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南初陆骁 > 第765章 风起时想你3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qqxsne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美君这一走,除了每年的春节回来看过许常生外,许美君就再没踏入北洵城一步。

    ……

    彼时——

    美国纽约。

    沈家的杀戮在沈沣归来的才正式的拉开序幕,许美君的事情后,沈沣变得越发的残忍无情,宁可错杀,不会放过。

    沈沣用最快的时间拿到了沈家掌权人的位置,彻彻底底的掌控了整个沈氏集团。

    但这只是表面平静,沈家这么多年来根深蒂固的肮脏,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彻底的消失的。

    沈沣坐在掌权人的位置上,却仍然危机四伏。

    想把沈沣拉下水的人数不胜数。

    但沈沣却再也不动心,不动情,几乎冷血无情到了没任何的软肋。

    在沈沣的铁血政策下,沈家的大权逐渐的集中到了沈沣的手中。

    这一晃眼,也已经是十二年的光阴。

    沈沣成了沈家最为神秘的人,不再接受任何采访,不再面对任何媒体,始终隐匿在幕后,所有需要出面的事情都是安宁和奎统一处理。

    很久后,沈沣和纪一笹聊天,纪一笹看着沈沣,问的倒是淡定:“后悔吗?就这么把许美君放走了,也许带回来的话,许美君也不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沈沣很安静,双手交叠的坐在位置上,没说话。

    “许美君的孩子要生下来,现在应该也很大了。”纪一笹淡淡的说着,“别的人求一个孩子求不来,你倒好,直接不需要。”

    纪一笹并没别的意思,就只是随口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沈沣笑的很淡:“她不适合沈家。我也不会有孩子。”

    “沈沣,你父母的问题是他们的事,和你并没任何关系的。你这人的内心,太不阳光了。”纪一笹摇头。

    沈沣的童年并不太幸福。

    除去父母之间虚伪的婚姻外,父亲不爱母亲,出轨了外面的人,母亲是在抑郁中自杀。

    剩下的就是繁重的课业,每天不断的训练,每半年一次的生死杀戮,出不来的话,沈沣就没了继承人的资格,死也是白死。

    在小小的年纪,就一直重复在这样血腥的斗争里,沈沣的想法其实也可以理解。

    那是一种潜意识的排斥。

    排斥这样的一切再重蹈覆辙在自己的孩子的身上。

    所以,沈沣不会让许美君生下那个孩子。

    而沈耀阳则代替了这个孩子,从小到大一直在这样的竞争里,优胜劣汰的走到了今天。

    表面的阳光,内心却和沈沣一样,十足十的阴沉。

    从那稚气的小婴儿一直成长到了现在十五岁英俊挺拔的少年。

    眉眼里少了沈沣的冷酷无情,但是在这样温润的外表下,却是一直笑面虎,除去学校的课业,他已经尽数陪伴在沈沣身边,逐渐的进入整个沈氏集团的核心区。

    美国的媒体,人人皆知,沈沣和他的儿子沈耀阳。

    想到这些,纪一笹忍不住啧啧出声:“现在沈家都在你的控制中,最后的余孽也都被你清理的干干净净的。你那些担心已经不存在了。沈家要怎么继承,都是你说了算。”

    说着,纪一笹就这么认真的看着沈沣:“想过会去找许美君吗?”

    沈沣还是很安静。

    “这么多年,不管你多少女人,只是你都不会再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就算那些人当着你的面杀了你的女人,你都可以置之不理。因为你没心了。你的心早就在十几年前留在北浔了。”

    纪一笹说的直接而残忍:“你别否认,我太了解你了。”

    沈沣喝了口红酒,就这么看着纪一笹:“纪一笹,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讨厌?我和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

    纪一笹撇撇嘴,一脸不屑:“我性别男,爱好女,我可没和你在一起,别说的这么暧昧。”

    沈沣笑骂了声。

    纪一笹倒是面不改色的坐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既然不念,何必再相见呢?”沈沣说的很平静,“那时候我做的那么残忍,她早就已经恨透我了,恨透了,何必再出现在对方的生活里?”

    “虚伪。”纪一笹哼了声。

    沈沣不置可否。

    纪一笹倒是忽然笑了,带着几分的不怀好意,而后,他走进了沈沣,酒杯就这么轻轻的碰了碰沈沣的水晶杯。

    “对了,易嘉衍和你说过,他老婆的伴娘是谁没?”纪一笹问的直接。

    沈沣奇怪的看着纪一笹,不明白这人为什么忽然转移了话题:“什么意思?”

    易嘉衍结婚,沈沣必然会出席。

    但是苏晚婷的伴娘是谁,是真的不在沈沣的考虑范围内。

    可对纪一笹的了解,沈沣很清楚,纪一笹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及这样的事情,这势必和自己有所联系。

    “看来这是不知道了?”纪一笹似笑非笑的,“我要没记错的话,苏晚婷的两个伴娘里面,有一个叫许美君。就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凑巧,只是同名同姓了,还是就是本人,毕竟我也没见过。”

    许美君。

    这三个字敲在沈沣的心口,沈沣没说话,就这么跟着安静了下来。

    “你既然不想见人家,要真的是的话,你就包个红包就好了。”纪一笹倒是笑眯眯的,冲着沈沣,一脸的不怀好意。

    沈沣冷笑一声:“不见不代表我要躲着。”

    纪一笹了然:“噢,原来是这样?”

    沈沣直接不再搭理纪一笹,纪一笹倒是淡定,面不改色的把酒杯里的酒喝完,而后就站起身:“我的话传达到了,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说完,纪一笹放下酒杯,还真的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沈沣的办公室。

    沈沣在纪一笹走后,就这么刁了一根烟点燃,单手抄袋的站在落地窗边,看着纽约的车水马龙,思绪却有些远了。

    原来,不想见,老天爷却会安排这样的意外,让你们必须见面。

    美君,十二年,真的很久了。

    ……

    ——

    法国巴黎。

    最初的几年,许美君是真的没在非北浔农历新年的时候回过北浔,而这一年,因为苏晚婷和易嘉衍的事,许美君倒是陆续回去了几次。

    只是不常住,呆个几天就折返回了巴黎。

    毕竟,许美君现在的工作重心在巴黎。

    她的生活也在巴黎。

    而许常生在五年前已经过世了,许常生的葬礼,许美君并没第一时间出席,而是在许家人都祭拜完许常生后,许美君才回去的。

    她仔仔细细的给许常生扫了墓。

    许常生弥留的时候,许美君回去过,那时候,许常生还抓着许美君的手,絮絮叨叨的希望能看见许美君结婚生子。

    而如今,许常生却没等到。

    在祭拜完许常生后,许美君在酒店哭了很久。

    她知道,许常生的死,就意味着她和许家也真的没有任何联系了,除去她还姓许这件事。

    这十几年,许美君没和许巍莱联系过,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打过,许巍莱也不曾找不过自己。

    当年的事情,让许巍莱的颜面扫地。

    许巍莱是真的当许美君这个人已经死了。

    许美君也不介意。

    而在许常生去世后,许美君每年春节回去,都会花一天的时间去祭拜许常生,把自己这一年来的一举一动都会和许常生说的仔仔细细的。

    仿佛用这样的方式来汇报对许常生的愧疚。

    而许常生离开,一眨眼竟然也这么长时间了。

    许美君低头,忽然有些感伤。

    “美君。”季飞扬叫着许美君,“你在想什么,我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回答。”

    “抱歉,走神了。”许美君抬头,“你要和我说什么?”

    “我说晚婷婚礼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只是我很抱歉,我不能陪你去了。”及飞扬有些惋惜,“我爷爷的身体不好,现在在医院里,我必须赶回洛杉矶,但是晚婷的婚礼就在夏威夷,应该还是很方便的。我尽量赶过去。”

    “没关系。”许美君倒是不太在意。

    季飞扬和许美君是巴黎读书的同学,一路走来,志同道合最后共同创建了这个设计工作室。

    两人独当一面,各有各的风格,各自的客户群体也截然不同。

    这个设计工作室在两人手中越来越发扬光大。

    以至于到现在的规模。

    但是主理人还是季飞扬和许美君。

    而对于季飞扬和许美君的关系,大家都很自然的认为他们是情侣。但是他们彼此都很清楚,他们并不是这样的关系。

    季飞扬听见许美君的应声,点点头。

    许美君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设计图,更改客户需要更改的地方。

    季飞扬就这么安静的站着,忽然开口:“美君,我们在一起好不好?以结婚为前提交往,我们认识差不多快十年了吧,在一起合作也这么多年了,在一起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季飞扬努力把事情说的平静。

    和许美君认识的这么多年,季飞扬倒是清楚许美君对感情方面的淡漠。

    并不是不知道,而是选择了拒绝,用无声的方式拒绝了所有和感情有关系的事情。

    这么多年,追求许美君的男人不再少数。

    甚至出身名门贵族也数不胜数。

    而最终能和许美君在一起的也就只有季飞扬了。

    许美君听着季飞扬的话,她并不是不明白季飞扬对自己的感情,那是一种下意识的恐惧,当年,太伤了。

    伤到许美君后来看起来若无其事,和以前没任何区别的。

    但是许美君却拒绝再谈任何感情。

    一眨眼,都这么多年了。

    许美君低低的笑了笑:“我脾气这么不好,开会的时候老凶人,下面的员工都喊我太皇太后呢。你真不怕我给你找麻烦吗?”

    季飞扬楞了下,一时回不过神。

    等回过神的时候,季飞扬才惊觉,许美君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了。

    他的眉眼带着几分的笑意:“不会,早习惯了不是。”

    是真的习惯了。

    季飞扬在自己身边太多年了,许美君在无形中早就已经习惯了季飞扬的存在。

    居住的公寓出现问题的时候,是季飞扬来处理的,早期工作室没有单子的时候,是季飞扬在外面跑客户的,让她能专心致志的来画图。

    每一次的展览他们是一起出席的,每一次的颁奖也是一起走过红地毯的。

    其实很早的时候开始,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是夫妻了。

    而似乎也是共同的默契,季飞扬和许美君从来不曾解释过这些事情。

    这样看来,许美君确确实实是欠季飞扬一个名分。

    甚至,许美君有意无意都见过季飞扬的父母好几次了。

    “美君。”季飞扬忽然就牵住了许美君的手,“我来得及就赶去晚婷的婚礼,来不及的话,那么就等晚婷的婚礼结束,我带你去洛杉矶见我爸妈还有爷爷好不好?爷爷身体不好,一直没离开洛杉矶,他知道你很久了。我要把你带回去,他会很高兴的。”

    “好。”许美君点头应允。

    季飞扬就这么看着许美君,忽然有些情动,就这么低头亲了亲许美君的红唇,许美君并没闪躲。

    “谢谢你,美君。”季飞扬很轻的说着,眸底的宠溺却怎么都藏不住。

    许美君笑了笑,把自己的不自然隐藏的很好,这样的不自然是和男人发生实质转变之后的不自然。

    她快速的转移了话题:“你不是要去机场了。不怕来不及吗?”

    “也是。”季飞扬点点头,倒是没再缠着许美君。

    他很清楚,这样的关系转变,许美君需要时间来适应,对许美君并不能操之过急,而是要循序渐进。

    他点头,倒是没再多说什么,很快站起身,行李也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许美君自然的把季飞扬送到了电梯口,并没再送下楼。

    季飞扬交代了许美君几句,这才走进电梯。

    电梯的门关上,许美君低敛下没眼,很淡的笑了笑,这才转身回到办公室内。

    这样也好,答应了季飞扬,也算是放过自己。

    这么长的时间,把自己禁锢在象牙塔里,再也不接触外面的世界,也足够了。

    加油,许美君。

    许美君暗自对自己鼓劲。

    很快,她转身回了办公室,才上电脑就看见了苏晚婷和明美在线上,愉快的聊着婚礼的事宜,许美君大部分时间都在画图,偶尔扫一眼他们的聊天内容,说出的话都显得犀利无比。

    明美:【(愤恨)我以前那个可爱的小美君去了哪里,现在的许美君这是太犀利了,还给不给人活路了,浪漫点嘛。】

    许美君:【你和一个计算失误要在毫米之内的人说浪漫?】

    明美:【女王大人,我错了。】

    很快,又是一串没意义但是却充满欢笑的对话。

    许美君轻笑出声,打了招呼就不再看微信群。她要把手里的工作处理好,而后才能飞向夏威夷。

    这是今年过年回到北浔的时候,一个老同学介绍的案子。

    对方没任何的预算,没任何的要求,完全让许美君自己发挥,那是一栋独栋别墅。

    对于这样完全不管的客户,设计师都是喜欢的。

    只是在这样的完全不管下,设计师也会相应的承担风险,你永远不知道客户会在什么时候变脸不认人。

    所以,许美君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待这份案子。

    经过大半年的沟通,终于一切快要落下帷幕。

    在苏晚婷的婚礼后,许美君会回一趟北浔,和客户面对满,做最后的确认。

    自然,许美君的时间是很紧张。

    这样紧张的工作,一直到凌晨,才结束。

    而手机里躺着季飞扬的短信。

    季飞扬已经抵达了洛杉矶。

    许美君看了眼,这才给季飞扬回了短信,季飞扬的电话第一时间就打了过来,两人聊了会天,而后许美君才挂了电话。

    她收拾好东西,离开工作室,直接驱车回了公寓。

    第二天,许美君并没休息多久,就拿着简单的行李,直接去了戴高乐机场,从这里起飞前往夏威夷。

    到了夏威夷,许美君因为疲惫加上倒时差,倒是昏天暗地的睡了很长的时间。

    苏晚婷和明美对许美君倒是了解,也没吵着许美君。

    许美君对这些事,倒是没他们那么激动,反而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

    许美君这一觉,一直睡到了苏晚婷的单身派对前,才醒过来,再看看时间,派对已经开始了。

    许美君不敢再停留,快速的换了简单的紧身的小脚七分裤,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随意的在腰间扎了一个蝴蝶结。

    头发捋顺到一边,扎成了一个大马尾。

    许美君虽然已经三十了,但是皮肤底子很好,只需要略施粉黛,少女感十足,完全不比任何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逊色。

    她就踩了一双人字拖就这样快速的离开了房间,朝着酒店的沙滩走去。

    单身派对在这里进行。

    ……

    等许美君到的时候,明美和苏晚婷已经凑了过来,相较于易嘉衍那边的热闹,苏晚婷这就显得安静的多,三人就和平日一样,围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聊着天。

    当然,大部分时间还是苏晚婷和明美说话,许美君只是在安静的吃东西。

    她是真的饿了。

    忽然,明美的眉头拧了起来,有些谨慎的看了一眼许美君,而后立刻看向了苏晚婷。

    苏晚婷楞了下:“怎么了?”

    “易嘉衍认识他?”明美的声音压的很低,确定许美君没听见,比了比不远处的一个位置。

    那是沈沣。

    苏晚婷看了过去,点点头:“那是易嘉衍的堂哥。”

    明美:“……”

    她是真的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许美君和沈沣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

    而易嘉衍竟然会是沈家人。

    苏晚婷奇怪了下:“怎么了?你认识大哥吗?”

    “不认识。”明美否认的很快。

    下一瞬,明美已经直接朝着许美君的方向走去,企图在许美君发现沈沣的时候,就把许美君带走。

    结果,真的就这么凑巧,许美君正好起身准备取食物,抬头就看见了沈沣。

    许美君安静了下。

    她是真的没想到。

    但是,就算提前知道沈沣会出现在苏晚婷和易嘉衍的婚礼上,许美君也不会逃。

    当年,她都没逃过,现在有何必畏惧。

    何况,她和沈沣,在十二年前,早就已经恩断义绝了,再没任何的联系,更不需要躲躲闪闪的。

    许美君就这么站着,很淡定的看着沈沣。

    沈沣在进门的第一时间,热闹的沙滩边,第一眼就看见了安静在角落坐着许美君。

    说不吃是意外还是在预料之中。

    但是任何情绪,沈沣都没在表面表露出来,反而是淡定的和不断走来的人打了招呼。

    他的视线没看向许美君,而是看向了易嘉衍。

    易嘉衍已经走了过来:“大哥。”

    沈沣嗯了声,倒是没说什么,很自然的结果酒杯,就这么站着聊起天。

    易嘉衍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沈沣会提前出现,在易嘉衍看来,沈沣能在婚礼当天出现,都已经算是给足面子了。

    “怎么会忽然提前来了?安宁给我电话的时候是说,大哥是明天的飞机。”易嘉衍忍不住好奇顺嘴问了一句。

    沈沣淡淡的笑了笑:“提前结束工作,就过来了,难道不欢迎?”

    “欢迎。”易嘉衍大笑,“毕竟我面子这么大,能让大哥给我当伴郎,还出席单身派对。”

    沈沣但笑不语。

    易嘉衍倒是没缠着沈沣说什么,毕竟他是今晚的主人,沈沣也不介意,很快,他的眸光收了回来,就这么看向了不远处的许美君。

    只有沈沣知道,他是为了许美君来的。

    本意就只想看许美君一眼。

    但就这一眼,好似就怎么都没办法挪开自己的眼睛了。

    而许美君就只是在抬头的那个瞬间,视线是落在沈沣的身上,而后,许美君就重新慢理斯条的吃着餐盘里的东西,完全不再理会沈沣。

    沈沣不过就是一个陌路人。

    这样的画面,让沈沣说不出的滋味。

    而明美已经第一时间走到了许美君的面前,有些担心的看着许美君。

    倒是许美君笑了笑,直接捏着明美的脸:“瞧你那么紧张的模样,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