

    这是他的真身投影在盘膝运功。

    他心中不由自主的构想出那真身投影里的内气变化。

    同是修炼《祁山养气法》,人类与经络自然通透的天魔真身不同,多了个冲穴走脉的过程。

    一缕螺旋内气自带脉维道穴生出,旋即涌向五枢穴。

    紧接着,这缕内气在维道、五枢两个大穴间循环游走,直至完全贯通带脉,随后沉至下丹田成团。

    内气再出丹田,冲会阴、曲骨、中极等穴位往上走,直到破开承浆贯通任脉。

    下一个目标,冲脉……

    旁人修炼奠基功法需要经年累月的苦练,不断壮大内气,这才能逐步拓宽经络,像修高铁那样打通一个又一个穴位节点,并最终贯通奇经八脉。

    不同功法初始选择的经脉切入点不同,贯通穴位的走向不同。

    《祁山养气法》是先完全贯通带脉与任脉,再去逐条攻破其他经脉,最终在体内彻底打通任督二脉形成小周天,并达到炼气六重。

    次一些的《青石定气法》就很惨了,定会在某条经脉中某个穴位卡住不能寸进,只能再去别的经脉走一遭,等内气又壮大些才回这条经脉。

    如此兜兜转转辛辛苦苦,最终把《青石定气法》练满也只能达到炼气四重,想成小周天,那还得再学进阶功法《青石养气功》。

    更不公平的是,即便同为炼气三重,《祁山养气法》内气也远比《青石定气法》内气浑厚精纯得多,打起来高下立判。

    可怜有德十岁开练《青石定气法》,苦练六年有余,至今也才炼气三重。

    祁连老邪当年六岁开练,九岁练满《祁山养气法》,三年成小周天,已算祁山派旷古绝今第一天才。

    陈志这真身投影倒好,冲穴开脉简直摧枯拉朽,别人少说得要一两年的水磨工夫,十来分钟不到就搞定了。

    陈志根据目前这走向判断,练到大成只要一小时!

    系统诚不欺我,大礼包好霸道!

    希望能来得及吧。

    陈志在棺材里“苦修”,外面时间流转,广场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花铁心居高临下俯视人群,目光穿过广场,又见那城门头正被人往下放落的鹰扬青白旗,顿觉雄心万丈。

    虽已掌管统山城实权十余年,可直到今时今日,他才真正觉得自己是此地的主人。

    他猛的起身,礼台周围金戈齐鸣。

    来自王城的司礼官手持法器,厉声高呼。

    “时辰已至!”

    花铁心遵照旧制先感念先祖拓荒,再谢高天国君恩宠,又为就此灭族的陈氏一族寄托哀思。

    以新任别驾司马阳为首的文武百官纷纷一唱一和。

    下方群众甭管服与不服,都得捏着鼻子,别人唱一声,自己也跟着唱一声。

    终于,广场上的灵钟走到巳时。

    司礼官快步上前站于花铁心身侧,又是高声呼喝。

    “吉时到!新主登!高天始君在上,欲问万民,今日花氏铁心,字黑木,继已故亡者陈氏凌云之位,诸君是否有异议?”

    花铁心背负双手站于礼台前端,只时不时侧脸看向旁边的梁进。

    只要梁进这个代行君权的驻军首领不发话,事情便已成定局。

    城中文武百官大半都是自己人,即便司马阳那样的墙头草也得了自己好处。

    至于下面的商贾黎民,谁敢异议?

    异议有用?

    这是最后一个步骤,接下来,就该是自己安插在广场上的耳目煽动万民附和了。

    然后自己将会亲手钉死陈志的棺材板,司礼官再当众移交丹书铁券,落刀改姓。

    从今往后,这统山城便姓花了。

    嘭!

    突然,众目睽睽之下,礼台西侧传来声震耳巨响。

    黑木棺材轰然间碎成七零八落,四散纷飞,惊得周遭方寸大乱。

    在众人惊诧迷惘的目光下,一袭灰袍的陈志从放棺材的石板上缓缓起身。

    广场上静得落针可闻,只有风吹旗帜猎猎作响。

    “我陈凌云,有异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