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能掌管天劫 > 第22章 针锋相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志面色顿时垮了下来。

    前身日记中提到过这待遇。

    在十二岁之前,前身从未登过议事前殿。

    十二岁后,按照高天国的律法,花铁心必须让他登殿旁听。

    但他的位置却被安到了后门旁边,不像城主反倒像个看门童子。

    那金属造物则是花铁心的精妙点子。

    那压的并非头发。

    金属片的两头里分别有两根小指大小的突起,戴上后刚好堵住前身的耳洞。

    这东西戴着很难受,时间久了甚至会让人头晕脑胀,但前身却只能忍着。

    如今局势已变,但刘文易旧事重提正是要故意刁难陈志。

    司马明见状,眉头微皱,暗道要糟。

    经过这些天短暂的接触,司马明自认对这便宜女婿的性格有了几分把握,知道他恐怕再咽不下这口气。

    果不其然,陈志略显邪意的偏头笑了笑,并不搭理刘文易,而是信步踏前,沿着前殿中央长长的地毯,一步步靠近城主铜座。

    他背负双手,头颅高昂,目光凛冽。

    他重重一脚踏上白玉制作的城主座下台阶,再走到花铁心身前。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端坐铜座上的花铁心,嘴里崩出两个字。

    “让开。”

    偌大的前殿里顿时鸦雀无声。

    众皆惊骇,目瞪口呆。

    就连知他定会发难的司马明都给惊了,没想到他竟刚烈之斯。

    花铁心也惊了。

    你就不怕我现在当众出手打死你?

    陈志真不怕。

    他依然俯视着花铁心,“按高天国律,少年城主听政,也该坐城主铜座。花铁心,你懂不懂规矩?”

    花铁心怒而拍椅,唰的一声站了起来,“你有胆再说一遍!”

    陈志笑笑,“你听不懂人话吗?”

    花铁心猛然举起手掌,掌心里雾气一闪即没。

    梁进与司马明却不约而同的出现在陈志身后。

    梁进先开口,“代城主,城主所言不错。你的确是逾越了。”

    花铁心呼吸顿时为之一顿,扭头怒视梁进,“好你个梁进。”

    梁进只笑而不语。

    花铁心却知晓他为何如此。

    当日自己曾答应给他八斤寒玉铁,但后来因为并未能在继位大典上杀掉陈志,此事不了了之,梁进这是要故意给自己上眼药。

    他又目光闪烁的看了眼司马明,暗咬钢牙。

    这两日的确再没办法暗中做掉陈志。

    靠山那边战事吃紧,丁阿大脱身不得,好不容易笼络来的曾银仙又遭了重创。

    现在时机未到。

    “哼!”

    花铁心拂袖走到旁边,竟真让了位。

    但他并未走下台阶,而是在旁边强忍怒意说道:“既然你说到高天国律,那我又提醒你一句,少年不知事不可乱干政。国律之中,若非通过国君问答得到认可,少年城主均不得干涉代城主行使权责。”

    这国君问答,自然是要陈志亲自去到高天国都,与君王面谈才能得到的签字盖章。

    多这一条规矩,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孩童乱政,又为那些少年天才留下口子。

    只可惜陈志这真正意义上的傀儡,从未有过机会离开统山城。

    但总之今日这前殿议事,在争座之事上他的确狠狠的扳回一城。

    陈志略显不耐烦的摆摆手,“你讲你的,我听着。”

    说完,他大马金刀的抬起右腿踩在铜座上,身子微微倾斜,左肘支到扶手上,手掌再顶住脑袋,整个人侧躺着,看起来三分纨绔,七分霸道。

    站旁边的花铁心还真成了个狗头师爷的味道。

    花铁心胸膛郁结难平,别过脸去不再看他,转头过去开始逐条颁布政令,议题基本围绕筹备即将开拨运送至高天国西侧战线的军备补给而定。

    这一批军备物质涉及到粮食、草料、钱财、兵器、甲胄、衣物、箭矢等等物资,几乎将统山城府库给榨干。

    在调配物资时更需要强势动员各商贾与城外地主的支持,体量大工作繁重,光是物资清点与看守便要耗费极多的人力物力,更何况时间还催得那般急迫。

    原本这样的战事并不需要统山城这个规模的小城长途输送,但花铁心的靠山前些日子吃了败仗,正缺钱缺物,又刚好花铁心犯错被抓住把柄,才被抓了壮丁,比直接送钱还痛苦。

    陈志身为现代人,虽然不是很懂古时候的行政机关运作,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咋的好像花老贼是在用咱的家产去笼络他的靠山?

    我踏马的!

    陈志当场提出异议。

    花铁心回头瞥了他一眼,却不动声色抖出份红泥盖章的文书,正是从高天国兵部由高天票号天宝密轮加急送过来的物资征调文书。

    花铁心阴测测道:“怎么?城主大人,你是要违抗军令吗?”

    陈志果断闭嘴,你牛逼。

    这小亏他暂且捏着鼻子吃了,反正他一时半会儿的没拿回权柄,压根就没把统山城府库里的钱财当成自己的东西。

    花铁心嘴角微弯,自觉从继位大典起在与陈志的交锋中难得小胜一筹。

    “诸位同僚,话已至此,到今时今日,各项物质调配进度依然不足五成。再给诸位七日,若是再不能顺利开拨,一旦延误了军机,那恐怕我们谁都讨不了好。”

    背负双手的花铁心挥斥方遒,态度蛮横。

    虽然下面反负责分管此事的官员基本都是他的亲信,但这些亲信里也亲疏有别。

    有些人够殷勤,办事够快,下手够狠。

    还有些人则有些敷衍塞责,兴许就是看在他最近暴露颓势,指不定就会被陈志夺回权力,做事就更不上心了。

    但现在台下百官噤若寒蝉,不敢多言。

    就在此时,原本缩在人群后方的司田参军卞睿适走到中央,拱手说道:“启禀代城主。上次收季税本就只过去不足一月,我们这又临时加征军税,城内各大商户与百姓都已怨声载道。”

    “如今统山域内尚有七座桥梁,累近八十余里官道需要修缮,盐场那边设备老化,已出事故砸死三人了。统山毕竟不比那些大城,域内没有宗门坐镇,财政实在吃紧。还望代城主上禀兵部讲明难处,我们能凑得足五成军税已是倾尽全力,再多的实在拿不出来。”

    卞睿适说的是很多人想讲的话,但别人心里即便这样想,行为上却依然要唯花铁心马首是瞻。

    花铁心眼皮一抬,俯视向卞睿适,“卞司田,你的提议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我在这里要讲的,却是另一件事。”

    卞睿适茫然,“代城主所谓何事?”

    “一年前,林氏在北城外圈地造田,整整多圈了五百亩的山林,此事可是由你经手?”

    卞睿适点头,“的确如此。但那……”

    他本想说这不是你当初逼着我给你的人批的么,今天你又来问我?

    “卞睿适你好大的胆子!你怎敢妄授国土中饱私囊!”

    花铁心突然怒斥出声,打断了卞睿适的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