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花嫁胭脂碎 > 第17章 大婚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和靖盯着燕婴看,燕婴倒也不慌不忙地和他对视。

    “来都来了,那本世子就去看看吧。”

    说罢,燕婴就要起身。

    楚和靖直接挡在了他跟前。

    “世子,这是本王的家事。”

    燕婴桃花眼微微眯起,像是一只不耐烦的狐狸,“沈宜安送到本世子那里的时候,就半死不活了,本世子救了她,她这半条命,就得算在本世子头上,既然是本世子的东西,我就得好好看住了,所以沈宜安这半条命,本世子说她得在,就得在,说她不在,她才能不在。”

    人,要么是活着,要么是死了。

    又何来半条命之说?

    燕婴此言,分明是要护下沈宜安了。

    楚和靖没有再拦。

    如今朝中局势不稳,北燕虎视眈眈,燕婴是他们求和的关键,他不能在这个档口和燕婴过不去,免得又触了楚匡义的霉头。

    燕婴一袭红衣在前头走着,月光柔和,更显得他光芒夺目。

    楚和靖在后头看着,不知怎么的,又想起白日里的沈宜安来。

    她那么决绝地举起手里的簪子,直接朝他的心口扎了过去。

    后来他也看过,那簪子被磨得锋利无比,她是下定了决心要他的命。

    恍惚间,几人已经到了院子门口。

    影一上前,将院门打开,燕婴敛了袍子进去。

    里头忽然冲出一个人来,尖叫一声,“滚!你们都滚!”

    影一一惊,赶紧上前控制住,却见是披头散发的卿羽。

    卿羽被影一反剪了胳膊,仍旧朝着楚和靖龇牙,“你还来做什么!你就是见不得我家小姐活着!”

    楚和靖面无表情开口,“她怎么样了?”

    “我家小姐若是死了,我也会跟着去,到时候你和贱人后半辈子都不要想过安宁了,我要变成厉鬼,天天在你们身边晃悠!”卿羽厉声嘶喊。

    燕婴轻笑一声,“呵,倒是个忠心护主的丫头。”

    “长得也算不错,”燕婴缓步过去,挑起她的下巴来,轻轻捏了一下,“看在你长得不错的份上,我就去瞧瞧你家主子,说不定还有条活路呢。”

    北燕苦寒之地,却生长着不少珍稀的药材,而且专为皇族服务的巫医,时代承袭,神秘莫测。

    除了皇族以外,他们从不为任何人诊治。

    江湖上,一直都有关于巫医的传说。

    传说他们能生死人肉白骨,手中的丹药更是可以让人返老还童。

    生死人肉白骨这话放在从前楚和靖是肯定不信的,只是如今,却也存了几分幻想。

    万一那燕婴的身上,当真带了点什么珍稀的药材呢?

    楚和靖随着燕婴一道进去。

    他见燕婴将沈宜安的头抬起来,缓缓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昏迷之中的沈宜安面色惨白,形容虚弱到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只要他呵一口气,她就能飘起来。

    她躺在他的腿上,整个人蜷缩着,像是被他抱在怀里一般。

    楚和靖微微蹙眉,心头飞快闪过一分不悦,却还是被他压制下去。

    良久,燕婴都没有说话。

    一旁站着的大夫只是不住地摇头。

    他已经使出了毕生所学了,但是这沈宜安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失血过多,她又身子孱弱,最重要的是,她自己已经没有了求生的希望,脉搏越来越微弱,几乎要消失不见了。

    这样的人,就算是华佗转世,也救不活了。

    屋子里的沉默像是头顶的乌云,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楚和靖唇齿干涸,他知道,此刻他最好是转身就走,对沈宜安的生死毫不在乎,如同他三年以来一贯的样子。

    可是他却挪不动步子。

    看着沈宜安躺在那里,他竟忍不住想要上前去触碰一下她的睫毛。

    “世子,可有什么办法吗?”

    话刚出口,连楚和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燕婴轻笑一声,“王爷这是想让她活着?”

    楚和靖抬起头来,满眸清冷,一副事不关己的公正样子,“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本王后院里的人,本王自然是希望她好好活着的,不然被外人知道了,倒要诟病本王是那心狠手辣,薄情寡义之徒。”

    原来你打断她的腿,汲取她的骨髓,杀了她的孩子,将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眼看着另外一个女人将长刀插到她心口里却无作为,是希望她好好活着啊。

    还真是看不出来。

    燕婴心里如是想到。

    但是他却挑唇一笑,桃花眼斜斜飞起,“王爷对她的情谊还真是令人感动,那么这颗药,本世子便送给王爷了吧。”

    说着,燕婴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直接扔给了楚和靖。

    楚和靖抬手接过,他直接起身,连沈宜安的头磕到了床沿上都没有管。

    他打了个哈欠,慵懒开口道:“好了,夜深了,本世子也要回去了,就不扰王爷春宵好梦了。”

    好像他今日过来,真的就只是一时兴起。

    燕婴走后,影一便将不相干的人都撵了出去,屋子里便只剩下楚和靖和沈宜安两个。

    他将药塞到了沈宜安的口中,又捏了她的鼻子,强迫她咽下。

    小指扫过她脸颊的时候,他忽而一愣。

    从前的沈宜安,肤如凝脂,可是如今,形容枯槁。

    她的皮肤变得干燥粗糙,摸上去还冰凉无比。

    楚和靖忽而失了神,一把抓过她的手,急切搭在了脉上。

    还有心跳。

    而且,好像还比刚刚跳得更剧烈了几分。

    看来燕婴那药,还是有效果的。

    沈宜安,你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了。

    楚和靖缓缓伸出手去,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睫毛。

    她于昏迷之中转了转眼珠,睫毛抖动,吓得他像是触电一般,赶紧缩回了手。

    “王爷,”影一在外头敲了敲门,“王妃久等您不去,已经发了脾气了。”

    楚和靖抬头往外看,月上梢头,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今夜,是他和顾筱菀的大婚之夜,她还等着和他洞房花烛。

    只是现下,他实在没了兴致。

    “去牡丹阁吧。”

    过了一会儿,楚和靖打开门,对影一道。

    影一那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今夜是大婚之夜,楚和靖不去蔷薇园,居然要去牡丹阁?

    这不是打顾筱菀的脸吗?

    更何况,那牡丹阁里住着的萧姨娘,一向都是楚和靖不喜欢的,今日怎么想起她来了?

    不过楚和靖的命令,影一还是不会反抗的。

    楚和靖到了牡丹阁没一会儿,蔷薇园那边就收到了消息。

    丫鬟跪在地中央,吓得瑟瑟发抖。

    身着红衣的顾筱菀眼睛也是通红的,烛火在她眸子里跳跃生光,看起来像是鬼魅一般。

    “牡丹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