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万灵劫尊辜雀冰洛 > 第97章 空灵一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赢都城破,尸族来袭,赢都百姓提刀而出,与毒兽进行巷战。

    辜雀与天眼虎尽量躲避,却依旧是杀了个满身是血,所幸两人身体都极为特殊,不至于中了鲜血之毒。

    长街的尽头,众人逃杀,一个身穿黑衣、脸蒙黑布的高大身影忽然走出,披头散发,手持长剑,全身气势磅礴,赫然便是玉虚宫首席大弟子——正阳子!

    他虽然乔装打扮了一番,但辜雀还是认出了他,认出了他眼中的杀意。

    他眼神深邃无比,目光之中透着坚定的杀意,一步一步,缓缓走来。

    偶尔有一头毒兽从房顶窜出,朝他扑去,被他随意一剑斩成两断。

    鲜血喷涌,不沾其身,他步伐节奏未变,每一步走出,仿佛都发出一声惊天巨响。似乎像是踩在人的心头,让人呼吸压抑,血气翻涌。

    长街有风在吹,吹起他满头长发,手中的长剑血光闪闪,锋芒毕露。

    辜雀瞳孔一阵紧缩,忽然轻声道:“背着她走。”

    天眼神虎眉头一皱,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话。在他看来,辜雀虽然不算聪明,但不会做愚蠢的决定。

    正阳子已然走近,站在原地,眼中杀意沸腾,寒声道:“你好胆!杀我分身,还敢独自一人!”

    辜雀苦笑,当然只能独自一人,跟着山河老师自然正阳子不敢出手,但万一山河老师也是玩偶,突然变脸要搞自己,那可就完蛋了。

    这种关键时刻,只能相信自己!

    他轻轻摇头,缓缓道:“你要杀我?”

    正阳子眯眼道:“你不服?”

    辜雀轻叹了口气,淡淡道:“没什么不服的。论恩怨,我毁你炉鼎,坏你武学前途,你当然有理由杀我。论身份,你是七大圣山之一的首席大弟子,我只是游离在这个世界边缘、饱受病痛厄运折磨的小?潘俊!

    “论武功,你只差一步便可跨入生死之境,而我却还在极变巅峰徘徊。论实战,我虽然背棺三年,经验丰富,但你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不会比我差。”

    说到这里,辜雀忽然笑了起来:“无论怎么说,死在你手里,都没什么不服的,只是...有一点比较奇怪。”

    正阳子冷笑道:“什么奇怪?”

    辜雀笑道:“奇怪在于,我这种根本不入你法眼的小角色,偏偏给你造成了最惨痛的打击。你最好的炉鼎被我破坏,你的分身被我杀掉,你的损失大到几乎不能承受,你说奇怪不?”

    正阳子脸色已然阴沉到了极致。

    辜雀轻笑出声:“照理说,无论如何,我这种小角色都不该是能对你造成麻烦的,可是偏偏就让你这么惨,你说这是为什么?”

    正阳子森然道:“因为你运气好,恰好撞上了!”

    辜雀缓缓低头,喃喃道:“千万不要把别人成功的事归结为运气,否则现实会用耳光把你打醒!“

    说到这里,辜雀豁然抬头,眼中闪出两道异光,缓缓道:“正阳子,你杀不了我!”

    “杀不了你么?那我就用实际行动把你打醒!”

    正阳子说着话,忽然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一道恐怖的剑光已然亮起!

    一剑而出,仿佛天地失色,风云变幻!

    青色的剑芒激荡在长街之上,两侧的景物仿佛在倒退,在模糊,在消失!天地之间,唯有此剑!

    辜雀缓缓闭上了眼,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都说但凡是经历过沧桑的人,经历过磨难的人,都会变得成熟,变得稳重,变的理智。

    因为磨难,会磨平一个人的棱角,会磨平一个人的斗志,让人不再意气,不再冲动......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当看到正阳子走来,自己反而不想逃!想去挑战!哪怕流血!

    为什么!在这惊天一剑刺来的时刻,自己反而热血沸腾?

    辜雀豁然睁开双眼,眼前是强大到极致的一剑,寂灭巅峰的一剑!

    仿佛空气在流动,朝着自己不断挤压而来,空间已经变得粘稠,像是一滩沼泽,人深陷其中,无法动摇。

    于是那一剑而来,犹如苍穹倾轧,五海颠覆,恐怖的剑意滔滔不绝!

    辜雀手中已有刀!短刀!

    短刀血红,娇艳欲滴!

    瞳孔透出金黑两道截然不同的神光,刀身两侧生出阴阳两种完全对立的元气!

    于是他没有退后,只是一刀刺出!

    仿佛刺破了凝固的空间,一切都在崩溃,像是肉体与灵魂同时解放,像是冰河初融,春暖花开。

    “铿!”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长剑与短刀锋芒相触,犹如针尖对麦芒,激发出一股如水波一般的元气,荡漾几许,竟然消失不见。

    正阳子瞪大了眼,脸上尽是不可思议,惊道:“绝无可能!你竟然挡住了!”

    辜雀轻轻一笑,摇头道:“神来之笔,天来之刀,我感觉我的灵魂与这片世界像是连在了一起,出现了前所未见的空灵!但......我没有挡住!”

    说到这里,他脸色顿时嫣红一片,一口黑血顿时如剑一般喷出,整个人发出一声嘭响,骤然倒飞出去。

    全身青光弥漫,正阳子那一剑所蕴含的元气在体内席卷,不断炸开,让他深受重伤。

    但是他反而在笑。

    他的脑中,全是刚才正阳子那惊天一剑,全是自己刚才那空灵一刀!像是挣脱了某种枷锁,虽然痛楚,但是却畅快无比!

    辜雀知道,自己应该是打开了一扇门,一道自己刀法的大门!

    他背棺三年,历经惨战,无数次徘徊于生死之间,悟得独特的刀法,但完全不成体系!

    但就在刚才,面临生死威压,强大的剑意,竟然令自己忘记了万丈红尘、千般烦恼,陷入一片空灵,刹那间悟通了刀道!

    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让他恨不得立刻停下所有事情,就地打坐感悟!

    正阳子也在笑,笑得极为狰狞,寒声道:“原来是装的!我以为你真的可以跨越三个境界接我一剑呢!硬撑的感觉,不太好受吧!”

    辜雀微微眯眼,忽然深深一躬而下,大笑出声道:“这一躬,还你助我悟通刀道之人情,你不妨再出手一试!”

    “出手?”

    正阳子忽然一怔,大喝道:“好!受死!”

    他右脚一跺,在地上踏出一个恐怖的凹坑,一道道裂缝蔓延开去,身体已如炮弹一般激射而出!

    于是一道无与伦比的剑芒再次显现!青光纵横,道韵弥漫,大地一片惨绿,仿佛世界都换了颜色。

    依旧是巅峰的一剑!甚至比刚才的一剑更强!

    辜雀缓缓摇了摇头,脸上露出畅快的笑容,竟闭上了眼,右腕一转,一刀快若光影,骤然斩下!

    短刀两侧,金黑之光不断蔓延,一道两色的刀芒刹那间激射而出,骤然斩在剑芒尖上!

    一声刺耳的铿锵之声响起,像是金属在碰撞,只见金色和黑色相互排斥,朝两侧激纵,竟然刹那间把这道璀璨的剑芒撕裂开来!

    只是那股强大的元气却突破了这道刀芒,轰然撞击在辜雀胸膛,把他击飞数丈之远,直接跪在地上,喷出数口黑血!

    正阳子目眦欲裂,大吼道:“不可能!怎么可能击溃我的剑芒!”

    辜雀大笑道:“阴阳并行,骤然相融相斥,产生的撕裂之力不是单单境界可以概括的!正阳子,若非我元力不如你,你已是一具尸体!”

    他说这话,脸色愈发苍白,不断喘着粗气。

    两剑之威,让他深受重伤,半年以来,他还未曾如此狼狈过。

    想到这里,他忽然朝天看去,只见天空乌云滚滚,几乎要把大地封住。

    正阳子死死咬牙,寒声道:“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死!”

    他说着话,全身澎湃的元气顿时爆炸开来,大地裂缝蔓延开来,似乎两侧石屋都在颤动。

    “我说过了,你杀不了我!”

    辜雀深深一笑,忽然大喝道:“天眼虎,你他妈还不出来老子就真的挂掉了!”

    “来了!”

    一声虎啸响起,天眼虎驮着轩辕轻灵忽然飞出,虎爪拉着一根绷紧的墨线,不断朝下弹出一道道恐怖的黑纹。

    黑纹激射而出,化作一道道犹若实质的锁链,发出铿锵之声,顷刻之间把正阳子封在了原地。

    正阳子眉头一皱,一剑瞬间斩断一道锁链,狞笑道:“这种东西也能困住人吗?”

    辜雀没有说话,只是笑着。

    天眼神虎看了天空一眼,连忙大叫道:“小子你保重!我先跑路了!”

    他说着话,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正阳子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低头一看,只见地上一滩黑血像是在蠕动一般,显得诡异无比。

    他脸色微变,豁然抬眼朝上看去,只见天空乌云滚滚,一道闪电骤然撕裂虚空,像是就在头顶一般!

    他顿时瞪大了眼,右手长剑疾出,不停斩断一道道铁链,但偏偏就是进度太慢。

    惊雷不断,厄运之血散出微微光亮,一股股黑气蔓延。

    下一刻,一道恐怖的闪电忽然又撕裂虚空,而这一次,是朝下劈来!

    辜雀顿时大叫一声,吓得魂不附体,一把掀开棺盖,连忙缩了进去,把棺盖紧紧盖上。

    正阳子怒吼一声,一剑斩开最后一道锁链,身影刹那间化作一道流光。

    惊天雷霆轰下,伴随着那恐怖的声响,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朝四周席卷开去。大地龟裂,房屋骤然倒塌,一切都在湮灭。

    正阳子惨叫一声,最终还是被这股残余的力量扫中,在空中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身影轰然砸在地上。

    他脸色苍白,神色萎靡之际,胸中更是有滔天愤怒!

    怎么这厮运气这么好!竟然恰好有一道雷劈过来!

    辜雀缓缓推开棺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轻声道:“正阳子天师不愧是首席大弟子,连老天爷都蛮照顾你的嘛!”

    听到此话,正阳子气得血气翻涌,一口鲜血再次忍不住喷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