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能掌管天劫 > 第18章 指点江山(求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志这声中气十足的招呼打破了司马府的宁静。

    旁边三间偏屋里立时传来动静。

    身穿劲装的鸿老最先推开房门闪身站到陈志身边。

    抚琴稍慢一步,衣服虽勉强齐整,但头发颇为凌乱。

    有德这伤员竟也咬着牙打开门,以刀做杖从房间里一瘸一拐的冲出。

    陈志和鸿老还没什么动作,这目前毫无战力的小太监却已挡到陈志的身前,哐的拔刀在手。

    “大胆贼人!司马府护卫何在!”

    有德脸上透着病态的惨白,声气倒是十足,但额角淌落的汗滴出卖了他此时的外强中干。

    陈志从后面出手扶住他,“有德你退到后面去。”

    曾姓青年明目张胆的站到了院墙上,司马府护卫却迟迟不见动静。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司马阳默许了今夜之事,抑或是外面的护卫都已遭了暗算。

    不过片刻后屋外顿时传来喧闹,远远听着有人呼唤。

    大体是南角别院外的护卫为何晕倒在地,有刺客,速速来人之类的。

    司马阳虽无情,但如今鸿老住在这里,他终究不好明目张胆的放任陈志与鸿老身死。

    曾姓青年没理睬外面的动静,开口道:“倒是没料到陈城主的消息如此灵通,竟连我的来处也打探到了。”

    他表现得很镇定,但陈志能察觉到对方心志上的动摇。

    “不过,反正今日你也必死无疑,所以这也无所谓了。”

    言谈间,曾姓青年飞身从墙顶跃下,却不像寻常筑基高手那般飘然,反而在地面砸出嘭然巨响,如巨石落地。

    铁衣门,名不虚传。

    他落地后便踏着重重的步伐,一步一脚印碾压而至。

    “铁衣门曾银仙,今日来取你性命!”

    话音落,青年便已冲到近前。

    他步伐诡异,明明沉重如山,但速度却快得惊人,只化作一道光影,陈志几乎不能看清。

    曾银仙必定练过脚上的战法,以弥补铁衣门功法在行动上的短板。

    他大手扬起,指尖上吞吐漆黑暗光,手臂青筋直冒,带着破空之声呼啸而至。

    这必然又是另一种手掌上的战法。

    陈志旁边的鸿老亦是突然动了。

    老先生不知何时却已从有德手中偷走唐刀,流光乍现,刀锋斜刺里往曾银仙的利爪斩去。

    “司马府老奴司马鸿在此,还请铁衣门的高手不吝赐教!”

    刹那间,鸿老的气势陡然拔升,竟隐有直追筑基九重高手曾银仙的趋势。

    刺耳裂响传出,火光乍现,曾银仙一击未能建功,踏着奇妙步伐退出几步。

    他眼神凝重的看向鸿老,“儒生万法功?弃笔从戎刀?阁下是儒门中人?”

    “不敢当,只不过一端墨童子而已。老朽本已命不久矣,不过若是临死能拉个年轻有为的筑基九重下去垫背,倒也不错。”

    鸿老单手提刀,缓缓挪到陈志与曾银仙之间。

    曾银仙目光闪烁,顿觉扎手。

    来这里之前,他可没从花铁心那里听说过陈志身边竟有这等高手。

    对方儒生万法功的境界虽只得炼气六重,但似乎能短暂爆发出九重实力,且极为精纯稳健,丝毫没有过度发力的失控之象。

    对方的弃笔从戎刀更是老辣,方才那一刀斩出竟有江山入画之感。

    自家铁衣门的内功心法《锻心经》虽然练得不错,但战法《鸿鹄爪》与《踏波步》并不能对其形成压倒性优势。

    若是一时半会儿拿不下就麻烦了。

    他正这般想着,前方鸿老身上的气势却陡然衰减许多。

    虽然很快又恢复如常,但也被曾银仙清楚的感知到。

    他面露笑意,“可怜英雄迟暮,终究逃不过黄土一杯。你这强燃命力,撑不得十招吧?”

    鸿老底细虽被看破,但却面不改色,“十招杀你足矣。”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了!”

    院落外更是喧嚣,显然已有不少人聚拢过来。

    鸿老与曾银仙又战成一团,只见花团锦簇的凌厉刀光仿佛在空中拉开成幅壮丽雄阔的画卷。

    鸿老出招的气势看似骇人,但曾银仙怡然不惧。

    他虽被压在画卷之下,但筑基九重的锻心经使将出来,周身泛起金属光泽,面门更是黑如铸铁,防得滴水不漏。

    鸿老见画江山无法拿下对方,牙关一咬,迅速做出决断,只能用老师曾言,儒刀客一生只能使一刀,一刀出,敌亡我也死的那招了。

    “舍……”

    他口中沉闷的话音刚起,背后却突然响起陈志的爆喝。

    “鸿老,用筑基六重七分力向左踏三步,右手出刀斩他左臂!”

    陈志此时双目中黑光隐现,瞳孔竟变作鲜艳殷红,正是他早已发动的魔语瞳术!

    在持续不断的观察之下,他终于找到曾银仙的破绽!

    这魔语瞳术来头极大,是鸿道魔界中一位祖魔所创,虽远不及天魔洞察的霸道,但亦有其精妙之处。

    此时在陈志的眼里,曾银仙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人形,而是变成了一团又一团代表真气流动的脉线组成的网络。

    网络上绝大部分节点都呈绿色,但其中却有少数几个节点的颜色正随着他的动作而渐渐变黑。

    铁衣门的功法可在修行者体表形成一层几乎刀枪不入的气膜,看似几乎没有命门。

    但当战斗胶着后,就像铁板被弯折太多次之后会发生硬化,曾银仙的关节处出现了可以被攻破的罩门。

    陈志的话一出口,鸿老虽不知他这话的意义何在,但脑海中响起那天陈志闯狱救人时的杀伐果断,不假思索依言照做。

    “鸿老你别再激发九重功力,只使六重,用你方才那极其灵巧的步伐。往右跨,反手出刀!”

    “那步伐叫灵犀一笔。”鸿老一边照做,一边倒是给陈志解说。

    “退三步!”

    “进两步,再斩他左臂!”

    起初曾银仙并不知晓陈志这些莫名其妙的指点江山是何用意,但只七招后,就在小院大门被人撞开的瞬间,他隐约听到自己左臂肘关节处传来咔嚓一声脆响。

    “鸿老!画江山卷他左臂!”

    陈志声音起,鸿老刀光出。

    曾银仙只觉左侧光芒乍闪,左臂麻穴处突然破开个洞口,自身内气疯狂外泄,同时更有属于《儒生万法功》的浩然劲气趁机轰入自己体内。

    他顿时闷哼一声,面露惊恐,“怎么可能!”

    院落门口传来司马阳近卫统领的爆喝,“大胆贼子!弩箭手,给我放箭射死他!”

    鸿老作势要扑上去,想把人留下。

    但曾银仙连声爆喝,拳头垂在自己胸口,狂喷数口黑血,陡然爆发气劲腾空而起飞了出去。

    弩箭紧随而至,部分在他身上打得叮当作响,但却还是有两根刺入他腰间。

    司马府卫士与鸿老追出门去,但很快空手而返。

    鸿老叹口气,“该死,给他跑了。”

    陈志心里虽然遗憾,但面上却表示不碍事,自己这边没人伤亡就好。

    “不过他虽逃脱,但我方才那一刀的透体劲气至少能给他造成重创,刺在他身上的弩箭上也涂了毒,够他喝一壶,不死也得脱层皮。”

    正说着,鸿老突然反应过来,满脸惊诧的看着陈志。

    他想不明白陈志这区区炼气期的武人是怎么把筑基高手的功法轻易看破,甚至能当机立断三言两语指点自己破了对方罩门。

    并且他全程只让自己使用筑基六重的修为,自己不但保住了性命,更是以弱胜强!

    此时陈志瞳孔里的黑光血雾已经消散,却只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表示不便多说。

    鸿老心头了然,却是感概万千。

    少城主明明是天纵之才,这些年却是给花铁心耽搁得好惨。

    不过还好,婉儿小姐即将归来,到时候他也终于能一入风云便化龙。

    如今他却是完全信了陈志与司马婉儿的婚约。

    能拥有这般可怕的洞察力,那必然是陈志自身对武道的境界领悟,已高到远超筑基期的层次了!

    鸿老还算镇定,旁边抚琴与有德此时眼睛里简直在放光。

    主公好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