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能掌管天劫 > 第27章 缺一把刀(求推荐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铁心那边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第三次刺杀。

    陈志却也没闲着,日日苦练刀法,争取能强一点是一点。

    他知道留给自己的好日子怕是不多了。

    鸿老与陈志透露了个偶然听到的消息。

    司马阳差人去了高天都城,试图与正在赶路的司马婉儿取得联系,少则一两日,多则两三日便能得到回信。

    虽然鸿老当时只是以戏言的语气提到这事,认为司马阳纯属多此一举。

    少城主天纵之资,配得上婉儿小姐。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陈志知道肯定露馅。

    这两日他大多都在跑城里的炼器坊市,希望能买点趁手的法器。

    如今他乔装打扮改换身份有千面魅,保命防具有狐绒衣,都属于超纲的好装备。

    他炼丹也有可堪一用的紫铜掌炉,独缺柄拿来砍人的好刀。

    奈何如今他手头只得不足一万两银子,投诚的乡镇又才刚被花铁心收刮过一次军税,短期内提供不了进账。

    陈志兜里没钱,即便在炼器坊市里淘到好货也买不起,何况身怀两件下品灵器让他变得愈加挑剔。

    陈志看上过一把中品法器,但卖家一口咬定必须两万,比紫铜掌炉还贵一倍,简直抢劫。

    至于别的售价低于一万的中品法器,咬咬牙刚好能买,但同品法器也有上下之分,谁叫他眼光高,一个都看不上呢。

    他正苦恼是不是索性随便买把刀先勉强用,坊市里突然传来敲锣打鼓声。

    众人回头望去,这坊市的市令拿着锣鼓上了高台,扯着嗓子喊道。

    “统山拍卖会即将开始,有意参与的速去高天票号,过时不候!”

    陈志扭头问身边的鸿老,“鸿老,这拍卖会怎么回事?”

    鸿老点头,“高天票号虽是以钱财管理闻名天下,但得益于天宝密轮带来的便利,又是高天国内最大的拍卖行。平素少则一月多则三月,高天票号都会将一些法器、灵器与丹药等等值钱的物事在全国各大票号内流动拍卖。”

    陈志眼睛一亮,“那我有机会在拍卖会上寻到自己想要的刀?”

    鸿老一捋胡须,“恕我直言……”

    陈志知道鸿老下一句是什么,多半是阁下是个穷逼什么的。

    他当即一摆手,“好了我懂,碰碰运气吧,也许能捡漏呢。”

    鸿老对此表示不以为然。

    拍卖会那可是至少数百上千人参与的大型活动,人人都不是傻子,哪有什么漏可捡。

    二人到地方时,这里已是人山人海。

    高天票号正门外是个不大不小的广场。

    府军已经协助票号员工在广场上用丝带围出个大圈子,圈子里侧是票号高楼的二层。

    人群里大多都是看热闹的平民,真正领了牌子进到圈内参与拍卖竞价的终究是少数。

    陈志在排队领号时碰到个熟人。

    正是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府军统领徐刀克。

    徐刀克心情复杂的看着陈志,咧咧嘴本想说点什么,但立马换上副不屑的表情,挑衅道:“少城主今天好雅兴,怎么不躲在司马府里了?这样大摇大摆的上街,都不怕给人磕着碰着?”

    陈志只呵呵一笑,转头对身边的鸿老说道,“鸿老,我听说会咬人的狗不叫,这话对不对?”

    鸿老点头,笑而不语。

    徐刀克的手慢慢握上刀柄。

    鸿老不动声色移步上前,只斜眼轻飘飘的看着他。

    徐刀克握刀的手又松开,若无其事让到一边去。

    在这一刻,看着陈志身边白发苍苍但却龙行虎步昂首挺胸的鸿老。

    徐刀克拳头捏得紧紧的,骨节直发白。

    自己身为花铁心手下的府军统领,却连个刚投效陈志不久的老头都敌不过,何等憋屈。

    他当然知道花铁心对个人实力迟迟不曾突破的自己颇有意见。

    但他着实没办法,他心中只有江湖人的匪气,没有强者的锐气了。

    在城主府中,他被花铁心杀了小妾,最终选择忍气吞声。

    在这市场里,他又被鸿老随意一瞪,选择了让步。

    他不甘心。

    “你们继续在这里看着,我去瞧瞧陈凌云究竟要买什么。”

    徐刀克转身往里走去。

    陈志与鸿老却正讨论着背后的徐刀克。

    鸿老低声道:“前些日子花铁心杀了他的小妾,他心中肯定窝火。城主你觉得徐刀克此人是否有拉拢的可能性?”

    陈志摇摇头,“区区筑基二重,如今我爆发全力都能杀他,不值一提。此人心有反骨,也不值得信任。更何况他与我的仇隙不死不休,早晚定要杀他。先假惺惺的拉拢他再杀他,这样做事看似取巧,实则心有魔障,不是儒门之道。”

    鸿老点头,“的确如此。”

    当年陈氏几乎被灭门之事,正发生在徐刀克投靠花铁心后不久,要说徐刀克没参与,绝无可能。

    所以,从一开始大家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都心头雪亮,又何苦多此一举。

    高天票号的商品来自全国各地,掌柜吴马亲自拿着在二楼高台上公开展示,台下竞拍者各自举牌竞价。

    比起炼器坊市,拍卖会上的好东西的确多了不少。

    时常能出现让陈志感到眼热的东西,就连中品法器的好刀都出了几柄。

    中品法器的起拍价一般都不算过分夸张,大多低于万两银子,当然最后的成交价却又往往会比坊市里稍高些。

    “八千两!”

    陈志再次举牌。

    “九十一号一次!二次……”

    “九千两!”

    “一百零八号一次!二次……”

    徐刀克略显挑衅的看向旁边的陈志,眼神里带着冷冽的笑意。

    这是他第七次叫价。

    无一例外,他每次叫价都在陈志举牌之后。

    无论陈志举牌的是什么,徐刀克都不会让他得逞。

    陈志试图买刀时如是,后来陈志索性胡乱举牌时也如是。

    徐刀克因为这种针对性的叫价,不留神买了两件对他毫无价值的东西。

    但他不在乎。

    徐刀克无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又想重获花铁心的信任,便只能公开做这种事。

    他必须将陈志的仇恨拉满,哪怕这挺冒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