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上门兵王俏总裁 > 第715章 你这么急着去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叶北这幅话里有话的样子,楚玄韵脸上顿时一呆,接着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

    “怎么会呢?

    叶先生你上次不告而别我还着急了好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这完全是惊喜!”

    楚玄韵紧张的连连摆手,不过叶北看到他的手指时,瞳孔却是突然一缩。

    不过很快就被他给压下去了,紧接着便换上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是吗?

    只是惊喜而已?”

    说着,叶北笑了笑,向屋内看了看。

    “那我就放心了,来擦擦头上的冷汗,你看看这大冬天的,有的人冻死,有的人就热死,可真是讽刺啊对吧?”

    “对对对,这世界真是奇怪……”连连应和着,楚玄韵心中都快要崩溃了。

    楚地宏可是亲眼目睹的叶北死了,要知道,楚家人世代为医,身为楚玄韵二叔,更是入微境界的高手,楚地宏可不是什么酒囊饭袋。

    他的眼力就算再差,又能差到哪去?

    不可能连一个人是生是死都看不出来。

    因此,楚玄韵到现在都不敢肯定,这个叶北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叶北见他丝毫没有躲开路让自己进去的意思,便直接一弯腰钻进了别墅内。

    这一幕让楚玄韵心中有些无奈,虽然摸不清叶北为何突然过来,但楚玄韵还是尽量表现出一副自然的样子。

    “老贺呢?

    扎完针了?

    他醒不来吧?”

    “放心吧,醒不……啊,不是,我给他扎了几个安神的穴位,现在应该睡的正香呢……”勉强的笑了笑,而后楚玄韵强行辩解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冷笑了一声,接着叶北脸上露出了一副阴险的神色,接着凑到了楚玄韵的身边。

    “兄弟,我看你干脆别救醒老贺了,让他就这样死球算了,到时候咱哥俩就能平分他们家财产,你说怎么样?”

    “额呵呵,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明白……”“我说的多直白了,你怎么会听不明白呢?

    过来我跟你说,到时候啊……你去死吧!”

    胳膊搭在楚玄韵脖子上,而后叶北说了一半,突然另一只手便直刺楚玄韵的喉咙。

    不过正在这时候,突然半边身子一麻,顿时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便浪费了。

    一时间,叶北神色间满是懊恼之色。

    刚刚他打开门见到楚玄韵第一眼的时候,便已经注意到了他手指上的伤势,脑袋中顿时想到了当初在黄薇薇那里遇到的蒙面人。

    对于自己手掌所造成的伤害,叶北心中还是很清楚的,这才可以一眼看过去便认了出来。

    而刚才身体上那熟悉的酥麻感,更是让他肯定了这个人的身份。

    但即使如此,叶北心中仍旧有些疑惑,不知道这楚玄韵当初为什么要去招惹黄薇薇。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他擒下来,到时候所有的问题就都可以找到答案!甩了甩有些酥麻的左手,而后叶北腰身微弯,紧接着整个人就如同一只迅捷的猎豹一般飞扑而出。

    这个姓楚的手段怪异的很,尤其是那种让人身体酥麻的手段更是神奇。

    不过叶北倒是不怕他,毕竟这种手段只有近身的时候才能使出来,只需要即打既走,不给他抓到机会,那么叶北可以轻松的玩死他!面对这样无赖的打法,楚玄韵心中暗暗叫苦,可以说他几乎已经招架不住了。

    每次准备抓住机会上去与叶北缠斗的时候,都会被他巧妙的避开,当真是来去自如,楚玄韵甚至都摸不到他的衣角。

    再加上叶北这一拳一脚可是很重的,打在身上最少也要断上几根骨头。

    要不是楚玄韵从小接收家族药液浸泡,骨骼躯体都比较结实,恐怕早就被拆碎了。

    饶是如此,面对叶北的凶猛进攻,仍旧是压得抬不起头来。

    “你这个混蛋,你就不能跟我硬碰硬吗?”

    “好啊,如果你不用那种把人弄麻的手段,那我就跟你硬碰硬!”

    冷笑了一声,而后叶北开口道。

    “行,那我不用,咱们两个现在来硬碰硬!”

    说着,便想要直接向叶北身上扑去,然而见到这一幕,叶北顿时后撤两步与他拉开距离,而后抬腿猛地一踹楚玄韵的腿弯,顿时他便跪倒在了地上。

    “你、你没信用,说好的硬碰硬!”

    “抱歉啊,对付你这种人,没信用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冷笑了一声,而后叶北便直接抓住了楚玄韵的胳膊掰了几下,顿时他的左手便被卸下来了。

    接着又抓住他的右手,狠狠的掰了一下。

    一时间,楚玄韵两条手臂都被卸了下来,这时候他已经彻底放弃抵抗了。

    叶北明白,楚玄韵并不傻,刚才的情况下,他必须要用激将法来迫使两人进行硬碰硬的贴身肉搏。

    也只有这样,他才有那么一丝赢得机会,不然一直这样被叶北游斗下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个是温水煮青蛙,慢性死亡,另一个是搏一把,赢了有一线生机,败了结局也还是一样的。

    他的选择的确有赌的成分,但很显然,他赌输了。

    叶北还就是个不讲信用的人。

    或许在其他事情上,叶北会讲信用,但这可是搏命,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果因为讲信用,结果被楚玄韵近身,以他那古怪的手段,叶北还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胜。

    “行了,你说……卧槽!”

    叶北正想问他这次过来的目的是什么,然而看到楚玄韵嘴巴动了动,顿时面色大变。

    伸手便直接掐住了他的腮帮,将他嘴巴撬开,然而里面却什么东西都没有。

    “你这个混蛋,赶着投胎也不用这么快吧?”

    暗骂了一声,而后叶北左右看了看,便直接拽着楚玄韵快速的冲出了别墅,直奔附近一片树林而去。

    而此时,他的身上已经逐渐冒出了一些脓疮,看起来十分恶心。

    叶北心中一阵后怕,这种病症一看就是传染病,幸好他反应快,在毒药见效之前把楚玄韵拖出来了,不然在贺星辰别墅留下什么病毒,那可就麻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