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见银河 > 番外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媒体爆料的事情, 很快就压了下去。

    先是苏秋身边的工作人员出面接受电话访问,公开澄清, 随后几家媒体跟进, 解释照片里车的主人不是什么大老板, 而是苏秋的女性好友。

    再接着, 突然爆出另一桩更大的八卦消息, 主角比苏秋咖位大得多, 吃瓜群众的热情一下子转移,没人再议论她。

    事情当然不是蒋之衍解决的, 是虞星。

    傅家几个哥哥姐姐,是真的疼她,这几年她们相处融洽, 感情日渐深厚。一通电话过去, 傅修远就帮她安排好车和车牌新车的车型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车牌号也只差了一位。

    照片中车牌号并非完全清晰,虞星是先锁定了蒋之衍这个人, 才比对的车牌号。图像技术,至多只能清晰到那个地步,她准备一个和蒋之衍差不多的车牌,对外说服力就已经有了九成九。

    另一桩八卦也是她让人发的。

    爱看热闹的人看见新的热闹, 一窝蜂涌过去, 苏秋这桩已经澄清且“证据十足”的八卦, 自然而然没了看头。

    至于料从何来,狗仔手里多得是, 她从诸多料里,挑了个有意和苏秋竞争但比苏秋更红的女明星,也算一石二鸟。

    钱嚒,虞星现在有的是钱。蒋之衍舍得花钱恶心人,她能输给他

    短短一周时间,苏秋身边的经纪人、助理以及其它工作人员,统统被虞星换了个遍。什么合同,违约金,大手一挥付得爽快,只求给苏秋一个干净的环境。

    苏秋当然知道事情暴露,在虞星面前,哭得喘不过气。

    虞星气她傻,骂她“你找不到戏拍为什么不跟我说蒋之衍能给你的,我给不了吗”

    苏秋羞愧难当,虞星一边骂,又心疼她,抱着她,给她拍背、顺气。

    “我哥手里有个小公司是做娱乐产业的,以后你工作的事就让他们负责。什么经纪约的我也不在乎,合约就写抽一成,够给你身边的员工发福利就行了。等你以后有能力,再自己出去单干。”虞星都给她安排好了,“别再犯傻了,知不知道有事情不跟我说,你说你不是傻是什么我们什么感情,你还怕麻烦我”

    苏秋连话都说不出,哭了好久好久才停下。觉得委屈,又觉得安心,感觉复杂难以形容,倚着虞星不说话。

    啜泣着沉吟许久,她轻声问“蒋之衍那”

    虞星来气,一指头点在她脑袋上“还提他你啊,被人骗了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接不到戏为什么试镜总是最后一关被刷掉,还有你老师给你推荐的角色,都签合同最后还黄了这么多巧合,你就不想想”

    苏秋眨着泪眼。

    “都是蒋之衍干的好事”虞星咬牙,“先把你推到那种境地,再假模假样伸出援手,你上了他的当了”

    “可是,他为什么,为什么”苏秋有点搞不懂。

    她一直以为蒋之衍是一时兴起

    “你长得好看又好骗呗”虞星瞪她,“你不知道他费了多少心思,我都让人查清楚了,从你开始跑戏试镜起,他就没少动手脚”

    苏秋愣愣的,忽然有点懵。

    很多次,很多次在蒋之衍怀里意乱情迷的时候,她都会猛地想他们的开始。她告诉自己,他只是正好碰上的人是她,如果那天,孙玉找的是别人,带去的是另一个想要角色的人,那么在饭局上遇见蒋之衍的就是别人。

    后来睡在他身边的,也会是别人。

    可现在虞星说,蒋之衍不是一时兴起。

    他准备了好久,早有预谋。

    苏秋有点反应不过来。

    虞星没察觉她的异样,给她擦眼泪,“行了不说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盛亦今天找我我都没理他”

    苏秋脑袋里一片混乱,被虞星牵着走,思绪却不知飞去了哪里。

    苏秋身边发生的事,蒋之衍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孙玉问他该怎么办,“要不然我再联系她”

    蒋之衍稍作沉默,说“行了,你不用管。”

    孙玉愣了愣,不敢多问。

    头疼。

    虞星说不让他插手,就真的不让他插手,动作如此利落。

    她作为苏秋的朋友,做这些无可厚非。蒋之衍在意的是苏秋的态度。虞星朝她伸出手,她立刻毫不留恋就离开他。

    她真的就对他没有一点感情

    花了这么几年时间,平心而论,他对她差吗这个小白眼狼

    静坐半天,蒋之衍烦躁地给苏秋打电话。

    记不清是这周以来的第几个,总是,她仍旧没接。

    闭眼稍许,他拧了拧眉,联系助理。

    “让人盯着苏秋。”

    助理很上道,问“需要找机会把苏小姐带回来吗”

    蒋之衍却说“不用。”

    他默了默,道“注意她的安全,隔一天向我汇报。”

    苏秋换了新东家,按理来说,事业应该重新起航。可一盯几天,苏秋都没有出门,数日后,被虞星安排的车接走,之后再没回去。

    听过助理的汇报,蒋之衍眉头紧锁“她人现在在哪”

    那边支吾两秒,小心翼翼说“暂时不知道。”

    “不知道”

    “是的。虞小姐把人接走之后,我们就跟丢了”

    蒋之衍深吸气,忍住脾气,几秒后凉凉道“自己去财务部,扣三个月奖金。”

    啪地一下,挂了电话。

    在公寓转了半天,蒋之衍坐不住,亲自去找虞星。

    虞星倒是没有不见人,她名下有公寓,但大多时间都住在家陪傅非臣。

    蒋之衍到的时候,傅非臣不在。不用见长辈,省了麻烦。

    虞星待他不是很客气,连茶都没上一杯,他也懒得多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苏秋呢”

    虞星一听他提这两个字,眼神一冷,“她的事与你无关。”

    “苏秋在哪里”蒋之衍盯着她,执意追问。

    “你来如果是为这些事,那就回吧。”虞星起身,片刻不留,“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不送。”

    “虞星”

    他在背后叫住她。

    虞星停住脚。

    “我知道你怪我。”蒋之衍说,“我理解你的心情。”

    “理解”虞星转身,“你理解什么你根本不理解”

    “我承认我对苏秋的做法不妥,但是”蒋之衍眉头紧拧,无可奈何,坦白,“但是我是真的喜欢她。”

    虞星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你喜欢她你就是用这种方式喜欢她的”

    她又要走,蒋之衍忙道“我不骗你”他板起脸,“我说认真的。很早开始我就对苏秋有意思。高中你记得吧我们那个时候见过,我追过她一段时间,但是她没给我好脸色,对我很冷淡。”

    “所以你就逮着机会,几年之后这样作践她”

    “不是”蒋之衍解释,“我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末了,认错,“我承认我方法用错了,但是这一年多里,我对苏秋没有半点不好。我也跟她说过很多次,我喜欢她,是她不信。”

    虞星沉默数秒,“你跟她说过”

    “说过。”

    “什么时候怎么说的”

    蒋之衍有点尴尬“就平时相处的时候,我跟她说我很喜欢她”大部分时间是在床上。

    虞星看他这表情,哪会不知道,顿时又生起气来。

    “你”

    话音未落,来陪虞星过下午的盛亦正好抵达,赶上这出。

    从外走进来,看这架势,盛亦问“什么情况”

    蒋之衍忙说“我来找苏秋。”

    虞星看着盛亦,恨恨道“他说他喜欢苏秋,我听了都好笑”

    盛亦打量蒋之衍半分钟,蒋之衍不闪不避。

    稍顿,盛亦缓缓道“苏秋在她自己家。”

    “盛亦”

    虞星皱眉,盛亦摇了摇头“我跟他这么多年朋友,他说真话假话我能看出来。”言下之意,蒋之衍没有说谎。

    盛亦看向蒋之衍,继续道“虞星把她送回去了。”

    蒋之衍一愣,“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阮姨去秋秋公寓的那几次,都发现你留下的衣服,还有你是不是在她回爸妈家的时候去接过她你有病吗,生怕不够显眼是不是”虞星没好气道,“我安排澄清的那些,唬外人可以,糊弄不了阮姨,她之前发现那么多蛛丝马迹,一直没问,还都是我不在国内时候的事情,这次八卦消息一出,怎么可能信是我她看新闻看得完,知道后立刻就把秋秋叫回去,骂了两天都不肯放她出来”

    连虞星都被骂了,怪她陪着苏秋一起骗她们。

    阮姨把苏秋拘在家里教育,现在对苏秋演戏这件事很不赞同。

    蒋之衍愣了片刻,拔腿就走,转眼没了人影。

    “蒋”

    话没说完,虞星被盛亦拦下。

    “算了,让他去吧。”盛亦道,“能不能成,看他们造化。”

    虞星没辙,把火气撒在他身上,握拳锤他“谁让你告诉他秋秋要是有什么不好,到时候我都怪你”

    盛亦一把搂住她,笑着任她打,“我不信你没看出苏秋对蒋之衍有感情。”

    “我看出什么看出我要是看得出,不会到现在才知道蒋之衍这狗东西干的好事”虞星冷哼,就是嘴硬不承认。

    盛亦不在乎,揽着她上楼,“好了,别管他们。回房间看电影你想看什么等会我给你按摩好不好”

    虞星撇嘴,气呼呼,脚下还是跟着他走。

    两个人一同迈着台阶向上,其余纷杂事情,统统甩在身后。

    蒋之衍到苏秋家,如何闹了一番,有好几种说法。

    沈时遇说得何其夸张,童又靖和虞星信不过,后来还是亲自问苏秋本人。奈何苏秋脸皮薄,含糊几句,没能说清楚。

    不过有几点可以确定蒋之衍上门,被阮姨拿着鸡毛掸子一通好打。他赖着不走,非要表真心,气头上的阮姨一个字都听不下去,他为表诚意,在客厅里跪了好久。

    苏秋心软,很快就松动态度,气得阮姨连她一块骂,让她也跟着跪。

    于是这俩人一同在苏家客厅跪了大半个下午。跪到后来,膝盖生疼。

    蒋之衍心机重得很这话是虞星评价的他借着难得的气氛场合,对苏秋百般体贴,找东西给她垫,又是心疼,又是舍不得,而他自己做出一副铁骨铮铮的样子,跪得笔直,没叫一声痛。

    阮姨在房间里躲清静不肯见他们,反而正中蒋之衍下怀。他趁机会对苏秋倾诉衷肠,说自己早就喜欢她,大学前那一段时间追她,因为她态度冷淡,怕操之过急,暂时放弃。

    后来交了几个女朋友,都是照着她的样子找,没处多久一个个都分了。

    这话其实不算假,但他进行了一点艺术加工。那时候放弃,确实是因为苏秋态度冷淡,他怕操之过急,同时又有一点抹不开脸,一气之下连着番换女朋友。

    倒也是因为换得多,每个都像她,但又不是那么个感觉,蒋之衍才意识到,他喜欢的不是苏秋这个类型,而是苏秋。

    苏秋耳根子软,性格也软,最主要的是她对蒋之衍并非真的没有感情。

    尽管虞星万分不愿意,这场闹剧结束以后,苏秋还是被蒋之衍“骗”到了手。

    阮姨那边费了好大的劲才处理好。

    而苏秋和蒋之衍公开,是在这之后半个月。

    又一次,苏秋被拍到,在她和蒋之衍约会的某一天。

    没有再躲,也没有让谁去澄清。

    她在出席活动的时候,大大方方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新闻是假的吗当然是假的啦。”

    她笑着,在一众等着搞事情的媒体们带着怀疑和看好戏的眼神中,淡定回答“那不是什么金主,也不是什么老板,那是我男朋友。”

    第一家媒体发出采访视频后,蒋之衍第一时间就上了他那个几乎不使用的微博,转发,并配文道

    “只是平常的约会,希望大家不要过度解读。我女朋友脾气好,但我比较直,网络上的恶意非议如果对她造成影响,我绝对会追究到底。”

    那天网上很热闹。

    蒋之衍的身份、背景、身价,被扒出来,吃瓜群众好一阵议论。关于苏秋的风评,变了又变,大家终于可以确定她是真的有后台,但人家的后台不是金主,不是煤老板,是正儿八经的男朋友。

    还是大集团继承人,纯粹的高富帅。

    一时间,羡慕嫉妒有,祝福赞美也有。

    而只有亲眼目睹的盛亦知道,在蒋之衍那条微博下的好几万条评论里,有一条来自虞星小号的留言,四个字,倾注了所有“祝福”

    “狗东西,呸”

    当然,蒋之衍才没空翻,苏秋同样。

    作为“高富帅”本人,蒋之衍发完微博,开车到活动现场接苏秋“下班”。

    他们吃饭、逛街、看电影,做了所有情侣都会做的小事。

    简单,但快乐。

    风言风语无所谓,看好看坏都随意。

    他们忙着手牵手,还要一起过很久很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