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阴婚不散:鬼夫大人狠狂野 > 第476章 就是希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蝴蝶夫人是被一阵剧痛惊醒,她想喊几声,可是因为太疼了,她不住的哆嗦,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醒了!”重凌的声音不温不火,却带着几分魅惑。

    蝴蝶夫人惊恐的看着他。

    “你骗我是不是?”重凌问。

    蝴蝶夫人一怔,眼睛里全是恐惧。

    “没关系,我会自己去问冥天战神!”

    “他…他不是死了吗?”蝴蝶夫人下意识的问。

    “死?”重凌眯着眼睛,冷笑:“为什么说他死了!”

    “他…”蝴蝶夫人说不出口。

    “不说的话!”重凌看着旁边海水,眼神悠悠。

    “好,我说!”蝴蝶夫人一咬牙:“其实当初我给你下毒花无月是知道的!”

    “你胡说,无月不会害死我!”重凌厉声说。

    蝴蝶夫人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

    “大人,你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当初你利益熏心,野心极大,神界是容不得你的,花无月就是为了不让你害人,才那么做,她早就知道了。我起先不明白,为什么给她下毒却被魔尊大人你喝了,后来我才明白了,都是花无月设计的!”

    重凌看着我蝴蝶夫人,眼中冒火。

    “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重凌问。

    蝴蝶夫人苦涩的笑了:“左右我要死了,大人不如给我个痛快吧,我说的都是实话!”

    重凌半晌没吭声,最后他悠悠的问:“她去了哪里?”

    “就在这座岛上,大人你被关起来后,花无月和冥天战神将魔宫洗劫一空屠戮殆尽,她自己也没落个好下场!”

    重凌起身,临走时给了蝴蝶夫人一个痛快。

    …

    最近的日子过的飞快,我的修为大增,而九尾狐甚少回来,我也注意到岛上的不同寻常,半夜十分总能听到妖兽的咆哮,似乎极其不安。

    我做着份内的事,自从上次见到九尾狐可以变化成人后,我就一直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希宝。

    尽管他不承认,但是他说话的声音简直和希宝一模一样,我不觉得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这天,我刚刚吃过饭,就看见围栏外面站着一只通体雪白造型奇怪,留着山羊胡子的妖兽。

    我还以为是一般的妖兽也没有在意,没想到那家伙忽然张口喊了一句。

    “骚狐狸精,出来!”

    我一愣,回头看了一眼这位大胆的妖兽,敢这么叫九尾狐真是太牛了,我就不敢这么叫。

    果然,九尾狐从房间里出来,冷漠的看着白泽。

    “白泽,别挑战我的耐心!”九尾狐说。

    白泽看了我一眼,眯了眯眼睛。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家伙看人的时候带着打量和探究,甚至是有些惊讶的。

    九尾狐察觉到它的目光,飞身到了它跟前,两只妖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一起飞走了,很长时间后九尾狐才回来,我看到它雪白的皮毛上有血。

    “你受伤了?”我跑过去。

    “不用你管!”九尾狐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屋子。

    我也跟了进去,就看见他躺在地上,身体也幻化成了人,我紧张咽了咽口水,走过去,将他掰了过来…

    瞬间,我呆立在原地。

    希宝!

    九尾狐很快就醒了,醒来后看到我在他房间,眼底升起一股怒意。

    “谁让你进来的!”九尾狐不悦的说,若不是他受伤了,估计就一爪子拍死我了。

    我眼眶都红了:“希宝!”

    希宝的手抬起,又放下,十分茫然的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哭了。

    我一怔:“你不记得我了?”

    希宝依旧茫然,他摇摇头,不过神色缓和了不少。

    我松了口气,至少他不排斥我了。

    “希宝,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问。

    希宝摇头。

    “那你在这岛上待了多久你应该记得吧?我们一年前还在外面见过的!”我说。

    希宝看了我一眼,神色忽然变得冰冷:“我在岛上已经待了好几千年了!”

    希宝的样子明显觉得我在骗他。

    我一愣,不可能啊,眼前这个就是希宝不会错的,我们明明一年前还见过,怎么他就待了几千年了?

    “你们九尾狐是不是都长得一个样子?”我狐疑的问。

    希宝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我。

    我就明白了,不可能都长得一样。

    那么,眼前这个就是希宝了。

    可是又解释不通这件事。

    “我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希宝忽然说。

    我心情有些复杂,希宝应该是忘了我了,忘了和我和云浅落的那段经历了。

    其实这也是好事吧。

    “好好休息!”我说。

    我出门,到了自己屋子就看见白天那只白泽妖兽站在围栏外。

    “是你打伤了九尾狐?”我质问。

    白泽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摇头:“果然不是!”说完就走了。

    我“…”

    希宝的伤很快就好了,和我的关系也没有之前那么尴尬,但是他还是很冷漠,有时候会问我些问题关于外面的事情。

    我也在想希宝的事情,如果按照希宝说的,难道这里就是那幅古画里的世界吗?

    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云浅落当初岂不是将希宝和商璟煜关在这里关了上千年?

    这么说来,那根本不是为了他们好,简直就是将他们流放了一千年啊。

    难怪希宝和李肃出来后要找我拼命…

    我咽了咽口水,压下心中的疑惑。

    做好了吃的刚给希宝送过去就见希宝神色严肃走了出来。

    “待在屋里里哪也不要去!”希宝说完就出去了。

    希宝走后,我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心神不宁,我到了园子里,感觉栅栏外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影子,我甩出九节鞭,抽掉周围的花草,才看清,是两只恶鬼。

    我一鞭子打的他们魂飞魄散,心中愈发担忧,这里可是妖兽的地盘,那些鬼物怎么敢来?

    希宝也发现了这一现象,最近不断有鬼物靠近,从前这些鬼物对妖兽是避之不及的,虽然也觊觎这里的灵果灵药,但是因为有妖兽在,他们从来不敢靠近。

    难道是这些鬼物有了新的强大的统领才会如此胆大?

    希宝走了很远,路上还看见几只低级妖兽的尸体,看伤口不单纯像是鬼物干的,还有妖兽的影子。

    是妖兽和鬼物联手了吗?

    希宝想起前不久白泽来找他的事情,他和白泽不是敌人,但也绝对不是朋友,大家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存在,白泽突然找上门,他想都没想就和它打了一架,如今想来或许白泽找他还有别的事情。

    很有可能就是关于鬼物异动的事情。

    hf();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