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久别相思而遇 > 第615章 再哭,又把你扔下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连远璋一脸惊慌的看着连倾雪,脸色惨白的就像死人一样。

    地上,那个摆放着的古董花瓶,碎了一地。

    “倾雪,我……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听到。”连远璋紧张无措的看着连倾雪,说着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话。

    连倾雪不说话,只是一脸阴恻恻的盯着他,那眼神却是让连远璋心慌恐惧的很。

    老太太走过来,那一双布满皱纹的眼睛,哪幽灵一般阴森诡异的盯着他。

    “老夫人……我……”

    “进来!”老太太打断他的话,冷声说道,然后转身进书房。

    连倾雪微微侧身,给他让出空间。

    连远璋猛的吞了一口口水,双手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摆,一脸心有余悸的进书房。

    入他眼睑的是躺在地上的常佩馨。

    她的脸色苍白,地上有一滩血渍。

    不过,胸口却还起伏着,说明她只是被打晕,而不是死了。

    “都听到了?”老太太往自己的椅子上一坐,表情冷郁阴森,就那么直直的盯着连远璋。

    简单的四个字,却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一下一下扎进连远璋的身体里,让他瑟瑟发抖。

    本能的摇头否认拒绝,“没……没……我什么也没听到,我没什么也没看到!”

    “既然没听到,也没看到,那你在害怕什么?”老太太冷冷的问。

    “没,没,我没害怕。我……”连远璋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这么惶恐又惊悚的看着老太太。

    “嗯,”老太太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继续追究的意思,只是那眼神,却是让人毛骨悚然,“这几天住的还习惯吗?”

    “习……习惯!”连远璋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天在厉氏的年会上,不是挺横的?怎么了?到了我这,就变的小心翼翼又战战兢兢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不,不,不……”

    不什么,连远璋自己也不知道。

    就只是一脸惶惶的看着老太太。

    “在北逸那边,是不是过的很害怕?”老太太又问。

    连远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北逸应允了你什么?让你冒死跟我作对?”

    “没……没……我……我只是想让老夫人救救我……”

    “哦?救你啊?”老太太诡异的一笑,那眼神真得是……渗人的很,“你那私生子,前两天出狱了?”

    连远璋只觉得心漏了一拍,一脸震惊到害怕的看着老太太。

    “北逸把他们母子俩都送出去?”老太太继续说道,“所以,这就是他跟你的交换条件是吗?”

    连远璋瞪大了双眸,惊惧又惶恐的就像是看到了鬼魅。

    “你是觉得,北逸的势力在我之上了?他把你的私生子送出去,他就安全了吗?你是真觉得,我不能对他们做什么了?比如说,在街上被抢遇刺,不治而亡?”

    “扑通!”连远璋在老太太面前跪下,“老夫人,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饶过他们,求求你饶过他们。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我这么命就是你的!”

    “呵!”老太太冷笑,充满了诡异的阴冷,“你这条命,如何与我北家的名声相提并论?”

    连璋远怔住,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她,然后就是不断的瞌头,“老夫人,我错了,我错了。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老太太就这么看着他,不说话,只是唇角勾起的那一抹诡笑,却是让人如同看到索命阎王。

    宋云洱每天都陪在厉庭川身边,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

    接到毛豆电话时,宋云洱正在给厉庭川的腿部轻轻的按摩着。

    “我接个电话。”宋云洱看着厉庭川,拿起手机接起。

    “妈妈……”耳边传来毛豆很是委屈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

    宋云洱一听,心一下就软了,满满的全都是自责与愧疚。

    她已经有一周没见到毛豆了。

    “毛豆,怎么了?怎么哭了?在贝姨家有没有听话?”宋云洱柔声问道,语气尽是慈爱。

    “妈妈,你是不是又不要我了?”毛豆一听她的声音,哭的更伤心了。

    “毛豆,不哭啊!妈妈没有不要你。妈妈只是现在有事,没办法照顾你而已。你在贝姨家要乖乖听话,妈妈过两天就来接你。”

    “妈妈,你有什么事?为什么要把我送人?”毛豆问。

    宋云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就这么僵直站着,拿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

    “妈妈,我听话,会很乖,不会惹你生气。妈妈,你不要把我送人,你来接我回家好不好?”毛豆哭着乞求着。

    宋云洱的心就像是被刀扎着一样,很疼很疼。

    她顾住了厉庭川,却顾不住女儿。

    她让女儿再一次失去安全感。

    “过来!”厉庭川朝着她招手。

    “妈妈!你又骗我!”电话那头的毛豆一听到厉庭川的声音,“哇”的一声哭的很凄惨了,“妈妈,你跟他在一起,你却不要我!呜呜……妈妈,你说过,我们永远在一起的,你又不要我了!”

    宋云洱听着毛豆的指控,整个人僵硬的就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厉庭川看着她的表情,也差不多猜到了个大概。

    眉头微微的拧了拧,语气提高几分,“过来!”

    宋云洱回过神来,机械的走至他身边。

    手里的手机被他夺过去。

    “不许哭!”用着冷厉又命令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的毛豆呵斥着,“再哭,把你从阳台扔下去!”

    果然,电话那头的毛豆瞬间止声不哭了。

    “厉庭川,你干什么吓唬孩子!”宋云洱气的愤瞪着他。

    厉庭川瞥她一眼,对着毛豆问,“你在哪?我让人过来接你!”

    “我在……”毛豆说了一个具体的地址,“我要妈妈过来接……”

    话还没说完,厉庭川直接挂了电话。

    “厉庭川,你干什么又吓孩子!”宋云洱一把夺过手机,没好气的瞪着他,“你已经不止一次吓到她了!你凭什么……”

    “你再说一遍?”厉庭川打断她的话,冷冽的眼眸盯着她,“你说我凭什么?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